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情陷检察官

心疼都来不及

    黎络在高离越家见到高离越的时候,他正穿着那套她买的情侣衫,躺在床上,脸色有点微红,呼吸似乎不太畅通。他睡得不安稳,似乎有些难受,在梦里轻微的挣扎着什么。

    黎络用手探了探他的额头,和她想的一样,他发烧了。她难受得紧,比她自己生病还难受,高离越何时会这般脆弱的躺在这里?

    看着平时无所不能的高离越,那么无助的发着烧躺在那里,黎络恍如隔世,他们不过两个月不见,却好像中间经历了几十年一般,漫长得她觉得心酸。

    苦尽甘来,苦尽甘来,这甘怎么还不来?

    高离越的睡眠并不好,很浅,还一直做梦,所以黎络一触碰到他的脸,他就醒来了。看到黎络浅笑着又带着担忧表情的脸,他有些失神,呐呐的说了一句,这梦真好,就又闭上眼睛了。

    黎络嗤笑出声,高离越抬手用小臂遮住眼睛,两秒之后猛然拿开手臂,睁开眼睛看她。他猛地拉住黎络的手,放在脸上蹭着,生病的他像个孩子一般依赖人。

    “络络……”他低唤她的名字,沙哑的嗓子带着一丝委屈,一丝孩子气。

    “嗯,高离越,你要不要,吃药?”她反手握住他的手。

    高离越可疑的嘟了一下嘴:“我要吃你!”

    “你乖一点,我去给你拿药来,好不好?”

    “不好!”他果断的拒绝,霸道的拉着她不放手。

    他才不要放手,就算是假装放手都不要,他已经领教够了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黎络叹息,掀开被子在他身边躺下,将脑袋靠在他滚烫的胸口,听着他的重重的呼吸和他久违的心跳声。

    黎络笑着,竟然有一种再世为人的心酸和兴奋。

    高离越珍爱的将她拢进怀里,生病的人脑子不清醒,话却多得很:“你才不乖,都叫你要乖一点了,黎络,我也有难过脆弱的时候,我也不是无所不能的神,哎,你以为我真的是金刚不坏呀,你知不知道自己多厉害,我都被你伤着了,遍体鳞伤你知不知道,真恨你,我从来没这样难受过。”

    听着他喋喋不休的数落她的罪状,她竟然幸福的笑了,是啊,有谁见过高检大人有这样一面呢,如果不是他生病,估计她都难见到吧。可是,一向都厉害得很的高离越也会生病,他大概是累了,想休息吧,生病是个很好的契机。

    她知道,如果不是他想,他一定不会成现在这副模样。

    “嗯,我一定乖,好不好?”她听话,往他胸口紧了紧。

    高离越满意得扬起了嘴唇,手拢得更紧:“哼,你就是这样,总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你想想你说的话多伤人,上一次和少君见面虽然是任旭那个白痴犯错,可我也是无辜的,我不知道的呀,你还觉得我一直在看你笑话,我哪里有呀,你站在我的位置想想看,我那么珍惜你,怎么敢让你知道少君的事,你要是回去找他,我多亏!”

    黎络想不到这个人生病了还能翻旧账,浅浅一笑,应了一声,算了承认了那些罪状,随他高兴吧!

    高离越在她手臂上拍了一巴掌:“我就是舍不得打你,你就一点不长教训,激你一下,你还真敢给我回到他身边去,可是你明明就知道我的用意何在你还敢故意气我,你想过我的感受吗,心都疼死了!”

    他委屈极了,就着她的手臂又拍了一巴掌。生病的高离越杀伤力降低不少,打得根本不疼,可黎络还是扯住了他的手,握在手里,不让他打了。

    “高离越,我问你呀,当初你既然知道我和少君的事,怎么还愿意和我一起,你,不嫌弃我吗?”黎络终于,趁着某人脑子不清醒,问出了心里的担忧。

    高离越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她还敢问这样的我呢,他冷言冷语:“嫌弃你什么,你以为我是那种肤浅的人,谁的青春没有几道伤痕,心疼都来不及呢,笨蛋,笨蛋,气死我算了!”

    “怎么就气死你了!”黎络微微起身,看着撒欢的某人。

    高离越撅嘴:“就那点破事儿,你也值得拿出来气我?”

    黎络心里有些期待,又有些担忧,问:“你知道是什么事吗?”

    “哼,少君不负责任,你也敢把我拿来跟那货比?”高离越在手下掐了她一把,他和那货能一样吗?

    黎络心里一紧,他,原来知道呀,她笑着躺回去,安心窝在他怀里:“那你说说,怎么一眼就相中了我?”

    “哼,一眼?真不知道自己姿色平平?”高离越被掐了一把,疼得吸气:“那个时候,少君给我们看他女朋友的照片,长得真一般,可那笑容却是……”

    高离越将前因后果告诉黎络,黎络认真的听着,不时的点头。原来高离越也有过那样的经历,原来他也曾走到人生的低谷,这些她都不曾去了解过。

    她心疼他,手紧紧的攥住他的手,说:“原来是这样……高离越,我从来不知道。”

    “你也没问过!”高离越用滚烫的嘴唇亲吻她的额头:“哎,络络,你有什么想知道的都直接问我多好,我都会告诉你的。”

    黎络点头,两个人依偎在一起说话,高离越的话很多,黎络都认真的听着,不时的点头,有时候问上几句。

    “阿离,你累不累,渴不渴?”黎络注意到,他的脸似乎更红了,嘴唇也干燥的起了皮。

    高离越点点头,想喝水,也有点困,可又不想放开她,他怕一放开,她就会消失不见。这两个月里,他常常梦见她,可醒来之后,身边都是空空如也,他失落,难过,烦闷。

    黎络被腰上一条手臂缠着,笑着安慰他:“我不走,去给你拿药,你喝点水,我再陪你睡,好不好,阿离,我还想知道你最近怎么了,少君说你不好,我去拿了水回来,你说给我听好不好,你说我想知道你都会告诉我的,嗯?”

    高离越似乎认真的想了想,才撒开手,放黎络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