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情陷检察官

父子

    黎络再次醒来已经是日晒三竿,她起床时,身上已经是一身清爽。想到昨晚,她简直要羞死,最后居然晕死过去了,很明显,高离越趁着她昏迷之后帮她清洗了。

    黎络穿好衣服刚拉开门,就听站在门口听见高离越的声音:“其他的我不管,我不想看到我妈伤心!”

    黎络心头一紧,能让高离越用这样冷漠的语气说话,又和高女士相关的,大概他对面正坐着他的亲生父亲吧。

    “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所以离越,我们应该是战友才对。”徐常怀波澜不惊的说着。

    黎络心里惊叹,不愧是混迹官场多年的人,一般的人大概早就吵闹起来了吧!黎络想了想,尽管这是高离越的私事,可是她早就打算和他共同面对所有事,所以,这个时候她不应该只是躲起来偷听的。

    “没有会抛下战友的战士!”高离越嘲讽的笑。

    徐常怀叹息,知道高离越心里对他当年的行为多少是有些气愤的。但是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他没办法回到过去改变什么,这在他心里也一直是个结。

    “当年的事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但是,我的确对不起你们母子,这三十几年,我没一天在想你们,我知道这样说也许会让你觉得我在示弱,可是阿离,我就是在对你示弱,因为你和你妈就是我的弱处。”徐常怀倒是真诚,说得也实在诚恳。

    黎络觉得自己都有点被打动了,虽然不是局中人,可是,能让一个高居官位的人如此低声下气,实在不容易。她是在机关单位工作了三年,见惯了那些领导颐指气使的模样,所以现在特别有感触。

    徐常怀是认真的,他是真心的在自己儿子面前忏悔!

    “不必绝对对不起。”高离越浅笑着,似乎真的不在乎,握着水杯,端起来抿了一口,看着徐常怀变得轻松的表情,他淡淡的说:“因为即便没有你,我和我妈也这样过了三十几年。”

    徐常怀的表情一下子就骤变,其实他应该想到了的,他这个儿子不是省油的灯,可心里终究存在一丝希冀,所以他才会以为高离越原谅了他。

    黎络实在有点看不下去了,她家阿离又在犯别扭,明明就在意的,偏巧嘴巴就是不饶人。黎络有时候都想撕了他那张嘴,说不出讨人喜欢的话来。

    黎络拉开门,佯装刚睡醒的模样,揉着眼睛:“阿离……”

    高离越果然听见她的声音立马就起身过来,柔声问:“醒了,饿不饿?”

    黎络摇摇头,然后一副刚刚发现徐常怀的样子,惊讶的看着他,怯怯的喊:“伯父,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高离越蹙眉,死女人,拆台来了!

    果然,黎络又嗔怪的看了高离越一眼:“你看你,伯父来了也不叫我起来,多不好意思啊,要是伯父对我有意见怎么办,伯父,你吃了吗,一起吃吧,想吃点啥?”

    高离越多聪明的人,一看她这有备而来的架势就知道她是故意,揽着她的腰,手在她腰上掐了一把。黎络忍着疼痛,抬起头对他眨眼。

    “看晚上怎么收拾你!”高离越不死心的威胁。

    黎络昂起头,轻哼一声,然后笑着走到徐常怀那边,笑着坐下:“昨天我还和阿离说起您来着,呃,昨天我说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您,阿离让我叫您‘伯父’呢。”黎络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笑得有些腼腆:“您不会生气吧,对了,你们刚刚在聊什么,好像很开心的样子,阿离,你很开心吧?”

    高离越别过头去,不去看徐常怀希冀的目光,狠狠的瞪了黎络一眼,心里却是释怀了。他想,也许他就是需要这样一个台阶吧,那么多年了,小时候都不恨,现在怎么可能恨,只是,他总不能自然同那个人相处。

    那个人是,和他有着莫大关系,却从来没有生活在一起的人,是他应该叫父亲,却从来没有履行父亲责任的人!

    “阿离……”黎络不甘心,伸手拉着高离越的衣袖,见他仍旧别扭,她笑着对尴尬的徐常怀解释:“阿离啊,就是特别容易害羞,您坐吧,我去做饭。”

    徐常怀不知道多感谢黎络,连忙起来拦住她:“不用,不用,我吃过饭过来的,我就是来告诉你们,那边转移得差不多了,顺便,看看他……”

    高离越被黎络再拉了一次衣袖,他便一把握住她的手,然后虚咳一声,对徐常怀说:“我没事了,嗯!”

    黎络差点笑出来,他最后还加一个‘嗯’,就好像对前面那句话的肯定似的,但是又似乎不是很肯定,所以后面才加上一个表强调,却有一种欲盖弥彰的感觉。好可爱啊,黎络若不是顾及着徐某人在常,她就起来捏他的脸了。

    徐常怀知道这事不能急于一时,他也知道黎络会帮他,于是见好就收,他起身告辞:“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下次再过来看你们。”

    “呀,伯父您就要走了呀,可是阿离好像有点舍不得!”黎络大惊小怪。

    高离越瞪她一眼,警告她差不多就行了,在这样,他马上就收拾她!黎络偷偷的对他吐吐舌,觉得高离越吃瘪的样子十分可爱,但是高离越让人有一种‘始皇即殁’的余威,所以她耸耸肩,表示不敢再闹。

    高离越见她老实了,也给了一点甜头,他硬声硬气的对徐常怀说:“你,早点回去!”

    徐常怀都快要走到门口了,愣住,然后转身:“什么?”

    “咳,工作不要了吗?”高离越侧过身子,不让徐常怀看见他的脸。

    徐常怀笑了出来,点头:“我明天就回去,你,你帮我劝劝你妈,我是真心的……”

    “够了!”高离越不想提这个话题,刚刚好转的关系又僵了:“我妈有她自己的想法,我不会逼她,你也不可以!”

    “离越……”

    高离越蹙眉,握住黎络的手紧了紧,他心情不好,黎络知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