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回头告诉你男人去

    第120章 回头告诉你男人去    云轻屏后背一凉。

    桃儿已经过来了,蹲下身子,毫不温柔地抓起云轻屏的左手,冲云轻屏咧嘴一笑。

    “大小姐,您还是把玉交出来吧。那明明是夫人给小姐的唯一遗物,你也好意思说那是你的东西吗?

    “你别以为小姐还像以前那样好欺负,谁敢对我们小姐不敬,那就是死路一条!看在你跟小姐同根的份上,小姐已经手下留情了,剁掉手指,大不了就是以后不能弹琴、不能写字、不能画画了,大不了就是四王爷对你越来越烦,连多看都不愿多看你一眼了。”

    云轻屏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尤其听到最后几句,她的心跳都快停止住了。

    语声艰难,“云紫洛,你真的敢?”

    “敢不敢,试过才知道。”云紫洛轻笑。

    桃儿竖起云轻屏左手的食指,脸色郑重起来,咬了咬牙,想到那块暧玉,想到这么多年来云轻屏夺去了属于小姐的一切,她心一狠,右手指尖戳进云轻屏涂着亮粉的指甲内。

    “说,我说!”

    云轻屏见她的架势不是闹着玩的,吓得连声大叫起来。

    桃儿也松了口气,没有再动作。

    “在哪?”

    云轻屏低低道:“玉,玉在,瑞祥院主房内,山水画后的暗匣里,钥匙,是我头上的钗。”

    云紫洛抬手从她发间抽出了一只珍珠打就的发钗,笑道:“你倒是精明。”

    “桃儿,我去去就回。这里要是有人找到,你先离开,别管她。”

    桃儿应了,云紫洛离开了地道。

    瑞祥院内一片黑暗,云紫洛回到内室时,找到了墙上的山水画,打开图画,在墙上摸了摸,果然有个暗柜,打开后,里面是一个上了锁的红色锦盒。

    开了锁,锦盒内果然躺着那块晶莹温润的暧玉。

    云紫洛拿到月光下细细一瞧,果然是自己的那块,只是玉上却多了三道暗红色的纹路,她十分疑惑,以前是没有的。

    正疑惑间,便听到外室窗棂响动的声音,一个极轻的脚步声落在了屋内。

    一惊之下,她将玉揣进怀内,连锦盒也没有关,直接合上山水画,躲到了衣柜中,和被捆的珠香靠在了一起。

    来人没有点灯,而是窸窸窣窣地在屋中摸索,云紫洛将衣柜推开一条缝,便见一大红色的身影飘过,熟练地打开了暗柜,当看到空空如也的锦盒时,那人怔了一怔。

    “屏儿?”楚寒霖的声音在院外响起。

    来人迅速闪到衣柜旁,打开柜门躲了进来。

    云紫洛嘴角乱抽,自己跟他还真的很有缘,上一次是躲在云轻屏的房间,这次又在四王府撞上了。

    “肖桐,是我,别作声。”云紫洛轻巧避过了男人袭来的一掌。

    肖桐也是微怔。

    默不作声间,听到侍卫说云轻屏回云府了,楚寒霖离开的脚步声。

    “还有一个人是谁?”肖桐打开衣柜门跳了出来,手上已多了一枚夜明珠朝珠香脸上照去。

    “是你绑的?”看到捆成个棕子似、闭眼昏迷的珠香,肖桐啼笑皆非。

    “那是,不是方便你找东西吗?”云紫洛笑,“今天有事,改天找你要酒楼!”

    “等等,你在找什么?”肖桐抓住她的后衣襟。

    “你呢?”她反问。

    “你把云轻屏那块玉拿走了?”肖桐想起了刚才看到的锦盒是空的。

    “那是我的玉好不好?”云紫洛回过身,挑眉,“我的玉,她占为了已有。”

    肖桐脸色沉重,“云紫洛,那块玉不属于你,你还是放回到原处。”

    “那玉是我娘留给我的,怎么不属于我?”云紫洛翻了个白眼,打开他的手从窗子里翻了出去。

    肖桐眉头一皱,赶紧跟了上去。

    两人说话声极低,动作也极轻,倒是没人发现。

    直到四王府外的安全区,肖桐才追了上去:“云紫洛,你别跑那么快啊!我是为你好,那玉不是你的,是云轻屏的,你最好不要拿走,否则会给你招来祸害。”

    云紫洛一张脸冷了下来,侧头扬声,“你说这玉是她的?你说是她的就是她的?你这个人真是莫名奇妙!”

    肖桐无奈一笑,抚额道:“我知道我说的话你是不会信的!这样,你先拿着吧,回头我告诉你男人去!”

    云紫洛眉头立时竖了起来,“我男人?”

    “是啊,摄政王啊。”说完,那身妖艳的红衣绝尘远去。

    云紫洛的脸红了又紫,紫了又红,紧紧抓住手中的暧玉。

    一股心酸与悲凉涌上心头。

    禁不住大声冲他的背影叫道:“他才不是我男人,你有多远给我死多远!”

    黑暗中,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

    ***

    暧玉拿回来了,云紫洛重新戴在了脖子上,云轻屏这段时间倒是乖巧,没再跟她为难什么。

    一连几天便过去了,她还是没见到那个人,但却听说,他很忙,忙着东林国使团先锋的接待,和太后的生辰。

    而她,也正式接下了肖桐的城东酒楼。

    便是上次看到云轻屏和楚子渊在一起喝酒的城东酒楼,夜场生意火爆,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对于她要做的情报行业大有裨益。

    接手这天,云紫洛便停了生意,外贴一张广告,宣布城东酒楼进入改造期间。

    她连夜赶出了一张现代酒店装潢设计草图,请来元京最好的施工队伍,着手整造。

    同时上到掌柜,下到厨房烧火的,全部辞退,每人都给了一笔丰厚的慰金,然后重新发起招工广告,开出完全不属于伙计的工资,附加要求也有一堆。

    毕竟,她要招的人明为酒店服务,暗地却是情报组织的工作人员,不要求都会武功,但一定要头脑精明,办事灵活,关系网全面。

    在她的预想中,不出三个月,元京所有的情报都不会逃离她的耳目。

    短短几天时间,奔者若云,都是冲那高薪而来。

    云紫洛精挑慢选,倒也有了十几位。

    招到了员工,便要考虑起住处来。

    云紫洛在城东看中了一间三进三出的大院,面积很大,住几十人都不成问题。

    刚看中了院子,后脚便有人将房契送了过来,说是将房子送给她了。

    云紫洛十分讶异,叫来展兴与鬼魂盘问。

    结果,鬼魂一个没招住,说出那院子是摄政王的。

    云紫洛的内心顿时起了一股波澜,什么话也没说便收下了。

    但不代表她承他的这份恩。

    那个男人,如此待自己,这几天就跟人间蒸发了似的,她还会相信他吗?

    十五这天,云紫洛正带着桃儿在城东酒楼查看装潢进度,一匹白马停在了楼外。

    楚子渊匆匆走进来,一脸喜色。

    “洛儿,你还在这里做什么,走,跟我出城接你爹爹去。”

    “我爹到了?”云紫洛急忙跑过来。

    “刚接的书信,已经到南郊百里了,凯旋而归!听说还抓了这次造反的土皇帝,全城的人都去瞧热闹了。”

    云紫洛大喜,和楚子渊出门,楚子渊翻身上了白马,俯身,揽住她的腰,将她抱上马背,斜眼给了展兴一个眼色,从后抱住云紫洛,打马远去。

    展兴看到两人走远,表情犹豫,低低叹了口气。

    牵过自己的黑马,冲桃儿一笑,突然就揽住了她的腰,带着她飞上了马背。

    桃儿惊呼一声,一时没反应过来。

    展兴将她锁在胸前,十分温柔地将她裹在自己的青袍内,低头在她耳边问:“桃儿,冷吗?”

    热气打在耳上,桃儿的脸羞红得不知成什么样了。

    “不,不冷。”

    展兴本来脸色倦倦,有些应付任务似的……

    然而看到桃儿含羞带怯的楚楚之样,他心内一根弦油然拨动,脸色立马自然了起来,轻轻一笑道:“等会儿会冷,把脸埋进我怀里。”

    桃儿“嗯”了一声,死死望着眼睛底下的一簇马鬃毛,耳根子都泛着红。

    一路上人多的挤不开,百姓们纷纷站在街道两侧,望眼欲穿。

    谁都想看看这个自立为君,公开与朝廷叫板的反贼长得什么样。

    南门周围百米处拉起了警戒线,御林军秩序井然地站着。

    警戒线内,当先一人坐在一匹纯黑色的高头大马上,黑色金边的长袍被城门外刮进来的风吹得猎猎作响,一头黑发在风中乱舞。

    摄政王五官冷俊,狭长的凤眸微眯,遥遥望向官道,薄唇紧抿。

    在他身后,楚寒霖着一身藏蓝色长袍,骑在一匹棕马之上,云轻屏依偎在他身前,秋水眸子巴巴地望向城外。

    再后面,便是朝廷中的数十位大臣代表,与手捧着酒壶酒杯的太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