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茶中有毒

    第86章 茶中有毒    楚子渊闻言,整张脸都变了色,袖下的拳头狠狠地握紧,尖长的指甲刺进了肉里也不觉得痛。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楚寒霖挑了挑浓眉,拉过云轻屏出门而去。

    厅里的主子奴才鱼贯而出,不一会儿就只剩下太后与云紫洛两人。

    太后正坐在上座低眉敛目,似乎快要睡着了。

    “太后姑姑——”云紫洛轻唤了一声。

    眉眼微动,太后抬起生着鱼尾纹的凤眸,点了点头,“洛儿,来,坐这。”

    她慈祥地拍了拍身旁摄政王/刚坐过的太师椅。

    不知为何,云紫洛此刻能感到她的情绪中有着淡淡的悲伤、淡淡的失落。

    看来太后心思很多,否则也不会老得这样快。

    “洛儿,你可是有话要说?”太后直视着她的双眼。

    宫女上前,悄无声息地换去两人的旧茶,又重新上了两盏。

    云紫洛点头,“太后姑姑,我不想嫁给四王爷。”

    太后微怔片刻,轻笑,“为何?以前不是你求得哀家赐婚吗?”

    云紫洛淡淡道:“以前的我,已经死了,死在大婚当日,四王府的墙上。”

    气氛陷入沉默。

    太后叹道:“那事终是过去了。”

    “但是一个人的心若死了,也不会再活过来。”

    云紫洛咬字清晰地说道。

    太后低头捧茶,道:“这是寒霖前年从大雪山带回来的雪峰凉茶,你尝尝。”

    云紫洛举杯,吹去水面上的浮叶,轻啜一口。

    太后徐徐道:“寒霖是个孝顺的,当初不敢违逆哀家的旨意才不甘不愿地与你结亲,说起你的事哀家也有错,所以哀家想好好补偿你。”

    “太后姑姑您可以换别的方式,我希望自己的婚姻,可以自己做主。”云紫洛放下茶盅,低眉顺眼,看不到眼眸内的神情。

    “皇儿的身体越渐不好了,寒霖将是下一任新皇,你,就是皇后。”

    太后突然抛下这句。

    “那个位置,我不稀罕。”

    “你——”太后未料她竟然如此淡定如此从容,听到“皇后”的位置时居然眉眼未动一下。

    心中一忖,难道这世间真的是想要什么偏偏难得,不想要什么就偏偏注定得到?

    她放下茶碗,眼眸平静地说道:“可惜,已经晚了!不想要,也得要!”

    云紫洛刚张嘴,忽然身子无力地软倒在太师椅上,喃喃道:“这茶——”

    “有毒。”

    太后脸色如常,纵是承认在茶中下了毒,眉宇间也还是刚才那般的慈和。

    云紫洛的双眼渐渐闭上。

    “霖儿。”太后唤道。

    珠帘轻挑,一袭宝蓝色长袍踏了进来,楚寒霖眉头紧皱,看了眼云紫洛,问道:“母后,你一定要这样吗?”

    听了这句,太后的脸色才变得凛厉起来,盯着他,恨铁不成钢:“我这样是为了谁?霖儿,我这都是为了你啊!为了你能登上皇位!难道你还不清楚现在皇宫的情势吗?摄政王已经控制了我跟皇上,但是你在宫外,手中还有兵权,他一时手还没那么长,我所有的希望就放在了你身上了!!”

    “可也不用娶她吧!你相信那个谣言?”楚寒霖语气微软。

    “那不是谣言!”太后接道,“钦天监的监正当年算定的方位就是洛儿出生的地方,她便是天生凤格!而且,她母亲可不是一般人,建树曾对我提到过她的身份,我还特地查察了一番,我自然也全告诉了你,这些好处,对你登基皇位还不够么?”

    “天生凤格?”楚寒霖无语,他很少相信这些迷信的东西,“她母亲再厉害也早死了,留下的那些东西也跟她毫无关系!”

    “但是血缘还在,这世间什么都可以泯灭,但是血缘不可以。”

    太后的眉眼忽然又严厉起来,“霖儿,别再拖了!只有一个时辰她就要醒了,趁早去把事情办了,落实了我才安心!”

    楚寒霖一咬牙,抱起云紫洛就进了内殿。

    殊不知,云紫洛此刻的头脑清醒得不能再清醒。

    他们的对话,也一字不漏地落入耳里。

    原来她是天生凤格,有个很厉害的母亲,太后这才对她与众不同的!

    敢情太后是不是演戏演习惯了,她居然没有瞧出来她的居心!

    难怪一直想让自己的亲生儿子娶个丑女了……

    想着,已被楚寒霖放到了一张柔软的大床上,外间传来太后的声音,“一个时辰后我来检查。”

    脚步声远去。

    云紫洛全神贯注地感觉着楚寒霖的方位。

    男人在床边坐着,望着她。

    云紫洛浑身崩紧,手指在衣衫的掩护下悄悄挪至金刀的放置处。

    男人缓缓粗重的呼吸声近了,最好的时机来了!

    那双亮若星辰的黑眸攸然张开,一个鹞子翻身,云紫洛反手将楚寒霖压在了身下,一块丝帕捂在了楚寒霖嘴上,随着金刀的走势,已熟练地点上他的八处大穴。

    楚寒霖毫无防备,半分挣扎不得。

    云紫洛已撕下床纱裹起来塞在他的嘴里,这才冷冷一笑。

    没有看他,而是跳下了床,走到门边,在门上敲了一下,然后闪身躲到了柜后。

    门吱呀开了,外头走进来一个宫女,试探地问道:“四王爷?四王爷?”

    走了几步,并没见到人,她有些讶异,便回头。

    岂料,刚回头,迎面就是一掌!

    云紫洛换上了宫女的衣服,将只穿着内衣的宫女抱到了床上,脸朝下放在楚寒霖的身上,然后,在楚寒霖怒目而视的眼光里,拉下了床帘。

    低头出了主殿,殿外无人,她一路走出了慈宁宫,走的是后门。

    心想子渊肯定还在前门处等她出来,便绕道再去前门。

    穿过几个院落,上了一条鹅卵石的小道,前方突然传来女子低低的哭泣声。

    云紫洛眉头轻蹙,停了下来。

    前方只能看到一个黑色的背影,乌黑的墨发如瀑般披散肩头,身姿高大挺拨,肩宽腰窄,一袭黑色滚金边长袍软软坠地,腰带上悬着一块玉佩。

    那玉佩好生眼熟,云紫洛想到了桃儿那天在梨苑拣拾到的写着“赫连懿”的那枚。

    摄政王发现玉丢了竟然都不吱声?重新换了一枚?

    想来,他一定是已经猜到在哪掉的了,不好意思去问吧。

    而自己,也不想跟他有过多牵扯,他不问,自己也不会主动提,就让那玉压箱底吧。

    摄政王负手站立,面前跪着一个女子抽抽咽咽。

    “王爷,我三妹虽然嗜玩,却一向惜身如玉,不可能平白地给一个傻子的!而且当时发现的时候她也是中了药的!这事一定是云紫洛捣的鬼,只有她跟三妹最合不来了!”

    云紫洛愣住了。

    云轻屏居然在这里!靠!而且还在告她的状!

    想到刚在乾清宫见到的楚寒霖,再看看云轻屏,这对夫妻……找不到好的词形容,云紫洛唯有无语。

    摄政王“哦”了一声,低头看她,“你说是云紫洛捣的鬼?”

    “是啊,王爷,请您一定要查个清楚啊!不能让我二妹受了委屈还任凶手逍遥法外啊!”

    云轻屏抬眼看着摄政王,娇声泣道。

    美人就是美人,哭起来也是梨花带雨,越发我见忧怜。

    看到她那张被泪水滋润过的红唇,摄政王的脑海中顿时想起了那晚的唇。

    红,娇,嫩,如花瓣般好看而又甜美,比眼前这张唇美上千倍万倍,美好得让他只想沉迷其中……

    心突然间好痛好痛,他的右手猛然握紧了自己的左臂,臂上的痛令他惊醒。

    “这是你们自己府上的事,本王的手还没有那么长。”摄政王冷冷说着,越过她便要走开。

    云紫洛轻吁一口气,忽然感觉到背后一阵掌风来到。

    大惊之下,她本能地避开,然而这是在草丛内,不发出声响完全不可能。

    云紫洛直接跳了出去,回头看时,却只见月光之下,长草摆动,毫无人影。

    该死的刚才谁在后面推她!

    她这一出现不要紧,云轻屏吓得尖叫一声,抓着摄政王的手臂躲到他身后,嘴里乱叫着:“有人偷听,王爷快杀了她!”

    她抓到的正是摄政王受伤的左臂,摄政王的眉头一蹙,甩开了她的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