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你抄袭你姐姐的诗

    第114章 你抄袭你姐姐的诗    她扬脸望着玉阶,一字一句道:

    “太后姑姑,洛儿自小便会左手写字。”

    此话一出,殿里所有人又是被雷个外嫩里焦,瞠目结舌。

    会左手写字……祁夏会这门绝活的千金小姐怕是历史以来就没有吧,好吧,而今有一个就罢了,偏偏这个还是被众口传为草包废物整整十六年的云紫洛!

    实在令人太震撼了。

    太后也不知道她竟会这个,脸现喜色,“真的?太好了。那洛儿就左手写吧。”

    摄政王难以抑制眸光间的震惊,心潮起伏地看着她,说话都有些激动了,“好,那,再拿纸来,开始吧。”

    便把同样震呆的楚子渊、十王爷和肖桐等一干人赶了出去。

    此刻,心中最过诧异的,便是云轻屏了。

    她握着的狼豪禁不住掉落在宣纸上,洁白干净的纸面染上一道浓黑。

    不可能,不可能!

    云紫洛怎么会左手写字?

    知已莫如敌!要说世上最了解云紫洛的,除了云紫洛自己,那就是她云轻屏!

    云紫洛压根都没学过左手写字啊!难道,难道她竟然早早就有了心计,藏了这一手?

    想到这个,她心里的震动难以言表。

    “四王妃,您失态了。”一名宫女小心地提醒了她一句,抽走那张脏了的纸,给她换了一张新的。

    云轻屏这才惊醒,发现不少人都面带惊异地看着自己,脸部顿时烧了起来。

    青铜鼎中的香炉已被点燃,袅袅烟雾徐徐在殿中央缭绕而起。

    众人屏息静待着场中十八名千金小姐的佳作。

    云紫洛提笔于手,虽然心中已有主意要写什么,她却没有急着下笔,俯眼望着宣纸,余光却瞟向坐在姚玲玲另一头的云轻屏。

    因为,她感觉到云轻屏也在注意自己。

    云轻屏右手提着笔,装作思考之样,眼角的余光却紧紧盯着云紫洛。

    云紫洛勾唇一笑,左手轻提狼豪,右手掌心微按宣纸,流利地在纸上写起来。

    左手写字,那是在现代时被逼出来的,是为了练左手的灵活性。左右手同时开枪的准确性便大大提高了。

    看她一落笔,云轻屏也立马在纸上写了起来,而且速度很快,像是要跟她比速度一般。

    云紫洛一怔,侧头瞧去,看到云轻屏的毛笔头动的方位,她的心便是一咯噔。

    云轻屏,她居然在写云紫洛的那首词吗?

    这……

    云紫洛直看到云轻屏落笔收锋,后者抬起脸,给了她一个挑衅的笑。

    云紫洛觉得好笑,低头,继续写着没有写完的词,本来想用古代云紫洛最擅长的簪花小楷,但是左手写出来的效果远不如右手,她干脆直接写了自己最拿手的流云行楷。

    而此时,云轻屏已经交卷了。

    太后、楚寒霖、十王爷几人在传看她的诗句,楚子渊也瞄了一眼,众人纷纷点头。

    云紫洛望过去时,摄政王的身躯在太师椅上动了一下,用带着些急切的眼光询问她是不是写好了。

    云紫洛吹干墨迹,轻轻将纸折了个对角,却没有压实,缓步走了过去。

    此时,她已是最后一个交卷的。

    摄政王奔过来,小心翼翼接过她手中的宣纸,打开略略一扫,眉宇立刻飞扬了起来,看了她一眼,将宣纸递给了状元出身的姚丞相。

    姚丞相手中正拿着云轻屏那首,连他自己女儿的也没有过多关注。

    扬声读道:“桃未芳菲杏未红,冲寒先已笑东风。魂飞庾岭春难辨,霞隔罗浮梦未通。”(偶想了好久,文采不过关,还是借一首红楼梦中的来吧。表认真哈。)

    “好一首七言四句诗!冲寒先已笑东风,魂飞瘐岭春难辨,简直就是红梅的真实写照啊!”

    姚丞相赞不绝口,“尾句余韵犹在,让有人读之意兴未尽之感。”

    意兴未尽?

    云紫洛冷笑一声,怕是没写完吧,这都能扯出个借口来。

    摄政王的浓眉皱了起来,大步过来,“你看看洛……她的诗。”现在,让他说出“四王妃”三个字来,总是别扭,干脆指了指云紫洛。

    姚丞相赶紧郑重地将云紫洛的诗捧起来,太后也笑容满面地期待着。

    “唉呀,是洛儿左手写出来的字吗?这么好看!”

    楚子渊在一旁赞道。

    姚丞相也是一惊之下,点头连连称许,“这一手字体行云流水,大气磅砣,真不像是云二小姐写出来的,四王妃的字也是极好的了,但是相比之下,倒是少了些风骨。”

    姚丞相是大为感叹之下脱口而出的,却触了云轻屏心里那块疤。

    她的字,与云紫洛右手练就的簪花小楷是形似神不似,刻意模仿的字还有多少风骨?

    摄政王听着,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来,就像这字是他写的一样,沉声道:“读下去。”

    姚丞相的声音朗朗读起云紫洛的诗句来。

    “桃未芳菲杏未红,冲寒先已笑东风……咦?这……”

    他瞟了众人一眼,眼中满是狐惑,又接着读道,“魂飞庾岭春难辨,霞隔罗浮梦未通。”

    “这怎么跟屏儿的一样啊?”十王爷先叫出来。

    “是啊,这怎么跟四王妃的一样啊。”姚丞相也咕咚道。

    楚寒霖的脸刷一下就沉了下去,说道:“云紫洛,你不会写就算了,做什么要抄袭?抄你姐姐的诗,你有脸吗?还不快拿下去一边歇着。”

    说着扯起云紫洛的宣纸往她手上一塞,脸色要多难看就多难看。

    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在旁边响起,“你怎么知道就是她抄四王妃的,不是四王妃抄她的?”

    楚寒霖听了大怒,回头就看见肖桐嘴角挂着凉凉的笑,站在脸色不好看的楚子渊身边。

    “这还用解释吗?屏儿是第一个交卷的!那时她还没写呢,你说是谁抄谁的?”

    楚寒霖哼了一声。

    “那你怎么就知道这首诗不是以前云二小姐在府里写的,四王妃抄过来的呢?”肖桐的笑更讥讽了。

    其实他也不知道实情,只是凭着感觉说罢了。

    他不相信,云紫洛会抄别人的诗。

    若是以前他说不好,现在的她,是不屑做这种事吧?

    所以看到两人的诗如此相像,他心中禁不住做了这个大胆的猜测。

    楚寒霖扳着脸道:“这诗确实是屏儿写的,前年她写出来的时候我就看了,那时候云紫洛她怕是连字都不认识吧?”

    “不认识字能写出这么好的字?”肖桐指着宣纸道,“这字可不是一天两天能练出来的。”

    楚寒霖也无话可说,只是咬着是云轻屏原作不放。

    旁边站着的十几名千金小姐,大臣重眷都炸开了锅,热烈地讨论起来,太后的脸色惊疑不定,一直没说话。

    云紫洛开口,“这首诗是我于前年腊月在云府后山所写。”

    “云紫洛,你要不要脸?明明是你姐姐前年腊月在后山写的!”楚寒霖忍无可忍。

    “四王爷!”几个严厉冰冷的视现立刻射出楚寒霖。

    楚子渊脸现怒容,“请你说话注意点!”

    “堂堂四王爷就这个修养吗?”摄政王语带薄凉地轻讽。

    楚寒霖涨红了脸,“难道不是吗?”

    云紫洛扑哧乐了,“要不要脸?四王爷,你这话问错对象了,谁要脸谁不要脸到最后你就会知道。”

    笑空轻敛,她的眸光投向摄政王,“这诗一共有八句,后面还有四句,既然姐姐说是我抄袭她的,那我们再分开,将后面四句写出来。”

    云轻屏脸色微变,辨解道:“这诗当时我只写了四句,哪里来了八句?是你自己添笔吧?”

    云紫洛不答理她,拿着宣纸走到位上,姚玲玲赶紧跑过来为她磨墨。

    当她写好后,自己先朗声读道:“桃未芳菲杏未红,冲寒先已笑东风。魂飞庾岭春难辨,霞隔罗浮梦未通。绿萼添妆融宝炬,缟仙扶醉跨残虹。看来岂是寻常色,浓淡由他冰雪中。”

    四周的嘈杂人声顿时静了下来,乍然听到后面四句,他们才恍然大悟,这样连在一起,似乎才完整了。

    摄政王带头鼓起掌来,“好一句看来岂是寻常色,浓淡由他冰雪中!这才是整句诗的精髓!四王爷,能写出这两句来,她还用得着抄袭四王妃吗?”

    楚寒霖当即哑然无语,伸手将宣纸夺了过去,喃喃念了两遍。

    “果然是一首完整的诗啊,而且最后一句表达出来淡然与世无争的心态,既写梅,又点人,境界立刻高了。难道这诗真是云紫洛写的?”

    怀疑的目光顿时看向云轻屏。

    “寒霖,你也怀疑起来我了吗?”云轻屏心下慌乱如麻,她哪里知道这诗云紫洛当时写了八句啊!

    “我不知二妹这四句哪来的,但前头四句确实是我写的啊!你要怀疑我是抄袭她的,我为何不八句一起抄来呢?”

    “那是因为后面四句当时我没有写下来,放在了心里。”云紫洛接过她的话头,“你自然只以为这首诗只有四句。”

    姚丞相肯定地说道:“若是没看后面八句,兴许我也以为只有四句,但看了之后,这八句诗绝对是一体的,不管是意思还是韵脚上面,都不能分开。”

    云轻屏说不出话来,低头拿着帕子嘤嘤哭泣起来。

    楚寒霖的心里也乱得很,头一次对云轻屏起了疑心,再看着云紫洛一手好字和好诗,心里极不是个滋味。

    云紫洛淡淡道:“四王爷以后还是留点口德吧,别一棍子打死一个人。”

    “好好好!”太后从玉阶上走下来,笑道,“今日这个头名非洛儿莫属了,来人,重赏!”

    看向云轻屏,说道:“当初洛儿与屏儿一定交流过这首诗,怕是时日久了,屏儿只以为这诗是她写的了,倒也不能怨她。”

    云紫洛嘴角轻抽,众人眼中也出现怪诞的神情。

    还能有这种以为吗?

    这场宫宴,便在这样的闹剧中轰轰烈烈收场了。

    太后先是将云轻屏叫去责问了一顿,云轻屏咬牙不承认,太后放她离开后,唤来通迅的小太监,吩咐,“恒州的事情都解决了,即刻让建树回来。”

    这事,得好好问问,若是屏儿真的抄袭了洛儿的诗词,她也得早做打算圆好场,杜绝此事再次出现,而让云轻屏丢阵又丢人。

    虽然抬高云紫洛的名声目前最为迫切,但是,云轻屏才是云家的亲骨血……

    不能热了这头,冷了那头。

    **

    回到府中,云轻屏可怜惨了,楚寒霖对她不冷不热的,她只得现出十八种手段来应付。

    “寒霖,二妹后面那四句真是她自己接上去的,要是非要说出个子丑寅卯来,也就是她隐藏了这么多年的才华,比我要好,但是并不能抹杀了她借用我前四句诗的真相啊!”

    说着,她坐到了床上,见楚寒霖脸色微缓,她又悄悄爬上了他的腿。

    “寒霖……我好冷。”

    她哆声说着,似有意似无意地撩拨着男人敏感的部位。

    楚寒霖浑身一热,浴火腾起,猛一下抓住她那只不安分的小手,声音已然沙哑,“是吗?那我给你热热。”

    不一会儿,两人就滚到床上去了,之前的不快自然烟消云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