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情陷检察官

买一送三

    对不起,我爱你,请原谅我,好不好,原谅我的任性,原谅我的无度挥霍,我会小心翼翼的爱你,从今往后,比你更珍惜这份爱。

    “原谅你啊……”高离越的烧退了一些,眼眸微眯,一种危险的气息散发出来。

    黎络知道,那个自信的,变态的高离越又回来了,早知道就不给他吃什么退烧药,烧死算了,人间祸害!

    “阿离哥哥,你想怎么样?”她眨着无辜的眼睛,看着他。

    高离越心里甜得跟抹了蜜似的,她怎么就这么配合呢?本来还想以她不乖为名,好好的教训教训她,这会儿突然乖得跟猫似的,他都师出无名了。

    可是,高离越做事哪里需要什么名头,有条件要上,没条件,强上!

    “刚刚说的什么,现在兑现!”就她刚刚在他耳边说的那些,他已经忍不住了,一股血流就冲下腹去了,火热瞬间就胀了起来,蓄势待发。

    黎络隔着被子都感受到某人如狼似虎的饥渴,她可不敢这样去面对他的渴望,除非她想死!

    “阿离哥哥,你听话,等你好了,唔……”话还没说完,恢复了力气的某人就逞凶,捞起女人来就咬住她那乱颤的嘴巴,看她还敢推。

    一阵昏天黑地的强吻,高离越总算过了些瘾,放开她,拍打她的屁股:“先吃前菜,你许诺的大餐,留着!”

    “高离越,你在生病呀……”黎络见他那架势,不弄死她不罢休的样子,她害怕了。

    她是见识过高离越疯狂的,不敢再有第二次,平时他心疼她,都没有放开来做,这会子脑子烧糊涂了,肯定顾不上她。

    高离越停下手中的动作,双眼冒火的看着她,坏笑:“谁生病了?”

    好吧,他似乎应该用实际行动来告诉她,他就生病,也能把她收拾得服服帖帖的,难道她忘了,他手受伤住院那会儿,她可也是被他收拾得听话乖巧。虽然,唔……他是绝对不会承认,那次受伤里有多少苦肉计的水分的!

    高离越简直找到了疗伤圣药,将黎络拉到自己的身下,敏捷的撕掉两人的裤子,连上衣都来不及脱,拖着她的小屁股,就挺了进去。

    几月不闻肉味,那感觉,那感觉,极致销魂……

    “嘶……你,你饿死鬼,痛!”

    尽管之前的言语调情,让同样被饿了两个月的她有些湿润,可没有足够的前戏的猛然进入,她还是不适应的呼痛,那酸酸胀胀的感觉让她犹如面临生死边缘,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是你饿着我了!”

    高离越低笑一声,刚才进去一半,那紧致熟悉的感觉就让他长长的呼了一口气,爽得昂起了头,如果不是他控制力好,差点就丢人了,不过两个月而已。她说得对,他就饿死鬼,被饿坏了,所以他要开始食指大动了,他的大餐,哦,不,是前菜!

    他只给了她一瞬适应的时间,立马开始急切的前后动了起来,力道又大又狠,她感觉自己要被撞碎了一般,双手抵住床头,免得被撞飞了出去。

    “阿离,阿离哥哥,痛呀!”她开始撒娇,但愿能唤醒他的温柔。

    高离越兴致极好,早就忘乎所以,哪里有理智和温柔可言,她娇媚的求饶声音,简直就是催化他变身的药,他只会更猛,更疯,更不顾一切。

    高离越犹如陷入极乐,完全不理会身下的人怎么样尖叫告饶,没有任何技巧的冲击着,但求那极致愉悦的一刻尽快来到,他才能去听那个小别扭说了什么。

    至于现在,他耳朵里都是‘啪啪啪’的声音,别无其他!

    心无旁骛,大概就是这样状态吧!

    终于在将她反过来的时候,看到她微蹙的眉头,他才收了点力道,缓缓推进,问着她想要到的节奏,满足她。

    黎络在经过他那般非人的折磨后,进进出出几十下,已经能够适应了,这会儿他慢下来,她反而不习惯了,媚声叫着让他快点。

    多好的要求,高离越自然不会拒绝,狠狠的抽送着,一面又温柔的低头亲吻着她脸上的泪痕,刚刚一定疼极了,她的小脸被眼泪胡乱的掩盖着。

    黎络抽抽哼哼的,心里激动,抬手环抱住高离越的后背,该死的男人,衣服还是没脱完。可看他一脸柔情的样子,她又心甘情愿,那个温柔的,疼他的高离越,终于回来了。

    她对他笑,笑得眉眼都弯了,捧着他的脸,让他看着她。高离越受不了这个,本来就对她的笑容毫无抵抗能力,快而重的进出几十下后,他便扶着她的腰颤抖了起来。

    黎络一热,跟着抽了起来,眼前一大片一大片白花花的景象。

    黎络觉得很胀,死男人又不做措施,她推推搡搡的让他退出去,可那玩意儿在摩擦之间,很快又苏醒了,根本没退出去就接着第二波攻击来了。

    “你,你先出去呀!”黎络受不了,就这样下去,一会儿她肚子里不得满满的?

    高离越才不,她不让,他就强上,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他生病了嘛,生病的人脑子不清晰,他还不信她能跟他计较!

    “不,前菜还没吃完呢!”他笑着威胁,在她耳边吐气:“除非你想现在上大餐?”

    “呃……”黎络无语了,她就不该说大话,这厮时刻不忘呢!

    高离越餍足了,发泄完了,下身缓慢的动着,才开始小心翼翼的,慢慢的将两个人的上衣都剥落,扔到床下去。

    一对玉兔跃然于他眼前,他欢喜的笑着,如遇故知的喜悦,低下头同他们诉述分别的相思之情。

    他重重的吮,她低吟着,都快哭出来了,他就坏坏的笑。心想,看你还敢气我,我还不得收拾得你求饶。

    他咬住她的红梅,怨声怨气:“看你敢气我,还敢不敢了?”

    “不敢了,阿离哥哥,你快点呀!”她受不了那种折磨,催促着他速战速决。

    高离越从善如流,不但快一点,还狠了一点,附送深一点,买一送三的折腾了一晚上!

    【阿离哥哥,这副药吃下去,您应该大病痊愈了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