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让她和楚子渊喝个够

    第119章 让她和楚子渊喝个够    下午的时候,楚子渊与姚玲玲都来看她,楚寒霖也借机来西院转了一圈。

    唯有那个人,没来。

    这三天内,有如断了音讯似的,如果不是鬼魂依旧守在西院没有离开,她都快怀疑这世上是不是有那么一个人。

    摄政王府,正书房的大门终于打开了。

    阳光从树枝间照下,胡子拉喳的男人不适应地眯起凤眸。

    一股浓浓的酒味从书房里面传了出来。

    摄政王脸色平静无波,一双幽暗深邃的凤眸缓缓转移到书房外三天没有合眼的鬼形身上。

    “王爷,您去洗个澡吧。”鬼形打了个呵欠,他已经习惯了。

    每年的三大国节,王爷都会这样,老王爷的事,对王爷造成的伤害太大了!

    别人家的团圆,跟他们摄政王府半点关系也没有。

    一阵环佩叮当声,陆承欢从外院进来,她算准了时间过来的。

    手里端了一个青瓷小碗,不敢走得太近,勾唇笑,“赫连哥哥,洗澡水已经打好了,在石屋内,这是我亲手做的醒酒汤。”

    眼神暗示鬼形,鬼形上来接了。

    摄政王“嗯”了一声,眼光却忍不住飘向西边的天空,那里,正是四王府的方向。

    “叫鬼魂回来。”薄唇微动,他负手离开了书房。

    鬼形无奈地冲面露失望的陆承欢一笑,将盛着淡淡香汤的青瓷碗还给了她。

    摄政王住的三间石屋便建在那个布有奇门诡阵的小树林深处。

    鬼魂的身影出现在树林内,朝着有哗哗水声的石屋靠近,嘴里叫道:“王爷!”

    “进来。”

    低沉沙哑的磁性男声从左边的石屋传出来,略略有些疲惫。

    鬼魂推门进来,走到屏风旁站定,眼角微挑,偷窥了一眼便垂下了头。

    屋内氤氲着热气。

    男人正仰面躺在长约三米、宽约一米的大浴桶内,水没过肩,一双健硕有力的双臂扶在桶沿上,湿漉漉的墨发长长地浮在水面,透过发间,可依稀看到他微隆的双肩。

    摄政王闭着双眸,懒得动弹,薄唇微启,“回来了?”

    鬼魂应声,不待主子吩咐,回禀道:“二小姐醉了酒,今日才起。”

    “醉酒?”摄政王的双眸攸地睁了开来。

    “嗯。那天晚上,和八王爷出去喝酒,回来后醉意熏熏。”

    鬼魂斟酌着用词。

    提到那天晚上,摄政王的眸光便是一暗,放在桶沿上的双手不由得握成了拳头。

    “她既喜欢喝酒,那就让她跟楚子渊喝个够吧!”

    鬼魂未作声。

    摄政王余怒未消,“我自忖待她尽心尽力,她却大半夜的跟别的男人出去喝得稀哩哗啦,还……那么不爱惜自己,让别人乱碰,她就不怕别人把她怎么样了吗?还是说,她根本就不在乎?”

    “王爷,您消消气。我觉得二小姐不是那样的人,那天晚上二小姐不是没吃饭吗,八王爷带她出去吃饭,又是过节,高兴喝点酒也没事。”鬼魂低声劝慰。

    他也只能如此劝慰。

    就算主子发这么大的脾气,可他还是听出来主子语气中对云紫洛满满的在乎,那是从未对其他任何人有过的挂怀。

    “你说什么?她没吃饭?”

    摄政王脸色微变,“哗”地一声从浴桶中坐了起来,转过身子,一头漆黑如夜的长发倾泻于胸膛。

    他微扬脸,浓眉之下,凤眸紧紧盯住了鬼魂。

    鬼魂点头,“本来是想告诉王爷的,可是王爷在十年前就定下了规矩,每每闭关,不许任何人以任何事惊扰,而这,也不是什么大事——”

    “不是什么大事?不吃饭还不是大事?”摄政王脸现怒容,双腕在桶沿上一撑一点,庞大的身躯从浴桶中飞了出来,径直落在屏风后。

    待他从屏风后转出来时,身上已裹了一件纯黑色的长长布巾,犹有水珠一滴滴沿着男人的脚裸徜下。

    鬼魂方知,对于主子,关于二小姐的任何事情都是大事。

    他跪了下来,以示错误。

    “为什么不吃饭?”摄政王拧眉问。

    “二小姐想父亲了。”鬼魂叹气。

    摄政王嘴唇微动,“父亲”两个词不由直触他心中被封的那个禁地,脸色冷了半晌,

    想父亲,这本是人之常情。

    只有对他来说,这是个隐痛。

    只有他,会在每年合家团圆之日,会将自己关起来,酗酒以忘旧事。

    可是,他不在她身边,她就能跟楚子渊纵酒狂欢甚至做出那种只有情人间亲密的事来吗?

    她把他当什么了?就那样践踏自己的心吗?

    心中既怨又恨且恼,摄政王深深吸了口长气,本来还有点想去四王府的想法,顿时被压了下来。

    “云建树还有几天能回来?”他转移了话题。

    “大概月中就能抵达京城。”鬼魂赶紧道。

    “好了,你退下吧。”摄政王无力地挥挥手。

    “那属下,还用去四王府吗?”鬼魂傻傻地问出一句。

    “你说呢?!”摄政王蓦然回头,眸光凛厉地盯着他。

    “属下这就去!不打扰王爷休息!”鬼魂发现自己问了个白痴问题,赶紧退下,直奔四王府去了。

    ***

    这天晚上,月上柳梢头。

    楚寒霖照旧在书房办公。

    云紫洛一身黑色夜行衣打扮离开西院,作为一个杀手加卧底,此时的她对四王府的环境已经了如指掌了。

    避开一众侍卫,悄悄来到瑞祥院。

    主房的灯是亮着的,

    云轻屏与珠香在里面说话。

    黑影移到窗前,轻掀窗棂,一个无声地猫步,云紫洛从后窗翻进了外室,同时发出一声猫叫,打消屋顶上的疑惑。

    “哪里来的猫?珠香,你去看看!”云轻屏不悦的声音在内室传来。

    一阵脚步声走向后窗,珠香刚探头往窗外瞧去,嘴便被一只冰凉的小手捂上,后脑上重重一拍,她直接瘫软下去。

    云紫洛悄然步到内室门口,隐在角落处。

    见外面半天没有动静,云轻屏的声音有些恼火,“珠香,你在做什么?”边说边往外走。

    黑影闪出,云紫洛径直捂住她的嘴,而后点了她的哑穴。

    云轻屏手脚拼命地挣扎,云紫洛点住她浑身的穴道,云轻屏顿时瘫倒在地。

    云紫洛轻佻地挑起她的下巴,露在黑布外的杏眸映着内室的烛火闪闪发亮,饶有兴趣地看着云轻屏,后者又惊又惧地望着她。

    “不好意思姐姐,麻烦你跟我走一躺了。”

    云紫洛说着将珠香拖进来,扒了她的衣服换上,捆起来堵住嘴往大衣柜里一塞。

    一把金刀抵在了云轻屏右手的动脉之上,“等会儿配合些,否则,我不介意立刻送你上青天。”

    然后解了她身体的穴道,低语:“出房。”

    云轻屏哪里敢违背她的意思,无奈地一步步跟在身后。

    到了院外,云紫洛将特地戴着的斗笠拉低了点,学着珠香的声音说道:“王妃有事要回云家一躺,你们就不用跟着了。”

    “是。”屋顶上传来一片应答声。

    乖乖,人还真不少。

    ***

    一柱香后,在桃儿安排的马车下,三人已经到了云轻屏床下的地道内。

    “云大小姐,这里熟悉吧?”

    阴暗的地道内,桃儿挂起两扎燃得正旺的火把。

    周围立刻亮了起来。

    云轻屏的手脚捆得结结实实,靠在地道壁上,正一脸恐惧地望着两人。

    “云紫洛,你敢动我!”

    她尖叫,嗓音嘶哑。

    只不过,在这里,叫得再大声,外面也听不见。

    “我说了,我只要玉,玉在你就在,玉亡,你也不用活了。”云紫洛笑盈盈地看着她。

    “不可能!”云轻屏咬着下唇,“那块玉是我的!云紫洛,你别想抢我的东西!”

    “啊哟喂。”云紫洛的秀眉挑起一丝疑惑,“我还真没看出来,你是为了一块玉不要命的人。”

    云轻屏脸色微白,她不信云紫洛敢对自己下手。

    “桃儿,先把她食指的指甲挑掉,她要是还这么强硬,那就一根根地挑,直到十根手指的指甲都没了。要是再不听话——”

    云紫洛侧头看了下云轻屏,笑米米道:“那就剁掉右手的食指。”

    感谢嗳嗳的荷包!!13709407176、米缸里的牛牛、lisa516的月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