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会风云

    鼎盛这次签约仪式的场面还真是不小,光记者席位就摆了不下二十张椅子,海滨市稍微有些影响力的媒体怕是都被公关部请来了吧。

    与鼎盛向来低调的作风相比,这一次的排场却是大了些,不过这也很好理解。经历重创后的鼎盛不被大家看好,外部也存在很多问题。只要今天签约的消息一出,确认鼎盛的资金链没有问题,再加上媒体的舆论导向,这场风波应该很快就会散去了。

    仪式全程不过是一场按照剧本逐项进行的木偶戏,记者提问也并不尖锐,我和徐彬蔚回答的中规中矩,不过一个小时就结束了。

    晚上七点,秋琳和我一起出现在鼎盛酒会的宴会厅里。

    隔着人群我一眼就看到一身黑色正装的徐彬蔚正端着酒杯和另一个人说些什么,他身旁的余心蕊浅浅笑着,大概是对方说了什么,她们轻轻碰了下酒杯,啖一口暗红的津液。

    余心蕊的眼光比其他人更早搜索到我,仍旧顶着那张轻眸浅睐的笑脸朝我走过来。

    “谢谢林副总。”余心蕊把左手里的那只酒杯递给我。我接了过来,可没有跟她碰杯的打算,她这句谢谢我才不受。

    “余部长对我说谢是因为我成全了你弟弟和李娅吗?”我端着杯子直接咽下一大口,我突然发觉我需要润润嗓子,胸腔里也有一股无明业火亟待浇熄。

    余心蕊的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愣了一下还是努力攒起个笑脸,“鼎盛这回陷入困境,多亏了林副总出手相救,我理所应当是要谢的。”

    我也笑看着余心蕊,“余部长这样说我倒不明白了,我一直以为徐彬蔚才是鼎盛的主人……难道鼎盛也姓余?”说完我没再看余心蕊,转身走到另一边和其他人攀谈起来。经过今天的签约仪式,在场已经没有不认识我的人,况且既然远华已经进入这个行业,我积攒人脉也是应该的。

    不一会儿,徐彬蔚走过来,和方才余心蕊说的话如出一辙。

    “林副总,无论如何,感谢你慷概注资。”他说着冲我举了举手里的酒杯,之后一饮而尽,我也随着他将杯里的红酒喝干,有点赌气的意味。

    “徐总不必说的这么客气,我也是看中了丽景湾今后巨大的空间,商人嘛,总是重利的,有时候其他东西都要放在一边。”

    徐彬蔚勾着唇角笑了笑,那笑意却并未到达眼底,眸光锐利的盯着我,“林副总这话听起来似乎别有深意。”

    我冲他眨眨眼睛,一脸无辜,“是吗?那大概是徐总想的太深了,我这人脑筋比较简单,说的是什么表达的就是什么。这一点徐总应该知道。”

    “从前是。”徐彬蔚淡漠的说:“现在,倒是刮目相看。”

    徐彬蔚说完就转身走了,这些天来我看了多少次他的背影,都是从前从没体会过的冰冷和决然,我想或许我和他真的就到此为止了。

    所有的商业酒会都大同小异,一群人四处游走,碰到熟识的人就聊几句,再由熟识的人将自己介绍给不熟的人,以此扩大交际范围,也为将来的业务拓展或者合作奠定基础。

    我无聊的很想立刻走掉,可又觉得这样很没面子,尤其是在余心蕊那样对我说过之后。如果我不能撑到最后,会让他们觉得我太在乎,而且看秋琳的样子,在这场合似乎如鱼得水,欢快的很。

    许是我今天一下子崭露头角,走到了众人的视线之前,即使我已经躲在角落里,仍旧不断有人来跟我攀交情,还顺带着少不了喝上一点。就这样一点一点加起来,我咽进肚子的酒也快要一瓶了。我这个人很奇怪,啤酒的话五六瓶不是问题,白酒也能喝一些,可惟独害怕红酒和那些各式花样的鸡尾酒,这会儿我已经觉得脑子有些发晕。

    正想找到秋琳回酒店的时候,肖云竟然和莎莎一起出现了。

    莎莎一看到我就嘟着一张嘴,脸上老大不乐意的神情瞪着我,“林初夏,你当不当我是朋友,走也不说一声,莫名其妙就不见了。消失了一个多月连个信息都没有,突然之间回来就变成了远华的千金大小姐,难怪徐总会不高兴,你瞒了我们多少事!”

    我看到莎莎本来是很高兴的,也打算好好向她解释,可一听到最后那句话,我一下子就不淡定了。

    “莎莎,你说不知道是真的,徐彬蔚说不知道……呵呵,可笑,他怎么会不知道?他一早就知道我是林远弘的女儿,要不然怎么千方百计的接近我,我还真以为老天爷开眼了呢。”

    莎莎一脸莫名的看看我又转头去看肖云,肖云皱着眉说:“初夏,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彬蔚虽然确实是很早就知道你的身份,但是这跟他喜不喜欢你完全没有关系。”

    “什么误会?”我一挥手,指着肖云,“你还替他狡辩,其实你也早就知道了对不对?你们两个……狼狈为奸,你们都不是好人……我亲耳听到他说的,他说他是故意接近我的……”我知道这个场合说这些很没趣儿,但是我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嘴,握着莎莎的手絮絮叨叨的说着。

    莎莎满含同情的看了我一眼,那个眼神让我心里筑起的堤坝瞬间坍塌了。酒精仿佛都变成了眼泪全部涌上眼眶,像是没有闸门的水库,倾泻而出,那时候我还在想,还好我们是站在外面的,厅里的宾客看不到我这副样子。之后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一醉解千愁,我们今天喝够了再走”,然后我面前突然多了好几个酒杯,再往后,我就真的什么忧愁都没有了。

    我喝醉了,不省人事,连怎么离开宴会厅,怎么坐进车里的,都完全没有记忆。

    待我脑子稍稍清明的时候,我闻到一股呕吐物的臭味,身边还有一个人一边擦着我的嘴角一边语气凶狠的说:“林初夏,以后你再敢喝酒试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