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

    吐过之后,我的意识渐渐开始恢复,当我发现自己是吐在了徐彬蔚的车里后,脸上便不可抑止的染上一点笑意。

    这个洁癖控制狂,车里脏成这样不得恶心死他。

    可惜到徐彬蔚家以后,我就笑不出来了。

    虽然我的意识在逐渐恢复,但行动力依旧非常低下,手脚瘫软,使不上力气。我几乎是被徐彬蔚扛回家的。一进家门他就把我拉进浴室,莲蓬头的水哗哗洒下来,浇在我的头上脸上,nnd,他当这是浇花呢!

    我刚张嘴想要抗议,温热的水便灌进了嘴巴里,骂人的话说不出来,只剩被水呛的不断的咳嗽。

    “咳咳……徐……咳……徐彬蔚你王八蛋……”趁着他把莲蓬头拿下来的瞬间,我立刻逮住机会大声骂了一句。

    透过搭在眼前几缕湿漉漉的头发,我依稀看到徐彬蔚铁青着一张脸,瞪视着我。他哼了一声,冷笑道:“不错,还知道是我,没叫出别人的名字来。”

    我抬手抹了把脸,想推开他奈何自己身上没什么力气,大着舌头说:“你带我到这来干什么,我要回家。”

    徐彬蔚瞪我一眼却完全没搭理我,动手开始脱我身上的衣服,我急了,扯住他的手,“徐彬蔚,你到底要干什么!你这个流氓!”

    “放心,我现在对你没兴趣……喝那么多酒,臭死了。”徐彬蔚嫌恶的皱起眉头,手上的动作却没停下来,反而哗啦一下就把我身上的长裙扯了下来,热水不断冲刷在身体上,倒也没觉着冷。

    我的反应还是有些迟钝,直到他把浴缸里的水放好,又把被剥了个干净的我放进浴缸里,我才恍恍惚惚的回过神来——不是要让我洗澡吗?他干吗也脱衣服?

    我就那么呆滞的看着徐彬蔚已经裸【rn】露的上半身,微眯了眯眼,心里想着,看他的脸是觉得瘦了点,怎么看身上好像还是那样——精壮。

    徐彬蔚猛然间转头看我,揪着皮带扣的手顿了顿,一脸奸笑。

    我就算此刻再迟钝也能感知到他目光中的含义,嗤了一声,艰难的转动着又痛又沉重的脑袋,把脸别到另一边不再看他。

    片刻后浴帘被拉上,水声重新响起来,徐彬蔚应该是在浴帘另一边淋浴。我伸长了手把摆在架子上的牙具拿下来,好像还是我从前用的那只牙刷,玫红色的,徐彬蔚的是同一款的蓝色。我故意把满嘴的牙膏泡沫都吐在地上,漱口的水也一样,之后又把沐浴露泡沫甩得到处都是,总之徐彬蔚讨厌什么我就做什么。

    折腾了一会儿,脑袋越发昏沉沉,眼皮也越来越重,困意袭来,我就这么睡了过去。

    半夜里,强烈的口干舌燥的感觉让我醒了过来,我下意识的想要起来找水喝,被胸口那个湿湿凉凉的感觉惊得顿时身上一僵,声音里都是止不住的轻颤。

    “徐、徐彬蔚,你、你在干什么……”

    深沉的夜色里,微弱的月光根本不足以照亮我眼前的黑暗,可我就是清清楚楚的看到徐彬蔚眼睛里欲【rn】望。

    他闻言抬起头来,胳膊撑着身子悬在我眼前,呲牙一笑,我忽然间有种阴森的感觉,尤其是他那口洁白的牙齿,像是闪着寒光的刀锋。

    徐彬蔚用与我此时心境截然不同的温柔语调说:“你因为无意间听到几句话就断章取义误解我,还一声不响的跑到j市,你这么不信任我,而且出尔反尔,不讲信用,我是不是该惩罚你,嗯?”

    我的大脑被“误解,冤枉,信任”这几个字来回冲撞着,还没来得及理清思绪,他就急火火的把整个身体都压了下来。一瞬间,我肺部的空气就被榨干了,连带着大脑一起缺氧。

    “你……起来,我喘不上气了!”我怎么会觉得他瘦了呢,重的像头死猪。

    徐彬蔚根本不听我的,手掌一边不断揉【rn】捏我的身体,火热的唇一边在我锁骨和颈子上流连,不一会儿,我就觉得骨头都要酥掉了一样。他比以往的每一次都要急迫热切,这个时候的任何挣扎都是徒劳的,我身体里潜藏的欲【rn】念也悉数被他唤醒。

    再次睁开眼睛,我有种被人分尸的感觉,腰好像已经断掉,手脚软的连拿起旁边不断叫嚣的电话的力气都没有。

    徐彬蔚长臂一探,把手机拿起来,我都来不及阻止他,他已经按下了接听键。

    我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只听到徐彬蔚声音沙哑的说了一句“机票取消,她暂时不能回去”就又把电话挂断了。

    徐彬蔚一手支着脑袋,侧躺在我旁边,笑容慵懒温柔的看着我,我则目光呆滞,脑子里一片空白。我和徐彬蔚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相互看着对方,好一会儿,我才用力闭了闭眼睛,又猛然睁开。

    “徐彬蔚。”我哑着嗓子唤了一声,他轻轻的“嗯”一句回应我。

    “我们已经分手了,你不知道分手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吗?”

    听到我这么说,他的脸色倏的沉了下来,“我昨天晚上的话都白说了是不是!就因为听到几句话,你就彻底把我否定了?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吗?还是……李娅的事情,对你的影响就这么大?”

    “你昨天说什么了!”他提起昨晚我也突然间火起来,“你就那么三两句话就解释清楚了?我是清清楚楚听到你说,你早就知道我,从一开始就是故意接近我的!”而且,我竟然那么没出息,经不起他一点引【rn】诱。

    我不知道徐彬蔚现在这副表情是生气还是怎么,他紧抿着唇,使劲吸了口气,看着我像是愤恨又像是无奈。最后一只手狠狠把我搂紧怀里,一条腿也压在我身上,好像怕我离开有好像不愿让我看到他,脑袋埋在我肩窝里,忿忿的说:“你就非逼着我把那些肉麻的话都说出来,逼着我承认自己从十几岁就对你念念不忘,你却完全不记得我,是不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