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情陷检察官

南迟带来的秘密

    岳子俊听得黎络的问题就笑,笑着抿咖啡,也不看黎络,也不说话。

    事实上黎络知道,上一次他有说过自己的名字,但是她不记得了,或者说萍水相逢压根就没上心。她对人对事就这样,她认为不会再有交集的人,转身就会忘记。

    看岳自己的笑,黎络知道,他绝对不是希望高离越好的人。

    “你真是……”岳自己终于咬出了三个字,笑得玩味:“黎络,我该怎么说你呢,你知道是谁引发了高离越被举报这件事吗?”

    “你是……”黎络看他那得意的表情就差不多猜了。

    岳子俊点头,十分诚恳:“没错,我叫,岳子俊!”

    “你……”黎络差点就直接拍桌子站起来了,碍于公共场所,她还是压制住了怒气,咬牙问:“所以上次也不算偶遇?”

    “不不不,怎么会不算偶遇呢?”岳自己笑得越发得意:“我一直都知道高离越有一个弱点,叫黎络,但是他将你保护得很好,所以我基本接近不了你,那天也是巧合,我从外面回来看见你哭着向路人求助,我只是假装从超市出来罢了。”

    “阴险!”

    “对,我阴险,那又怎么样?”岳子俊不怒反笑,悠闲的品尝着咖啡:“不要用那么愤怒的眼神看着我,我只是在尽一个好市民的本份而已。”

    话不投机半句多,黎络懒得理他,索性起身走掉。岳子俊也不留,看着黎络走了,他扬眉一笑,也不再慢慢品尝咖啡,放下杯子,双手抱臂看着窗外。

    黎络回到家时,高离越妈妈还没有回来,想到岳子俊,黎络一点做菜的心情都没有,烦闷无比。

    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她有觉得自己庸人自扰,何必跟不重要的人生气呢?于是,她有高高兴兴的去厨房,开始洗菜,准备做一桌大餐给高离越的妈妈吃。

    高妈妈回来的时候,黎络刚好完成最后一个汤,笑着对刚进门的高女士说:“阿姨,您饿了吧,洗手就可以吃饭了。”

    高妈妈应了一声,情绪不高,然后去洗手间洗手,再出来,坐在饭桌旁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黎络的心一下子就紧了,高妈妈探望高离越回来,情绪这样低落,是不是高离越不好?

    “阿姨,阿离他……怎么样了?”黎络小心翼翼的问着。

    高女士挥挥手,柔弱无力的端起饭碗:“别提了,好着呢!”

    “呃……”黎络再度被雷翻,好着呢您还叹气!

    高女士这才说:“他不听话,什么都不愿意说,烦死了,那死孩子从小就不受管,早知道让你去好了,你劝他可能会好一点。”

    黎络想了想,抿唇:“他不说自然有他不说的理由,就算是我,也不会逼他说的,我尊重他的选择。”黎络抬起头笑着安慰高妈妈:“放心吧,我和小鹿会努力些,让他没事儿的。”

    “好吧。”高妈妈似乎很好哄,抬起眼皮看了一眼满桌的好菜,瞬间两眼发光:“哎呀呀,你还会做菜呀,阿离真是好眼光,我尝尝,唔,唔,味道不错……”

    然后,黎络就看着刚刚情绪还十分低落的高女士,大快朵颐!

    冉小鹿回家之后,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高离越怎么那么自我!没错,现在是考验她能力的时候,可是,谁愿意劳心劳力的去被考验啊,明明可以简单获胜的。

    “亲爱的!”正坐在沙发上假寐烦着,一个低沉的男声就响起了。

    小鹿惊讶的回过头,南迟正围着浴巾从浴室出来,笑得颠倒众生:“亲爱的,我没找到剃须刀!”

    “你你你……”小鹿被吓得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怒指南迟,好吧,虽然她承认这厮身材客观性十分良好,但是:“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

    “因为你是我亲爱的!”南迟耍无赖。

    小鹿嘴角一抽,随手捡了个抱枕就扔他:“说人话,你为什么会有我家钥匙!”

    南迟自然轻松躲开:“因为是亲爱的你自己给我的!”

    “去你的。”小鹿再扔。

    南迟一边笑着躲开,一边往她这边走来,最后抓住她正要扔抱枕的手,一用力将她带进怀里,笑得特坏:“不过,我很开心,你这里没有剃须刀,说明,这里没有男人,亲爱的,我不在的时候,你为我守身如玉,我真开心!”

    “你……”小鹿一接触到南迟赤裸的上身就脸上发烫,别开脸去不敢看,靠着他紧致的肌肉,脸都贴在胸前硬邦邦的两块上了,她声音小了一些:“我问你哪来的,我的钥匙!”

    南迟就眨着眼睛,说得理所当然:“其实,我跟高离越关系挺好的,我走的时候他跟我说,如果不放心就先吃了再说,所以走的前一晚我是想吃你的,不过看你醉醺醺那么可爱的样子,没舍得!”

    “你跟高离越关系好?”小鹿讶异的抬起头看着他,不解:“可我没见你们有多少联系?”

    “呀,亲爱的你关心我,事实上,我有个秘密告诉你,但是,你得用什么来换!”南迟的声音突然低沉而沙哑,还带着一丝隐忍在里面。

    小鹿偏过头,思考着,问:“等等,所以说我的钥匙是你偷偷去配的,而这招是高离越教你的?”

    南迟浴巾下面某根都快要爆炸了,可这女人还在纠结前一个问题,重点不是这个,好不好?难道你就不能很有情调的说,为了那个秘密,她愿意用她的一切来换吗,包括她的感情,她的心,她的身体,她的爱!

    看着南迟突然变得僵硬的表情,小鹿微微推开他,指着他的浴巾:“进去把衣服换了,我有事要问你。”

    尼玛,要不要翻脸这么快呀!

    南迟此刻,心中万只神兽在奔腾,剧情不该这样的呀,不该呀。可是,他还是苦涩的笑了笑,然后转身进去换衣服,他爱她,所以做所有能让她高兴的事。

    南迟想,亲爱的,我能给你的最好的爱,就是我对你的无限度纵容,你想要什么,我都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