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情陷检察官

小鹿是个坏女人

    欧少君的意思是让黎络先回家休息,可冉小鹿的意思是立刻让黎络见任旭,很明显,黎络和冉小鹿是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

    欧少君冷冷的看了一眼冉小鹿,这个坏女人,看高离越出来怎么收拾你!

    “络络……”欧少君还想再劝,毕竟受高离越之托,他要照顾好黎络。

    黎络打断了他的话:“少君,不用说了,我一刻也等不下去。”

    冉小鹿得意的冲欧少君昂头,欧少君烦透了,这个死女人老是不按规矩出牌,所有的安排打算都乱套了。虽然说每个人都有他行事的一套,可这个坏女人偏要把黎络拉进来,他以后怎么跟高离越交代。

    想到高离越,欧少君不得不说,他仍旧是自己一直以来佩服的人。能将在为难的时刻将自己心爱的人交给自己的旧时情敌,那是有多大的度量和多深的信任,和对黎络多深的爱意才能做到。

    试问如果换作是他,在那一刻,肯定没办法将风雅交给别人。

    事实上,高离越并没有他想的那么大的度量,他在感情上很小心眼儿的,只是在事情发生的那一刻,他理智的思考,采取了对黎络最好的做法,他的深沉的爱胜过了其他。

    高离越的确安排了一条对黎络最有利的路,但可能他在里面会吃点苦。欧少君自然也知道高离越不怕吃苦,只是冉小鹿的安排他也看得懂,将黎络拉进来能更快的解决问题,也能考验黎络对高离越的感情。

    可是,黎络……

    欧少君是了解黎络的,她其实比任何人都胆小,她能通过考验吗?

    冉小鹿一脸得意的模样让欧少君真想撕了她那张漂亮脸蛋,果然律师和法官不对盘。虽然说法官不能带个人感情,但是怎么可能完全可观,他平时就最讨厌那些替被告辩护的,嘴上莲花的律师。

    被狠狠的瞪了一眼,小鹿笑得更欢,所以说嘛,她对法官最有一套,不然怎么会赢那么都官司呢,欧少君妥协了。

    “高,你等着,我马上联系。”欧少君拿出电话。

    事实上,小鹿手里也握着电话,很简单啊,如果欧少君不联系任旭,她也可以马上联系的嘛。只是,她想看一看,欧少君现在对黎络是什么心思,如果他对黎络还有点什么,那么她就要全全接手这件事了,以后不和欧少君通气。

    不过,看来,欧少君还挺对得起高离越的信任的。

    小鹿想,如果高离越知道这种紧张时刻,她冉小鹿还在这里担心他的感情问题,他到底是该着急,还是该感谢她呢?

    小鹿想想都觉得好笑,检察官也有一天需要她律师来辩护,高离越那么高傲的人会不会觉得耻辱?

    应该不会,那个男人那么臭屁!

    小鹿瘪嘴,想到另一个臭屁的男人,嘴角扬起,他应该要回来了吧。

    欧少君合上电话,看着黎络:“我们去阿旭家里,他在收拾东西。”

    欧少君说话的时候又瞪了一眼小鹿,这个女人真的是很坏,为了赢官司,无所不用其极。既然阿旭在收拾东西就是打算要跑路了,看来这个坏女人给阿旭做了什么思想工作了,所以走了最后那条路。

    这本来是打算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才这样做的,可冉小鹿居然一上来就出了底牌。

    欧少君将拦下一下车,将黎络送进去:“络络你先过去,我和冉律师有话要说,马上就来。”

    黎络走后,欧少君拉下脸,对小鹿说:“你过来一下。”

    小鹿笑着退了一步:“揍女人是很没风度的事。”

    “我没打算揍你,上车,我有事问你。”欧少君烦躁死了,他为什么要和一个律师联手,还这样被牵制住手脚。

    小鹿上了车,十分臭屁的跑到后座去,笑嘻嘻的说:“欧官,开车呀。”

    “坐前面来!”欧少君简直要被气死了,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南迟眼光真好,这都看得上!

    小鹿拒不从:“不,我怕你打我!”

    事实上,小鹿想的是,我还第一次坐司机是法官的‘出租车’呢!

    欧少君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这么紧张的时刻,这个坏女人居然一脸轻松的模样,他真想帮南迟管教一下她。

    “说吧,冉小鹿,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欧少君发动车子,车子很快就进入车流。

    小鹿耸耸肩:“需要什么原因,欧少君,我和你们不一样,你们带着感情去面对这件事,想着怎么样代价最小,我是高离越的委托律师,所以我考虑的是,怎么能尽快把他弄出来,我已经申请了提前开庭。”

    “嗯?”欧少君差点一脚把刹车踩死:“什么都还没准备好,你要开庭?”

    欧少君因为个人原因,自动申请避开这个案件,院里的领导说了,要他不要过问跟这件案子有关的任何事。所以他压根不知道,冉小鹿申请了提前开庭。

    小鹿觉得莫名其妙:“需要准备什么,时间拖得越久,高离越受的苦越多,他们能找到的东西就越多,你脑子是不是被门挤了,我们是被告,准备什么?”

    小鹿想,准备一张她自己的嘴就够了!

    “那阿旭呢?”欧少君皱眉,这个女人太狂了。

    小鹿更觉得诧异了:“任旭就该受这个,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把这张牌放在最后,明知道前面所有办法都行不通,何必用前面的办法给陪审团造成误会,他们还以为我们在强词夺理,有王牌当然就要一次出手,我没打算花太多时间在这个案子上,所以速战速决咯。”

    欧少君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就好像那方向盘是冉小鹿的脖子,他要捏断它!哪有这样的……律师,律师不是一般都要留着王牌吗,如果不用王牌打赢了官司才叫厉害。

    “别那么看着我,我的目的很简单,赢官司,你们和我的目的是一样的,救高离越,搞不懂你们在顾虑什么,反正任旭也不会有事!”

    欧少君咬牙:“南迟真是,好本事!”

    【挠墙,可是人家真的好喜欢小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