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赐为侧妃

    第85章 赐为侧妃    马车一路到了皇宫,在内宫弃车换轿,去了太后的寝宫——慈宁宫。

    几个掌灯的宫女领她们往主殿而去。

    殿中灯火通明,何侍郎、何夫人带着他们的傻儿子何太平已经到了,坐在太后跟前说话。

    周氏领着三个女儿进去,周氏红着眼睛过去给太后请安,云彩丽则直接号哭着一把扑到太后的脚前。

    “太后太后!您老要为我做主啊!”

    楚寒霖扶着意兴阑珊的云轻屏站在一边,云轻屏望向一旁坐着的何太平,眼中射出无限怨恨。

    太后一拧眉,俯眼看了下云彩丽,厉声问周氏,“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坐在太后下面的,还有楚子渊与十王爷,两人脸上的震惊之色还未退去。

    “洛儿!”楚子渊见到云紫洛,欣喜地站起,示意她过来坐。

    云紫洛悄无声息地坐到他身后。

    “怎么会出这种事?”楚子渊低声问。

    云紫洛望着哭得厉害的云彩丽冷笑一声,却没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他,怕他会更加惊怒,只用眼神示意他继续看下去。

    周氏想到自己女儿的悲惨命运,那眼泪便不要钱似的往下流,跪到了云彩丽身边,却不说话。

    她怎么能说?又怎么敢说?

    她若说这一切是何太平的错,说他昨天没有回府,偷偷摸进了云彩丽的丽云阁,那何家必然会把他们的交易抖出来,而何太平明明是她留下来的,还准备送往梨苑。

    但若不说,她这口气怎么咽得下去!

    凄凄切切道:“这件事一定是有人陷害,丽儿一定被人下了药!她怎么会愿意跟一个——怎么会在未嫁前做出这样不知羞的事呢!丽儿她绝对不会的!”

    “太后老人家,请你一定要为丽儿做主,抓出给丽儿下药的凶手!”云彩丽哭哭啼啼。

    太后重重哼了一声,语带严厉地喝道,“这种丑事,怎么闹得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了?周氏,你怎么管的家,怎么管的女儿?你这是在给我们云家长脸是不是?前一段时间出了屏儿那样的丑事,现在这个又是你女儿!我们云家祖祖先先中也没出过你这样的媳妇!”

    周氏的脸迅速退色,咬着下唇,眼前一黑,头晕目眩。

    这真是对她一个巨大的打击。

    “我是被陷害的,怪不到母亲!”云彩丽哭道。

    “被陷害?”太后气得一拍桌案,“全京城这么多名门闺秀,为何就偏偏你被陷害!”

    “啪”的一声,桌几上的青花瓷茶盅跳起来,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我——”

    “每日跟着些三教九流的朋友在赌场厮混,你还嫌丢的脸不够大,这回真是出丑出够了!”

    云彩丽呜咽着不敢答应。

    云轻屏在听到太后说到她时那嫌恶的语气,还有“丑事”两个字时,脚跟子便是一软,栽倒在楚寒霖怀里,小脸惨白,泪眼盈结。

    何侍郎听到太后的话时,心中也是一阵气苦。

    他可不想要这个云彩丽做儿媳妇!

    没想到事情竟然变成这个样子!

    何太平坐在椅子上毫不安分地玩着手里的玩具,突然抬头看到云彩丽跪在那里,脸上立刻露出一股欣喜与饥渴的表情来。

    “腾!”趁着何侍郎与何夫人没注意,他从椅子上蹦下来,甩着两条小短腿跑到云彩丽跟前,伸出粗短的手指摸去。

    云彩丽未有提防,厅中人都没提防到他会做出袭胸的动作来。

    就听见“嘶啦”一声,云彩丽胸前的衣襟被何太平连抓带咬去了一块,露出艳色的肚兜来。

    何太平的口水斜斜流了下来,叫道:“爹爹,娘亲,我要跟她睡觉!她的胸大,屁股也大,昨天晚上我睡得好快乐哦。”

    “扑哧!”云紫洛第一个没忍住,低头轻笑出来。

    好在同时,四周都传来一阵低笑,掩住了她的笑声。

    楚子渊温润的面庞扭曲了几下,也憋不住地侧过头,咧开了嘴角。

    云彩丽听了他的话,脑中“轰”地一声,眼前一阵天昏地暗,“啊”的一声怪叫,伸手将何太平推摔倒,抱胸放声大哭起来,以身俯地,再也没脸抬起来。

    周氏浑身气得直哆嗦,颤动着,快要咬碎一口玉牙,她移动膝部过来,便想狠狠一掌打在何太平脸上。

    何侍郎已飞快过来拉起了何太平,跪下给太后赔罪。

    太后的脸上却是一片乌云笼罩,冷声道:“罢了,哀家只怕会被你们气死!去请圣旨,就将云彩丽赐给何家做媳妇,从此以后,你们两个不要出现在哀家面前了!”

    云彩丽听了这话,眼前一黑,就此晕了过去。

    周氏也是头晕眼花,无力地瘫倒在地。

    “太后——”周氏嗓子嘶哑地唤了一声。

    “摄政王到!”厅外小太监的高声叫喊淹没了周氏后面的话。

    厅里除了太后,其他人都是面容一肃,站了起来。

    摄政王穿着那袭黑色滚金边的长袍,踏着乌色官靴缓缓走了进来,墨发半束,随意洒在肩头,一双锐目凛厉地扫视了下四周。

    落在云紫洛脸上只有片刻,便转了过去。

    “太后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清冷磁性的声音响起。

    摄政王径直坐到了太后右侧,便有宫女手脚伶俐地沏来茶茗,他端起轻缀了一口。

    太后把自己的意思说了。

    “摄政王,求求您了,不要把丽儿许配给何家!”

    突然,云轻屏从楚寒霖怀中冲了出来,跪倒在地,妙目哀求地看向摄政王。

    摄政王微微一怔,看了眼云彩丽,又看了眼何太平,想到昨晚的事,眉宇间浮起一丝嫌恶。

    “不许配给他,你以为她还能嫁得出去吗?”他冷冷说道,“这种事,还有商量的余地吗?此事就按太后的意思办。”

    只一句,便将云轻屏打入了地狱。

    太后冷冷扫了一眼云轻屏,道:“别光为着你妹妹求情,你自己这个姐姐当好了吗?”

    楚寒霖挺身而出,“母后,您不要把错误都推到屏儿身上!”

    太后冷笑,“霖儿,我说她几句你竟然开始维护起来了吗?不惜顶撞哀家?哀家已经决定了,把屏儿赐给你做侧妃,正妃的位置,还是洛儿的!没有任何商量余地!”

    此话一出,厅中顿时一阵冷寂。

    云紫洛张大了嘴,没想到竟是这样的结果。

    云轻屏干脆双眼一黑,和云彩丽一般晕了过去。

    楚寒霖满眼震惊,“母后,我不娶云紫洛!”

    “你敢抗旨?”太后怒道。

    楚寒霖怨恨地望着云紫洛,不说话。

    “太后,这事不妥吧!洛儿已经不愿意嫁给四哥了!”

    “太后,屏儿怎么能做侧妃,那不是太委屈她了吗?”

    楚子渊与十王爷的声音一齐响起。

    “这事谁也休再提起,洛儿与霖儿的婚事,几年前就定下了!谁要敢阻拦,别怪哀家无情!”

    太后沉下脸,冰冷的一句,将所有的话都堵了回去,侧头看着摄政王,询问:“摄政王觉得呢?”

    别人的意见可以不考虑,但摄政王的不行。

    摄政王低头默默喝了口茶,抬眼道:“太后看着办吧。”

    一句话,便已将此事设成定局。

    “太后姑姑!”云紫洛赶紧叫了一声。

    太后向她看了一眼,摇了摇头,“洛儿,你留下。其他人都退了吧。”

    楚寒霖猛一吸气,仰头道:“母后,好,我娶她!但是,屏儿不能做侧妃,十弟说得对,那样委屈了她!我要立她为平妃!”

    太后眉头微皱,看着晕倒在楚寒霖怀里的云轻屏,略一思索,道:“哀家应了你。”

    楚寒霖这才松了那口气。

    云紫洛则咬着下唇,走到了太后身边。

    好笑!

    就这样定下了她的亲事?

    便是立平妃,连与她商量下都不用?

    “洛儿不可能与别的女人共侍一夫!”楚子渊脸上如结寒冰,低声冷冷对楚寒霖说道。

    楚寒霖看到他,顿时有了一股报复的感觉,沉声道:“那又怎么样?上有太后皇兄,这事不是你我能决定的,我娶她,想不碰她就不碰她,想凌辱她就夜夜凌辱她,而你却看得到吃不到!”

    谢谢高兴999、zhuoyu1956、开心兔8886的月票!这素加更哦,所有的月票加的一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