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你打乱了我所有的计划

    第126章 你打乱了我所有的计划    云彩丽被番话给吓呆了,木愣愣地抬起了泪脸,看着自己的父亲。

    周氏“哇”地一声放声大哭了,扑到云建树脚边抱住了他的腿,“老爷啊,你怎么能狠心说出这种话来!丽儿再不是,她也是我们的女儿啊!她嫁给一个傻子,在公婆家里本来就没有任何地位了,现在你还要把她往出赶,这不是断了她的生路吗?”

    云紫洛微微蹙眉,站在一旁不语。

    她承认云彩丽现在肯定过得不好,但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

    如果不是摄政王帮忙,不是自己万事小心,那天晚上悲情戏的主角便会是自己。

    云建树已经被家里这些事情闹得烦心之极,看到周氏完全没个主心骨的样子,哭得极是伤心,更为恼火。

    一脚挣开周氏的束缚,他冷着脸说道:“女儿?我都要怀疑她是不是我的亲生女儿!我云建树不说英雄,也绝不狗熊,怎的养出个如此丢脸的女儿来?”

    周氏一张脸瞬间惨白,两眼一翻,径直晕了过去。

    “娘!”云彩丽尖叫着爬了过来,摇着周氏的肩。

    云紫洛刚想往外避一避,云彩丽已尖声指着她对云建树道:“都是她,都是你这个好女儿!要不是她,我怎么会沦到现在这个模样!这个小践人,践人养的——”

    “啪!”

    云建树上前就给了她重重一掌,怒气攻心道:“滚!”

    云彩丽恨恨地盯着云建树,道:“我会滚的!”

    看了眼周氏,她一咬牙,站起来就冲了出去,从云紫洛身边过时,却突然发起疯来,转身扑了过来。

    嘴里嗷嗷怪叫着,张开雪白的排齿向云紫洛脖颈咬来。

    可惜,她还没咬到,云紫洛已经轻巧避开,同情地看着她,那眼光,让云彩丽快要崩溃。

    云建树一只大手将云彩丽的后衣领提了起来,脸色难看,“云恒,送她回何府!以后云府再没有三小姐,她跟我们云府,再无半点关系!”

    云恒叹口气,上来接住半疯狂中的云彩丽。

    老爷只是一时脾气来了,以后慢慢的就会想通。

    云彩丽走后,周氏也醒了,被扶了下去,前厅内一片安静。

    “爹爹,你消消气。”云紫洛给坐在太师椅上喘气的云建树端了一杯茶来。

    “唉。”云建树长长叹了一声,接过茶,眸色温和地看向云紫洛,“洛儿,昨天晚上太后说要给你和四王爷定拜堂的日期,被我拒绝了。”

    云紫洛坐到他对面,轻声问:“爹,你知不知道太后为什么想我嫁给四王爷?”

    云建树微怔,而后点了点头,“她说你是凤格,当年,她向我提起这事时,我便没有答应,可是后来,她宣你进宫,我也没想到,你自己会看上四王爷。”

    云紫洛心内恍然。

    原来那孩子唯一一次出府,是太后宣召的,那她与四王爷在宫中相见,也是太后有意安排的了?

    那个傻孩子,就爱上了楚寒霖……

    云建树疲惫地半躺在椅上,说道:“我本无意让你入王侯之家,可是,你却如此固执,才有了后来发生的许多事,好在,现在你又想通了,我们要做的,就是拒绝这门亲事。爹爹会再为你挑一门家世清白的普通官宦人家。”

    普通官宦人家?

    云紫洛知道,自己的心早有所属了。

    却没有提起,只是道:“这门亲事不好拒绝。太后认定我是凤格,那么我只能嫁给未来的皇上,我若嫁了别人,那岂不是嫁谁就害了谁?”

    云建树眉头皱了起来。

    “太后迷信太深……”

    云紫洛轻笑,眸光递向厅门外的大树枝叶,淡淡道:“皇宫里的人,最喜欢怀疑一些捕风捉影空穴来风的事,就算心底真的不相信,也是宁杀一百,不放一个。”

    “洛儿……”云建树倾过上身,脸色顿变,声音颤动。

    “如果我不嫁四王爷,那么,唯有死。”

    一字一句极为淡漠,极为清晰。

    云建树嘴唇蠕动了几下,脸上闪过一线恐惧,眸光凝望着云紫洛,没有发出音节来。

    洛儿的眼光竟然如此透彻了吗?

    这些事情,她竟能看得如此清楚明白。

    他以为,她不懂世事,却从未想到,有一天,这个女儿,比自己考虑得还要久远……

    心底有欣慰,但更多的却是难受和伤感。

    “我原以为,她是我同胞姐姐,总会手下留情的。”云建树声音略有哽咽,此时已不再将云紫洛当作一个孩子了,叹道,“当初,你爷爷送她进宫时,她比你还小,比浩儿大不了多少。”

    “她后来说,那些年,她是在阴谋中成长起来的,从秀女,慢慢升到了贵妃。她跟我说,那只是皇上的一时荣宠,后宫惊涛骇浪,当时几个位分较高的妃子,家里都有掌着兵权的父兄,你爷爷是个文官,在三国战乱中根本帮不上忙。”

    云紫洛眸光微动,“所以,爹爹你才走上将军的路?”

    云建树点头,脸色微暗,“开始的那些年,我也为她做过不少违背良心的事……洛儿,其实你爹爹我不是个好人。”

    “皇宫里,没有绝对的好人。”

    云紫洛轻声说道,脑海中却突然飘过那个黑袍的身影,唇角微勾,他,更不是个好人了!

    “若是不嫁四王爷,即使太后表面上会同意,我的生活,也会陷于水深火热之中,我暂时还没有这个能力去和太后抗争,也不想哪天莫名奇妙就死了。”

    云紫洛笑道,“所以,权宜之计就是嫁。”

    而后又宽慰了云建树几句。

    在云府用了午膳,下午的时候,云轻屏与楚寒霖回府了。

    云紫洛也就离开了云府,并不想跟他们见面。

    和桃儿坐上马车,桃儿吩咐车夫,“赶去城东酒楼。”而后细心地将云紫洛这边的车窗纱帘卷了几道,露出一个角透气。

    云紫洛侧脸,托着腮,望着车水马龙的人群,想着自己的事情。

    马车穿过几条主街,突然,眼前出现一个十分熟悉的身影。

    她定睛望去,一名戴着斗笠的女子低头走进了一个大院子,守门的侍卫拦住她盘问了几句才放行。

    “停车!”

    云紫洛脆声唤道。

    车夫勒停了马车。

    “那里是元京的驿馆吧?”云紫洛挑帘问车夫。

    车夫点头,“是的,前几天东林国的先行使一行人正住在驿馆内。”

    “好,这里离城东酒楼不远了,你驾车带桃儿先过去,我有些事情。”云紫洛跳下马车吩咐。

    “小姐,你要去哪?我跟你一起。”桃儿探头出来。

    “不用了,你去吧。”

    云紫洛已走到路的另一边,身影掩于丛丛绿树之间。

    刚才那名女子虽然裹住了整个头面,看不到面容,衣服也极为普通陌生,但是云紫洛却眼尖地注意到她的鞋子。

    一双绿色缎面的绣花鞋,正是云彩丽早上穿过的那双。

    再看这背影,已经能确定那女人是云彩丽无疑了。

    这里是国驿,非祁夏人能住进来,云彩丽到这里来干什么?而且还如此鬼崇。

    别怪她多个心眼,对于一心想要致自己于死地的女人,她不能不提防些。

    翻墙而入,已不见云彩丽的踪迹。

    微微扫了上四周环境,云紫洛果断穿过长廊,上了尽头的楼梯。

    敛起呼吸,她似乎听到了一些动静,到得二楼拐角最里的一间房外,有低低的说话声。

    “宝贝,今天怎么这么晚?”男人的取笑声。

    “你说过,要带我回东林,这话还作不作数?”云彩丽嗲着嗓音,只是平时嗓门太大,倒显得此时声音好尖。

    “当然作数了。这么个水灵灵的美人儿嫁给那个傻子,岂不是太可惜了么?”

    云紫洛听着眉头轻皱,果然是东林的一名使者。

    云彩丽怎么跟他搞到一起去了?

    再听了下,内屋已传来男女粗重的喘息声,确定没有有价值的事后,云紫洛悄悄离开,还听见云彩丽一声压抑不住的申银溢了出来。

    ***

    到了城东酒楼,却看到桃儿和展兴站在一楼的角落里说话,桃儿的脸上红扑扑的。

    云紫洛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悄步过去。

    没有说话,直接站到了两人身边。

    桃儿看到突然出现的云紫洛,吓得手足无措,“小姐,你,你回来了?”

    “嗯。”云紫洛故意扳着脸。

    展兴忙道:“我去告诉王爷。”

    往楼上跑去。

    云紫洛笑米米地望着桃儿,桃儿被她看得低下了头,红着脸不说话。

    楚子渊已从二楼飞快下来,“洛儿!”

    “子渊,你今天来得早。”

    云紫洛站着没动。

    想起了昨天晚上摄政王跟她的说事,那次酒后,子渊他对自己……心里已经很不舒服了。

    她本来就很介意跟男人有身体上的碰触,即使是酒后知道,也会生了厌反心理。

    只是她不明白,为何那个男人的碰触亲近,不仅不让她反感,她还十分喜欢……

    人,真是个奇妙的动物。

    “洛儿,看了你这里的格局,我恨不得马上就想看到成果了。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啊!”

    楚子渊有些兴奋,“二楼是雅座么?还有板门隔开,很别致新颖,祁夏城内还找不到这样的酒楼呢!难怪当初你想开酒楼了,原来计划还这么大!”

    即使他百般不同意,却也拗不过云紫洛。

    云紫洛“嗯”了一声,“我上楼了。”

    城东酒楼的建筑队伍都是托楚子渊找来的,她避免不了要在这里碰见他。

    楚子渊也跟在后面上来,指指说说的,桃儿不时插嘴问,倒是蛮热闹的。

    几人转了一圈,准备上三楼,刚走到楼梯口,就蓦然发现二楼的楼口多了几个人。

    由于二楼施工队的敲敲打打,没人听到他们上楼的声音。

    摄政王依旧是那一身终年不变的黑色长袍,负着双手,一双深邃光华的凤眸在二楼各处打量。

    身后是鬼魅与鬼形,一边一个抱胸而立。

    云紫洛嘴角轻抽,“你怎么来了?”

    楚子渊感觉到她语气的熟稔,表情一怔,侧头看她。

    “很好。”摄政王轻启薄唇,眸光已落在云紫洛脸上,“洛儿,这里建设得很不错。”

    云紫洛微笑,“这都被你知道了。”

    “你的事,我有不知道的吗?”摄政王也弯起唇角。

    楚子渊心头憋闷得难受,开口打断两人的对话,“洛儿,我们去三楼看看。”

    摄政王踏步过来,问:“洛儿,三楼是做什么的?”

    说着很自然的挤开楚子渊,站到了云紫洛身边,一起上楼。

    摄政王体形很大,楼梯上只能并排站两人。

    楚子渊脸色微冷,只得放缓了脚步,让他们先过去。

    落在身后的凤眸,满满都是忌恨。

    想到昨天晚上听了展兴的回报,他心里实在不是个滋味。

    若不是为了洛儿名声着想,昨天晚上,他便冲进去了!

    “一楼大厅,二楼雅座,三楼是包厢。”云紫洛解释道。

    上楼后推开最旁边一座包厢,云紫洛走了进去,里面还有些灯饰没有装起来,窗子大开以通风。

    这间窗后,便是一条长河通向东门,靠近水的地方,空气都很好。

    摄政王走到窗前,负手往下看。

    此时包厢内没有外人,只有楚子渊、云紫洛、桃儿,展兴等人并没进来。

    摄政王回过身子,几步到了云紫洛身边,突然俯身,就将云紫洛拦腰抱了起来。

    一切来得这么突然。

    “赫连懿!”云紫洛羞得满面通红。

    “摄政王你做什么?还不放开她!”楚子渊三步并两步冲了过来,脸色铁青,眸中汹涌着怒火。

    云紫洛抓着摄政王的衣领,眼光示意他放自己下来。

    摄政王微微一笑,丝毫没有理会楚子渊,在她额上轻印一吻。

    而后打横抱着云紫洛走到窗前,把她放在窗台上靠着,自己也坐了上去,连个空隙都没留给别人。

    “洛儿,你看,那是对夫妻是不是?”

    摄政王凤眸舒适地眯起,戴着玉扳指的右手伸出,遥遥指向河岸几个洗衣服的身影,嘴角含笑。

    云紫洛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果然有一对年轻男女在河边一块石上相对而蹲,一个在洗衣,一个在洗菜,边说边笑,很是和谐。

    她不由看得时间长了些。

    楚子渊走过来,眸中怒意未退,“摄政王,你不要太过分了!”

    “子渊。”云紫洛回过头,脸上有些不自然,不知道该怎么说。

    “洛儿,我们去别处看看。”楚子渊说着,已朝她伸出一只大手。

    摄政王徐徐收回视现,并没有与楚子渊冲突,只是懒懒望向云紫洛,“洛儿,陪我在这看会儿风景。”

    “好。”云紫洛红唇轻吐,回望着他。

    “洛儿?”楚子渊痛心无比,大掌无意识地聚拢,拢成了拳头,“你要在这里陪他?”

    “嗯。”

    楚子渊吸了一口长长的气,脸色变了好几变,最终,恢复了常色,嘴角勉强勾起一抹还算温和的笑来。

    “那好吧,你在这里先玩,我回去了,玩累了,记得回来,若是他敢欺负你,告诉我。”

    楚子渊离开了,桃儿也赶紧跟着他出包厢,出得包厢脸色才松了下来。

    此时包厢内,只剩下摄政王与云紫洛,摄政王更是无所忌禅了,将云紫洛搂进怀里,满足地叹道,““洛儿真好。”

    “赫连懿,我要嫁给楚寒霖了。”云紫洛抬眸看他。

    摄政王笑容微冷,看向窗外,“我知道太后的意思。”

    轻轻摸着她的秀发,道:“可是我现在还不能娶你。”

    “谁说要你娶了?”

    云紫洛轻嗔,心底却是酸酸的。

    “在祁夏,想要我死的人很多。”摄政王薄唇微抿,冷冷说道,“只不过没那个能耐!但是,你却不一样,若是让人知道你跟我的关系,我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

    男人的声音逐渐低沉,“从来没想过,会有一个你,打乱了我所有的计划。我算准了一切,却偏偏算漏了你。”

    云紫洛靠在他胸膛上,眺着河面,沉声道,“我不怕。”

    “但是我怕。”

    热气扑来,打在耳畔,“我怕,洛,若是有人拿你威胁我,我一定会失了分寸……我害怕。”

    云紫洛的喉头一滞,抬起慌乱的小脸,待看到摄政王坚定柔和的目光时,那颗突然感觉到了惧意的心缓缓平静下来。

    “懿,那我们,岂不是活得很累?”

    摄政王微笑,“放心,我会护好你的周全,不会让别人有那样的机会。待祁夏的万里江山到我手上后,那时候,这天下,都是你的。”

    云紫洛深深望着他,轻问:“你想要这天下?”

    “不想要,只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摄政王薄唇轻吐,“我不争,便无路可退。”

    “懿……”云紫洛感到万般心疼,紧紧抱着他的腰,低声唤着,“你不是南川的少王爷吗?为什么不能回南川呢?”

    她心中万般不情愿,他也走上这争权夺位的峰火硝烟之路。

    “你想我回南川?”摄政王声音沉厚。

    “嗯。”

    只要远离这权力中心……

    “你跟我一起回去?”

    “嗯。”

    摄政王沉默良久,吐道:“好。”

    只一个字:好,没有任何华丽词藻,没有任何豪言壮语,便让云紫洛的心彻底安定了下来。

    她知道,他既答应了她,一定会做到。

    摄政王轻抚她的后背,“傍晚我就进宫,让太后取消你跟楚寒霖的婚事,只是,委屈你要为我等候了。”

    “不,不要取消。”云紫洛勾住他的脖颈,将自己的担忧说给了摄政王听。

    摄政王轻笑,“她动不了你的,你放心吧,太后的命,只是暂时留在她那里而已,她早就是个空壳子了。”

    “啊?”云紫洛讶然抬眸。

    摄政王趁机吻上她的脸颊,与她亲密接触。

    云紫洛的嘴角轻扬,道:“当初,是你让我做四王妃的,我还偏不退婚了,我就要嫁给楚寒霖。”

    摄政王无奈地捏了捏她的小鼻子,“你跟我置气是吧?谁让你当初非不肯做摄政王妃!我又不想看到你跟楚子渊双宿双飞!”

    云紫洛咯咯一笑,忽然眉头一挑,问道:“你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可是要有人看出来了怎么办?比如说子渊?”

    (第一更,6000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