第127章 全部来陪你

    第127章 全部来陪你    摄政王以手细绘着她的眉眼,柔声道:“看出来就看出来吧,只要我没有诏告天下娶你为妃,没有人敢轻易动你,若是赌错了,他们赔上的可不只是自己的性命。”

    “何况,我赫连懿想要保护的女人,也不可能那么容易就落到别人手上。”

    说着,摄政王已覆上了她的唇,将她压在窗墙之上,凤眸微暗,舔弄着云紫洛如花的唇瓣,啧啧有声。

    “别……窗下还有人。”云紫洛慌张地推他。

    “看不到的。”摄政王很满意索取到的甜美滋味,揽紧了她的腰肢,在她耳边低语,“洛儿,上次没有好好陪你过节,今天下午没什么事,全部拿来陪你。”

    云紫洛眼角露出欢喜之色,“真的?”

    “嗯?我带你去玩。”

    “去哪玩?”

    “去郊外骑马。”摄政王说着,抱着她从窗台上跃下,朝外面唤了一声,“鬼魅!”

    而后低头给云紫洛整理略有凌乱的衣衫,“想去哪个门?”

    “就南门吧,离这挺近,而且青苍山一带风景还真不错。”云紫洛笑盈盈道,“我也只有路过,没有好好玩过。”

    “好。”摄政王为她理好云鬓,又将面纱给她蒙上。

    鬼魅已经进来了,手里捧着个雪纱斗笠,禀道,“主子,下面人都回避了。”

    “嗯,我们去南郊,你跟鬼形去安排下。”

    摄政王接过斗笠,为她戴在头上。

    云紫洛掀开帷慢一角,笑道:“在哪弄来的?不会是那个承欢郡主的吧?”

    摄政王隔着面纱点她的鼻子笑,“胡说八道,她已经回南川了。是我前几天就叫人给你定做的,骑马风大。”

    云紫洛吐吐舌,挽住了他的手臂,“那走吧。”

    桃儿正在门外守着,云紫洛出来嘱咐了她几句,让她先回去。

    摄政王是坐一辆极普通的马车来的,一出门两人就上了马车,车夫早得了吩咐,一甩长鞭,往南门而去。

    到了南门处,照例要检查进出城车辆。

    有暗卫朝几名侍卫点点头,这几个人躬身让开,放马车出去了。

    行了数十里的路,车夫勒停了马。

    “王爷,黑风在这。”鬼魅早在这等着,手牵着摄政王那匹纯黑无半点杂色的高头俊马。

    摄政王掀开帘子,跃下马车,反身张臂将云紫洛抱了下来。

    一手牵过黑风,健硕的手臂微一用力,身子便翻上了马背,云紫洛靠在了他结实的胸膛上。

    “驾!”

    男人一声清啸,黑风如闪电般飞了出去。

    清风透过薄若蝉翼的斗笠吹拂着脸面,十分凉爽,云紫洛心情大好,侧过上身,伸臂环起摄政王的腰,抬眸悄悄看他。

    男人下巴曲线明显而优美,微微昂起一个角度,生着青茸茸的胡须,薄唇抿成一条线,凤眸因风而微微眯起。

    感觉到女人的动静,他垂眸注视向她,清风吹起了斗笠,露出云紫洛晶亮的杏眸。

    摄政王嘴角扬起,凤眸中闪烁起笑意来。

    突然松开了马缰绳,两只健壮的腿夹紧了马腹,双手将云紫洛从怀中抱了出来,往前面高高地抛去。

    “啊!”

    云紫洛尖叫一声。

    饶是经验再丰富,也没在急驰的马上被抛出。

    叫声刚落,就被快马赶上来的摄政王稳稳接在怀中,他畅快地大声笑起来。

    云紫洛也不禁笑若银铃,青丝乱舞,黑发与白色的斗笠,有着鲜明的对比。

    男人又扶着她的腰,将她举了起来,让云紫洛面对自己,高高站在了马背之上。

    云紫洛俯头,双臂紧紧抓着男人的双肩,与他相对而立,笑着大声问:“你的马术是不是非常好啊?”

    “你说呢?!”摄政王大声反问,只用双腿控制马的奔腾。

    “我的马术也不错!”云紫洛扬扬得意,在马背上蹦弹了两下。

    摄政王凤眸微眯,揽着云紫洛腰的双臂自然垂下,松开了她。

    “那我可放手了!你小心别掉下去了啊!”

    眸中划过一抹诡笑,他左腿一侧,黑风立刻右倾了一下,云紫洛急忙扶紧他的肩,将平衡力左移。

    摄政王哈哈笑着,一会左一会右,突然伸手一提马缰绳,黑风竟直直地从地面跃了起来。

    “啊!”

    云紫洛一脚踩个空,径直往马背外摔去。

    男人醇厚的笑声传出百米之外,伸手一捞,将她接住,稳稳地放在马背上。

    只是这次,云紫洛是面对着他坐下的,一坐下就大声嚷了起来,拍打着他的胸膛。

    “你使坏赫连懿!我也要把你摔下去!”

    摄政王感觉到女人娇小玲珑的身子与自己贴得是那么近,凤眸微暗,用力将她圈在自己的臂弯内,低头,不作声,一手挑开她的斗笠,又解开她的面纱。

    云紫洛淡掉不少黑斑的那张脸出现在面前。

    黑斑已经很淡了,他已能初步看出那天晚上的绝世姿容,摄政王薄唇轻扬,不由伸手捧起了她的脸。

    由于云紫洛背风而坐,脸部吹不到风,倒是一头墨发早就散开,全部朝摄政王这边吹来,飞舞的青丝,裹起了两人的脸,营构了一个小小的世界。

    云紫洛的嚷嚷也戛然而止,杏眸深深注视着近在咫尺的男人。

    四周的气氛瞬间火热起来。

    摄政王二话不说,吻住云紫洛的唇,舌头长躯直入,左手牵着马缰绳,锁在她的后腰处,右手捧住她的后脑勺,以吻得更加深入。

    “嗯……懿……”云紫洛低吟一声,攀住男人的肩,与他热吻起来。

    没有了主人的催速,黑风由快跑逐渐变慢,陶醉在温柔乡的摄政王微微睁开眼,双腿一用力,黑风又开始加速飞奔。

    “唔!”

    由于惯性,云紫洛狠狠地与摄政王撞了一下,她惊讶地睁开眼,摄政王幽暗的眸子也凝望着自己。

    云紫洛一张脸瞬间涨红了。

    她能感觉到男人下面的热度与硬度。

    如此面贴面地坐着,这个姿势,实在有些诡异。

    她没有出声,不知道该怎么说。

    摄政王已一把将她抱了起来,让她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腿上,两人之间,真的是毫无缝隙了。

    似乎也只有这样,才能缓解一下痛苦。

    云紫洛满面通红,感觉到那里还在勃动,不时跳一下,全透过身体的接触传给了自己。

    以前做杀手时,目标做这些事很正常,可她从来没有想过,赫连懿若是这样,她该怎么办?

    摄政王用青青的胡须磨蹭着云紫洛的耳朵,低语道:“洛儿,我好难受,这样舒服多了,别乱动了,就这样。”

    云紫洛“嗯”了一声,不敢再动,也不说话,就这么靠着他。

    黑风不知道跑了多远,摄政王终于动了一下,将云紫洛的身子扳了过去。

    两人一前一后坐在马上,放慢了速度,缓缓前行,倒也乐趣无限。

    一路行一路走,遇到好玩的地方,云紫洛还会跟摄政王下马游玩,不一会儿,太阳偏西,天色将黑。

    “小洛儿,前面是许都了。”摄政王扬鞭一指远处隐没在霞光中的城池,“是祁夏的陪都,很是繁华,我们晚上就在那边吃饭。”

    “许都?好呀,正好可以尝尝许都酒楼的菜如何。”云紫洛拍手。

    “想吃酒楼的?”摄政王从后揽住她,将下巴放在她的肩窝处,“许都有一条月牙湖,湖中央建了一座湖心楼,不管是菜色还是风景,都是许都一绝。”

    “真的?”云紫洛挑眉,“那就去那里。”

    ***

    一个时辰后,暮色苍茫,月亮从东边的云层浮出,银色的光茫洒在大地。

    许都,月牙湖,月牙楼,灯火辉煌。

    远远见有客人来,划船的船夫将小船划到岸边。

    摄政王的大手牵握着云紫洛的小手,先踏上船,而后小心地牵她过来。

    云紫洛打量四周环境,月牙湖果然呈月牙弯弧状,水面浮着无数河灯,亮堂堂的极为漂亮,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客官,没有包厢了!”小二站在二楼窗口冲下面叫喊。

    “生意这么好?”云紫洛仰脸,可见每个窗口都亮着灯火,人头涌动,笑声欢天。

    待两人抵达岸上时,小二也“噔噔噔”跑下了楼。

    离得近了,才看清来的两人什么模样,一注意到摄政王那黑色镶金边的长袍,他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一百八十度的躬身,点头哈腰地巴结:“贵客!贵客请进!已经留了三楼的雅包了!请进请进!”头都快点到地上去了。

    “嗯。”摄政王沉声应了,牵着云紫洛进去,直接上楼。

    摄政王与云紫洛相对而坐在窗旁,从三楼包厢往外看,夜景更是美丽无比。

    小二先上了茶和点心,鬼魅无声走了进来。

    “王爷——”他想说什么,眼光瞟了下云紫洛。

    “不必避她,但说无妨。”摄政王眉头轻拧。

    “定包厢的时候月牙楼已经满了,属下拿出了您的玉佩,结果许都知州知道您来这里了,非要来看您一眼,已经在月牙楼下候着了。”

    摄政王眸光微冷,“让他回去,本王没空。”

    云紫洛抓住他的衣袖,摇头,“这样不好吧,我回避一下便是。”

    说着起身,已被摄政王按住。

    “就是见,你也不必回避。让他上来。”摄政王嘴角微扬,“他是本王的亲信。”

    云紫洛重新坐下,既然信得过,那倒不必遮掩了,不过却细心地将面纱蒙上。

    不一会儿,楼梯上传来“咚咚咚”的响声,一个衣着体面的中年胖男子走进了包厢。

    “许都知州程与义见过摄政王!”

    程与义行过礼后,微微抬眸,乍然见到摄政王对面坐着蒙面纱的女人,吃了一惊,不过脑子转得快,很快低下了头,如同什么都没看到。

    摄政王问了几句许都近况,程与义一一回答了。

    而后以茶为酒,敬摄政王一杯,以示地主之谊,方才笑道:

    “王爷,今天早上钱江才送过来的几条新鲜的黄鲫鱼在府上,我特地让人煨了鲜鱼汤,刚下的炉子,要端进来吗?”

    摄政王没作声,看向云紫洛,“要尝尝吗?”

    云紫洛点头,“嗯,正好口淡了。”

    摄政王笑,冲程与义道:“端过来吧。”

    程与义惊异地望了望云紫洛,将门打开一条缝,接过属下手里的两碗鲜鱼汤,亲自端到桌边,先用公勺当面尝了试毒。

    摄政王才尝了一口,点点头。

    程与义的脸顿时笑成了花,“还能勉强入口吧?”

    摄政王看向云紫洛。

    云紫洛轻抿一口鱼汤,很鲜很浓,不禁又喝了一口,抬眸道:“很好。”

    摄政王这才笑了起来。

    程与义惊呆了,心想,这个女人一句话就能让摄政王笑,她是谁?

    不由试探地问:“王爷,想必这位就是南川大名鼎鼎的承欢郡主吧?”

    摄政王与云紫洛都给他说震住了。

    半晌,云紫洛轻笑出声,嘴角挂上的,却明显是讥讽的笑容,露在面纱外的杏眸掩不住一丝冷意闪过。

    再看到摄政王的脸色突然阴沉下来,程与义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正想着如何补救,摄政王已沉声道:“她不是,她是比承欢郡主重要很多很多的人。”

    “是属下有眼无珠,还请姑娘谅解。”程与义顺着台阶陪笑,心里却翻江倒海起来。

    比承欢郡主重要很多很多……那么,这个女人会是谁?

    心中既不解,又好奇,还兴奋。

    云紫洛微微摇头,以示自己并不在意他的口误。

    程与义说了几句话便带着手下人离开了。

    小二的饭菜也车水马龙般端了上来。

    摄政王与云紫洛相对而坐,以茶代酒,慢慢品尝。

    饭才吃了一半,便听到敲门声。

    只敲门,却不进来,显然不是店里的小二。

    摄政王眉头一蹙,早就将鬼魅等暗卫打发到了湖岸,会是谁,这个时候不长眼色地来搅扰他与洛儿的二人世界?

    “进来。”他话声刚落,门已打开。

    就见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抱着一架琵琶,笑嘻嘻地走了进来,随手关上门。

    “我是月牙楼卖唱的,客官刚才点了我上来弹曲子,这就来了。”少年自顾自说着,就拉了把椅子当中一坐,冲摄政王一笑。

    “出去!”摄政王眸光“刷”一下就冷了下来。

    少年伸出纤长的手指拨动了下琵琶的弦,转轴成声,眸内有些委屈,“客官,您就听我弹一曲。”

    云紫洛眉头深蹙起来。

    这个少年一看便是女扮男装的,从进来后,眼光就没看自己,全部瞧着赫连懿去了,她心底不由有些恼火。

    “我们有叫人来弹曲吗?”云紫洛冷冷道。

    少年嘻嘻一笑,还是没看她,将琵琶往地上一丢,端着椅子坐过来,托腮仔细盯着摄政王瞧,“我瞧兄台一个人吃饭也怪闷的,不如让兄弟我陪着吃一顿吧?”

    一个人……云紫洛翻了个白眼,她彻底被无视了。

    “我—叫—你—滚!”摄政王抬起凤眸,冷冰的视现下,一字一句极冷极沉地吐出,强大的杀意汹涌澍湃而出。

    少年根本没察觉到空气中气流的极剧变化,只是没想到男人脾气这么大,先是一怔,而知掩嘴笑道:“没事没事,有个性,我喜欢。”

    “啪!”一声巨大的拍桌声,云紫洛已腾地起身了,靠,姑娘不发火,你当我是病猫吗?

    一脚踹倒少年坐的梨木椅,少年立刻毫无防备地摔了个狗吃屎。

    “唉哟!”一声娇呼,现出女儿本色,少年赶紧爬起来。

    正看见云紫洛拎起她的琵琶径直扔出了窗子,而后小手一提,将少年的衣领勾了起来。

    “吵死了!叫你滚远点你tmd没长耳朵是不是?离姑奶奶越远越好,别让姑奶奶再瞧见你!”

    然后,一个优美的抛物线,将少年直接从三楼的窗口扔了下去。

    “扑通”一声,少年直直坠入河中,月牙楼下一阵惊呼之声。

    摄政王震惊了半晌,呆愣地望着大发神威的云紫洛,突然间,爆出一阵大笑来。

    “好!好!好!”

    云紫洛瞪了他一眼,“看到了吧?离别的女人远一点!”

    摄政王几步过来从后面搂住了她,笑得十分开怀,“宝贝洛儿,我爱死你了,这才是我赫连懿的女人!”

    “那个女的你认识?”云紫洛不善地问。

    若是不认识,不可能一进来就发火。

    摄政王没说话。

    云紫洛已向窗下望去,就见暗处飞出七八个黑衣侍卫,跳进河内将那少年救了上来。

    那少年浑身湿漉漉的,上岸后就开始骂人,自然,云紫洛全部过滤掉。

    摄政王已低声说道:“我看过长乐公主的画像。”

    “长乐公主?”云紫洛也呆了片刻,“你是说——”

    “暗卫说,长乐公主没有跟着队伍一起,而是独自行动。”摄政王解释。

    云紫洛怔愣过后,想起姚玲玲那天同她说的话,不由红唇一嘟,“连她的画像都看了,是不是打算娶她啊?”

    摄政王低笑,“没有。”

    “那她长得比我好看吧?”

    现在看镜子,她可发现脸越来越好看了。

    “差远了。”

    “我比她差远了?”

    摄政王摇头,“她比你差远了。”

    “就你会说话。”云紫洛微微一笑。

    “本来就是。”摄政王坐在云紫洛刚坐的位置上,将女人抱上了大腿,笑道,“哪一点也比不上你,你在我心里是任何人都比不上的。”

    云紫洛无语。

    “洛儿,我们吃饭,别为那些有的没的费心神。”说着,摄政王夹了一筷子肉丝递到她嘴边。

    两人吃完饭,又下楼游湖。

    从大厅走过时,云紫洛习惯性地在大厅四角扫了一下,眼角瞟到了坐在角落里的“少年”,已经换了一身衣服,连打着喷涕。

    只是令云紫洛惊异的是,“少年”正亲密地依偎在一名男子的怀抱中。

    那名男子背对着大厅,低睫跟“少年”说话,搂抱着“少年”的姿势极为亲密。

    云紫洛只看到他束在脑后的发冠上镶着一枚红色的晶珠,应该年纪不大。

    心中惊叹,这公主不是来选附马的吗?

    这样也成……还是说,摄政王认错了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