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跟摄政王穿情侣装的黑裙女人

    第106章 跟摄政王穿情侣装的黑裙女人    云紫洛的脸一热,喝道:“赫连懿你胡说些什么!谁是你的——”

    “我该走了。”摄政王侧头看了下窗外的天色,无视她的话,“记得让那个小丫环给你熬药。你这里这么冷清,我再多送些侍女过来服侍你。”

    “不用!你快滚吧!”云紫洛也不理他,自顾自地去收拾床铺。

    一个轻热的吻在她耳畔落下,男人低低带着笑意的声音随着热气扑打在她脸侧,“乖,那我滚了。”

    说完,最后一个尾音已经到了窗外。

    云紫洛回过身来,看着微微颤动着的窗棂,嘴一张,却没发出声音。

    忽然间心扑通扑通乱跳起来,手里的被子不由握紧,脸也跟着烫起来。

    院外,响起一声鬼哭狼嚎。

    “赫连你快放手,快放手!我错了,我再也不偷听墙角了!”

    一黑一红,在黑暗中急速穿过,直到四王府后门,黑衣男子才将手中一团红丢在地上。

    红衣公子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呜呜扑着身上的灰尘,“脏死了脏死了!赫连你可是比我还有洁癖,怎么舍得这么扔我?”

    摄政王冷冷瞟了他一眼,红衣公子赶紧转移话题,“赫连,怎么这么快连你都有女人了?那个女人可了不得!”

    “你认识她?”冰冷的声音问道。

    “是啊,上次在云府看到了她,好有个性!身手也特别好!只不过她以前不是痴迷四王爷吗,听说前段时间勾搭上了八王爷,怎么现在对象成你了?不会是个多情的主吧?”

    摄政王一手猛地掐住了他的脖子,脸色铁青,喝道:“闭嘴!谁容你这么说她?”

    红衣公子本想跟他开个玩笑,哪里想到他竟然会如此暴怒!吓得一张脸都白了,结巴着声音道:“赫,赫连,我,我是在跟你玩笑啊!以前,以前不经常这样吗?”

    摄政王的手微微松开,脸色却没有缓和,“肖桐,谁的玩笑都能开,但她的,不准!我不准你说她一句不是!否则,我可保不定能控制得住脾气!”

    红衣公子的脸色攸然严肃起来,气压越来越小,他困难地点了点头。

    摄政王这才松了手,“我进宫了。”

    说完,高大挺拨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

    肖桐揉着自己的喉头,翻着白眼,咕咚:“这么认真啊?完了,我忘了告诉你,其实承欢是跟我一起上路的,已经到京城了,看你怎么处理她吧。”

    刚整理好衣衫,大摇大摆绕向前门,就看见楚子渊的马车在巷子口停下,换过一身紫衣干净长袍的楚子渊从马车上下来,手里还提着个食盒。

    想到摄政王/刚刚冰冷无情的态度,肖桐打了个冷颤。

    罢了罢了,不管这档子事了。

    不过那个云紫洛,怎么会变得这么快?他倒是很好奇。

    “洛儿,来吃饺子,刚从宫里带回来的。”楚子渊笑米米地坐到太师椅上,将食盒打开到桌上。

    云紫洛挑眉,“你刚进宫了?”

    “嗯。”楚子渊的面色微微一暗,“有些事情……还没处理好。”

    “很急么?”

    “还好。”楚子渊似乎不愿多谈这个话题,很快将一笼水晶饺放到云紫洛面前,“来。”

    云紫洛也不跟他客气,边吃饺子边跟他聊,“知不知道京城里有哪些门面较好?我现在有本钱,想盘个店面下来。”

    楚子渊怔了怔,不敢相信地看了她一眼,“你做生意?”

    “是啊。”云紫洛轻笑,咬着蒸饺流出汁来。

    楚子渊赶紧递上方帕,提议道:“你要是想玩玩,我这里有些产业。”

    “不,我想自己盘,独立做。”云紫洛很坚持。

    从楚寒霖那拿到十万银票后,她就决定了,在祁夏,甚至三国间,做一个情报组织。

    但庞大的情报组织光靠这些本钱是没用的,必须钱滚钱,加上这些组织只能在暗,明面上还得用其他生意来掩饰下,就想到了开酒楼。

    古代烧菜的方法太简单了,若是她能将现代菜式带进来,一定赚钱最快。

    楚子渊的眉头皱了起来,不赞同地说道:“做生意没有那么简单,再说你一个千金小姐,也不合适抛头露面谈生意。我不赞成。”

    云紫洛撇撇嘴,看见楚子渊的脸色,吞下了后面想说的话,反正她已经决定了,等做起来再给他和父亲等人一个惊喜吧。

    ***

    四王府为秋月守灵三天,第四天,府里才恢复了正常的气氛。

    云紫洛带着桃儿出现在聚仙楼,准备来详细考察一下市场。

    在她与掌柜的交谈之时,二楼最里面一个阁的窗户被推开,一个戴着黑色帷帽的女子站在窗前向下注视。

    她外着一件黑色绣暗纹一字长裙,肩膀上罩着一件无半点杂色的黑貂毛斗篷,整个人笼罩在一片黑暗中。

    “就是她?”沉冷无温度的声音响起。

    “是,阁主,你别看她戴着面纱人模人样的,脸上全是黑斑,丑死了!”

    鬼影一瘸一拐往这边靠了点,愤恨地盯着云紫洛。

    这句必须要解释,因为戴着水绿色面纱的云紫洛该死的浑身气质那么出众!

    陆承欢的声音有如从齿缝中蹦出来,“丑死了?何止是丑死了!这些天我也听够了她的市井传言!我不信!就是这样的女人,会让赫连哥哥为她破例!出动赫连之魂斩杀我琉璃阁数百下属!”

    “还有你,鬼影,你自小就跟在赫连哥哥身边,他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将你打成这样,还撵回了南川!”

    陆承欢一把掀开了自己的黑色帷帽,露出光洁皎好的一张瓜子脸,一双凤眸,狭长地眯起,无限怨恨爆发了出来!

    手指关节掐得咯吱作响,小脸的表情渐渐扭曲,反手从鬼影腰间抽出一把长剑,她径直从二楼的窗口飞了下去!剑尖直指云紫洛——

    云紫洛正跟掌柜的谈论的入兴,忽然身旁杀意袭来,她伸手按在了桃儿肩上,两人同时蹲下,侧滚开来,射过这锋芒毕露的一剑!

    “你是谁?”

    看到杀意腾腾的女子一身如从地狱颜色的黑衣,云紫洛的心一紧,玉腕轻翻,已抖开了雪杀。

    雪白与纯黑,真是两个极端。

    陆承欢眼眸极剧收缩,眸中怨毒更甚!

    这个女人,她竟然会武,竟然会武!

    难怪赫连哥哥会对她那么特殊了!

    是的,是对她特殊,只是某些原因才对她这么特殊!不是对她上心!但是,她也不许!

    她不允许任何女人抢走赫连哥哥!

    扔掉鬼影的长剑,陆承欢在腰间倒抽出两支银光闪闪的短戟,每一只戟前都有五个锐利的银钩,钩尖呈乌黑色,显然抹了剧毒。

    “受死吧!”

    陆承欢怒意腾腾地吐出三个字便扑了上来!

    “桃儿躲起来。”云紫洛趴在桃儿耳边轻语了一句,反手推开她,雪杀同时舞了出去。

    “啊!杀人啦!快走!”

    聚仙楼的大厅内,顿时乱成了一锅粥。

    云紫洛沉脸与陆承欢交打在一起,小心地避着她含毒的武器,不一会儿雪白的天蚕丝带便染上了几道黑痕。

    这具身体的灵活度真是高啊,练了几次手啊,简直是越练越顺手。

    陆承欢见云紫洛的身手竟然厉害之极,一时难攻,更加气得咬牙切齿,“贱女人!你这个该死该下地狱的贱女人!”

    她嘴里胡乱骂着,手上动作越发快了。

    “当当当!”

    三声响,一道紫色的身影已经连数化去了陆承欢的几招攻势,挡在了云紫洛身前。

    “你是谁?为什么对洛儿下杀手?”

    楚子渊厉声喝问。

    云紫洛看清了,刚才他是从莲花阁中飞下来的,原来,他也在聚仙楼。

    而跟在他身后的,正是一身红衣的肖桐。

    这个在云轻屏房间有过一面之缘的男人,云紫洛此刻并没投入太多注意力。

    “你还没资格问我的名字!”陆承欢啐道,“贱女人,竟然还跟别的男人如此亲热,你更配不上我的赫连哥哥了!”

    赫连哥哥?赫连懿?

    云紫洛有些恍然,不由拿眼上下打量她。

    难怪刚才竟觉得有些眼熟了,这半路杀出来的有两把刷子的横女人也穿着一身黑,漆黑,跟赫连懿不正是……情侣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