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光

    徐彬蔚的话把我带回了十几年前的那个夏天,那一年,我八岁。

    每年的假期,我总有一段时间是在海滨和外公一起过的,八岁那年的暑假,妈妈照例把我送到了海滨。

    那个年代还是按照职称和级别由单位分配住房的,院子里大多是和外公同龄同级别的老干部,年轻人住在那里得很少,我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也很少,所以我的玩伴很有限。

    那一年,外公的邻居许爷爷家里来了个哥哥,大我几岁,比我高了一大截。在我还没有形成明确的审美观念的年纪里,我就认为邻居家的哥哥长得很好看,具体形容不出是什么样子,就是觉得他比我见过的其他男孩都要好看的多。当然,他带来的那台我没见过的游戏机也为他的魅力值加分不少。

    那个假期,我一直是追在他身后的小尾巴。虽然从他的表情的里我大概猜得出,他似乎不是那么喜欢我,但我还是一如既往的每天登门造访。他的那台游戏机基本上变成了我的玩具,有时候他架不住我热情的邀约,也会放下手里的书本和我一起打一局。

    虽然我现在没有什么雄心壮志,但在童年时代里我的好胜心强悍的惊人。打游戏的时候,如果是我赢了,我会耀武扬威的说,你的东西,还没我玩得好。如果是他赢了,通常我会不依不饶,拉着他继续玩,直到我赢了为止。

    有时候玩个两三局他就会败下阵来,那时候我不明白,现在知道应该是他在让着我。有时候直到最后我都没有赢过他一次,我就会撒泼胡闹,甚至哇哇大哭。这时候许爷爷就会跑过来教育他,说你怎么就不会让着妹妹之类的,而他就会绷着脸,目不转睛的瞪着我,却也不会辩解什么。

    虽然当年我的无赖行径大概让他很是恼火,但不得不说,他对我也很不赖。毕竟那时候他已经算个小小少年,手上的零花钱——我不知道是多还是少,总之他总是有的。他带我在院子里的小卖部买过不少零食,谈不上多稀罕,都是那个年月里小孩子喜欢的东西。果冻,西瓜泡泡堂,酸梅粉之类的小玩意,三不五时还会有薯片,饼干之类比较贵重的东西。

    正因为如此,即便他时常对我黑着脸,我还是很喜欢找他一起玩。基本上那个暑假我就是和他一起过的,到了八月底,我即将开学,就被妈妈接了回去。后来发生了妈妈自杀的事情,那一年就变成我最不愿回忆起的时光。

    而在那之后,外公因为妈妈的死不肯原谅爸爸,几乎到了恩断义绝的地步,我有好几年都没有再到海滨。直到十四岁的时候,外公和爸爸的关系才渐渐缓和,我才又回到海滨,但邻居许爷爷已经搬走了,我也就再没有见过那个哥哥。

    谁能想到,十几年后,我遇到的徐彬蔚就是那个小男孩呢。

    徐彬蔚的脸埋在我的颈窝,闷闷的说:“我一直都记着你,大三暑假那年我回来还去你外公那里,那时候你在读中学,他还给我看你的照片,说你将来一定会到海滨来上大学。再过几年我回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去世了。我真后悔那时候没有要你的联系方式,否则也不会白白浪费了这么多年。”

    我听的有些愣愣的,这实在令人难以置信,“难道你十三岁那年看到我就喜欢我了?可是不对啊,如果这么说的话,你怎么还会和余心蕊有一段旧情呢?而且,就算国外的观念比较开放,十三岁……也勉强算是进入了青春期,但是……你也太早熟了吧。”这还是太匪夷所思了,有点超出我的接受范围。

    徐彬蔚终于把我放开了一点,在我脑门上敲了一下,面色不愉,说:“怎么可能,你那时候根本就是个胖乎乎的傻丫头,就知道缠着我打游戏买零食,脾气还大的要命,又赖皮……”

    “那你跟我提起过去是什么意思?”看我不满的皱起眉头,徐彬蔚顿了顿,却又忍不住笑起来,很温柔的说:“虽然那时候谈不上喜欢不喜欢的,但我想我对你的感情应该就是从那时候开始萌芽的,经年日久,即使没有再见到你,却莫名其妙的在某一天就破土而出了。至于我和余心蕊,正是因为和她谈恋爱的那段时间,才让我真正确认了对你是什么样的感情。”

    徐彬蔚告诉我,原本他一直觉得对我只是单纯的对那一段往事的怀念,根本不敢相信那个幼小的我会在他心里留下那样浓墨重彩的一笔。后来拿到我十几岁时候的照片,他甚至还想,那么个小胖丫头竟然出落的这样亭亭玉立,简直是个奇迹。

    他从没想过自己一直没有交女朋友是什么原因,就是看哪个女孩子似乎都不入眼。直到二十三岁,已经开始有人怀疑他的性取向,甚至连他父亲都旁敲侧击的问他对同性恋有什么看法。那时候,他才恍然发觉自己似乎应该找个女人谈一场恋爱了。

    余心蕊正巧就在那个时候进入他的生活,似乎就是那么顺理成章的,他们俩走到一起。

    有一回余心蕊在他的房间里看到我十几岁时候的照片,那是他第一次在余心蕊面前提起我,此后却一发不可收拾。终于余心蕊在某一次他又提起要回国看看我的时候爆发了,大声质问他是不是喜欢照片里那个女孩。

    当时徐彬蔚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他其实是被这个念头惊呆了,一时之间来不及做出反应,余心蕊开始和他冷战。正巧那段期间,肖云向他提出回国发展的建议,他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回到海滨。而在他发现外公已经去世,他很有可能就此再也找不到我的时候,他才终于明白,我对他的意义似乎并不是少年的美好记忆那般简单。

    徐彬蔚就这样向余心蕊提出了分手,之后也决定和肖云一起到海滨创建事业,只是没想到余心蕊在两年后也跟了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