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这是我跟四王妃的私事

    第110章 这是我跟四王妃的私事    五月初四的傍晚,为庆祝次日龙舟节的来临,一如往年,元京城解除宵禁,皇宫里,也将举行一场盛大的宴会迎接这个国节。

    云紫洛接到了太后的口谕,加在四王府的赴宴名单中进了宫。

    云紫洛着嫩黄色绣玉白梅花小袄,浅水蓝散花曳地裙,梳着坠马髻,插了根羊脂玉簪子,与姚玲玲慢慢在乾清宫后面的宫路上步行。

    姚玲玲今日穿了梅红色妆花褙子,藕荷色长裙,挽着高髻,更显精神煜煜。

    假山上建有一座孤亭,此刻,一身大红衣衫的肖桐正侧头落着棋子。

    十王爷已是满头大汗,眼一瞟,就见到了在山下的两人,立刻起身跑出亭。

    “云紫洛!”

    云紫洛询声望来,见是十王爷,不动声色地蹙了下眉。

    “云紫洛,你来一下!”十王爷笑容满脸,双手朝她一拱,“求你了。”

    “去瞧瞧。”姚玲玲来了劲。

    云紫洛点头,与她一起走上假山,十王爷也蹬蹬迎了过来。

    “十爷,若是来跟我说些幼稚得可笑的话,可以免了。”

    她开门见山。

    十王爷的脸微微一红,摇了摇首,拉着她的衣袖,带到了孤亭中,指着肖桐道:“你跟他下一局棋如何?他是公子风流,文雅的事一向在行,只不过没想到一年不见,棋艺居然比以前还精湛!我下不过他!”

    “哦?”云紫洛随意地瞟了下面前落了一半子的棋盘。

    肖桐斜身坐在椅上,自云紫洛进来后,右手端着个茶盅一直笑米米地喝着茶,见十王爷说出这番话来,脸上的笑容顿滞。

    “喂,你让我跟她下棋?”

    他有些迷茫了。

    云紫洛这才将眼光投注到他身上,微微一笑道:“公子风流,风流公子,初次见面,久仰久仰。”

    肖桐的下巴差点跌落,“初次……见面?”

    这个女人也太没良心了吧?!!

    就算当时他们谁也没有说明身份,就算第二次见面两人都没说话,也不能是初次见面吧?

    好吧,肖桐的眼神很古怪地盯着云紫洛,他承认,自己已完完全全被忽视了。

    向来受祁夏甚至三国间万千少女的追爱暗恋的公子风流,竟就这样被眼前这个女子给彻彻底底忽视了!

    悲哀袭上心头,他仰天长叹了一声。

    姚玲玲见到棋已是大喜,说道:“洛儿,听说肖公子棋艺一绝,但我想,他一定不是你的对手!”

    她的声音里也含了一分尊敬,显然,对肖桐的名声还是很上心的。

    云紫洛正凝望着棋盘,笑而不答。

    “云小姐抬爱,不如我们重来一局。”

    肖桐敛了脸上的怨天尤人,抬袖便欲散了与十王爷下到一半的局。

    “慢着!”

    云紫洛伸出纤纤素手,阻止了他。

    红唇翘起一抹恰好的弧度,葱白的指尖指向了琉璃棋盘。

    棋盘上黑子多,白子少,半局便达全攻状态,被困的白子已是四面楚歌。

    她娓娓叙道:“黑子出势凌厉,剑走主锋,下棋人倒是心机深沉,步步设局,逼困白子,若无良策,再多的白子也是自投罗网。只不过,世上无破不了的棋局,操控黑子的人最在的弱处便在他有些心急了。”

    说到这,她没有再点破,抬头笑盈盈地望了眼肖桐,“黑子是你的?”

    肖桐听她说得头头是道,面露骇然。

    十王爷也抚掌大笑,“难道我还有救?”

    见云紫洛没有立即回答,肖桐急道:“我不信,如果一开始说破局那便罢了,可现在,我的局已成,他没拦得住,难道还想反/攻不成?”

    “刚才还说你心急来着。”云紫洛拉着姚玲玲闲闲坐在一旁。

    肖桐是沉不住气了,搔头抓耳,却拿她没办法。

    “你若能破了我的局,你想要什么,我可以给你,只要我能给得起的。”

    明知道这个女人可能不会被任何条件所打动,可他还是抛出了这个诱饵。

    “听说肖公子从商,京城里有很多产业,我想要一座现成的酒楼。”云紫洛淡淡地开出条件。

    “除了聚仙楼,其他任你挑!”

    “成交!”

    云紫洛满意一笑,拈起一颗白子放在了西方的拐角处。

    肖桐一见,脸上的血色迅速退尽,结结巴巴地说道:“这里,怎么会?”

    连他也以为这个局布得天衣无缝,却不曾想,越是天衣无缝的棋局,空门越是隐蔽,但若找了出来,也会被打击得越惨。

    “置之死地而后生。”云紫洛没有再继续下去,“你输了。”

    “心服口服。”肖桐傻呆呆地望着棋盘。

    “云紫洛,你太厉害了!原来你的实战竟这么厉害,比我想象的还要!”十王爷兴奋得呼出了声,“我崇拜你!”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吵吵闹闹成何体统?”

    一个冰冷无情、冷漠到极点,却能听出有八分不快的声音从亭外传进来。

    暮色渐瞑,假山上大步过来一个身躯伟健的男人,摄政王负着双手,眉头紧拧,凤眸幽暗,冷冷探究的视现向这边直射过来,有如雷电,震得人心噼啪作响。

    “摄政王!”众人都吃了一惊,纷纷起身,恭敬地招呼。

    “在这里做什么?”

    他皱起浓眉,眸光极是不悦。

    “在下棋昵。”十王爷笑道。

    “下棋?”摄政王伸出宽大的右手,抓起一把琉璃棋子又放下,嘴角勾起一抹冷沉的角度,“你们倒都有闲心雅致啊,明天就国节了,今晚还有宫宴,皇宫里忙一团糟,你们倒在这里下棋。”

    不明目的的一番话,让十王爷、姚玲玲的脸都白了又白,肖桐沉默着不说话,眼睛却在乱瞟。

    云紫洛低头玩着自己的指甲。

    姚玲玲见摄政王发话时,她一副开小差的模样,吓得也不管摄政王会不会留意到,一个劲地在侧面推她掐她。

    云紫洛侧过头时,十王爷已满口答应着在收棋盘了。

    “摄政王,我们告辞了。”姚玲玲小着声音说了一句,拉着云紫洛的手就要离去。

    云紫洛连忙冲肖桐说道:“别忘了答应我的事啊。”

    肖桐还没答话,摄政王已气冲冲问:“你答应了她什么事?”

    肖桐张嘴结舌,心里只苦笑,这女人,又把自己推向了风口浪尖。

    他小心翼翼斟酌着词语,“这个是我与四王妃的私事,不用向摄政王报道吧?”

    咬着“四王妃”三个字,其实心底已经在偷着乐了,哈哈,这公开场合,看你能拿我什么办法?

    摄政王语塞,意识到这个问题问的是冲动了点,哼了一声。

    云紫洛与姚玲玲便下了假山,直到走了一百米开外,姚玲玲回头看到没人追上来后,才长长吁了口气。

    “天啊,气势好大,我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她夸张地大口喘着气,附耳道:“你胆子也太大了吧,不知道摄政王脾气不好吗?居然还敢玩指甲,小心他把你的手剁了。”

    云紫洛嘴角乱抽。

    两人一起到了乾清宫,一路的女眷都会拿打量的眼神看着两人。

    毕竟云紫洛现在的身份很尴尬,而她,出现在此等级别的宴会上也是屈指可数,加上蒙着面纱与传闻中的丑女之名,更添神秘。

    草包无能样样不会是传言有虚,那么,丑女的谣言是真是假呢?

    大家都开始怀疑这个问题。

    而此时,已有一队宫女捧着笔墨陆续而来,踩着轻盈整齐的步子迈进乾清宫。

    “准备这么多笔墨做什么用?”有人低声问。

    “不知道,刚才听一个夫人说,今年太后要搞什么诗会,让我们比赋诗。”

    “啊,不会吧。有第一才女四王妃在,我们可是出不了彩了。”

    说到四王妃,那些眼光又纷纷射向了云紫洛。

    “看什么看?没看过女人吗?”姚玲玲已经很控制不住了,回头高斥了一句,拉着云紫洛走进乾清宫。

    诗会?

    第一才女?

    呵呵,云紫洛心内冷笑了两声,反正跟她无关。

    “玲玲,我们找个角落坐着,慢慢欣赏第一才女的佳作啊。”她笑嘻嘻道。

    姚玲玲听出了她语气中的讽刺,也掩嘴笑起来。

    谢谢changyaming、linshide、我爱老古董的月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