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情陷检察官

狗血1

    黎络愣了一瞬之后,浅笑着将自己的手抽出来:“好!”

    欧少君也是浅笑着,目光没有再离开过她。

    饭后欧少君主动洗起了碗,笑称他怀念那段被她使唤,做牛做马的日子。黎络端着水杯倚在厨房门口,和他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他怀念过去,她便陪他怀念,那些心底最深处的时光,再度被启开。

    欧少君开车送她回家,在楼下搂着她亲吻额头,一如他年少时追她那般,克制守礼,谦和有度。黎络看着欧少君驱车离去,心里堵得慌。

    那时候他骑着单车,那样一个翩翩少年,对你如此上心,怎么可能不动容。而现在呢,谁都有过一段无法释怀的过去,或怀念,或尘封!

    黎络转身上楼,将那些烦恼都抛在脑后,不去想,就不用心烦。

    高离越不在的日子,欧少君趁虚而入,几乎每天去黎络单位接她下班,然后去买菜,做饭,两个人坐在一起吃过饭,追忆一些过去的时光,再送黎络回去。

    他说,络络,端午有一个企业邀请的宴会,等那件事过了,你就搬过来吧,我不想你考虑太久。

    黎络的心就在每天和欧少君和平相处之中,越来越慌了,欧少君按着过去的日子过,不过短短十天,她就好像回到了过去,肩不能抗,手不能提,他将她的所有事都做好。

    欧少君,就好像一个巨大的水池,黎络溺水了,她担心着,自己溺死在里面。

    高离越,你为什么还不回来,我真的不在乎了,你算计我也好,我认输了,我败了,同欧少君这场游戏,我玩不下去了!

    黎络还没有等到高离越回来,却先等来了端午,她被欧少君装扮得如同仙女一般白衣飘飘,浓妆淡抹,陪同他去参加企业的宴会。

    欧少君在到达会场下车时用手抚过她洁白的颈脖:“络络,我多久没见过你这样美的时候了,你总是吝啬的将你的美藏起来,你记得吗,是我一点一点的发掘出来的。”

    刚大学的时候,她腻在他身边,疲于装扮,总是简单的马尾,随手扯衣服来穿。他看不下去,在网上学着搭配衣服,每天一早他都将她要穿的衣服放在床边,她起来拿着就穿。

    那是她最美的时刻吧,她想,如同现在,虽然不算倾国倾城,却气质翩然。

    后来,后来怎么了?

    啊,她想起来了,后来有男孩子疯狂的追她,他就气呼呼的每天给她穿不好看的衣服,到了晚上,他再将她剥光,换上好看的衣服,再剥一边。那个时候真是天真纯朴,幼稚可爱啊!

    “往事不可追!”黎络笑着将脖子从他手下移开。

    事实上,她是害怕这样的欧少君的,真怕她的脖子就这样在他手上折了。尽管欧少君深沉的时候不比高离越,可她却不怕高离越,大概是因为她心里明白高离越不会伤害她吧。

    “走吧。”欧少君解开安全带,下车。

    黎络跟上,两个人被请进了会场。

    欧少君自然不必说,在这种场合混得如鱼得水,很快就和那些企业家和官员打成一片,端着酒杯谈笑风生。他本就年轻有为,加上善于言辞,很快就成为人群的中心。

    而黎络,在外围看着,惊叹,欧少君,是真的不一样了!

    她端着一杯果汁躲得远远的,不想融入这喧哗的场景当中,走到阳台便推门出去了。坐在阳台的长椅上,她仔细思量着这十天来欧少君对她的好。

    她低叹,不知其中几分真,几分假!

    她向来是个矛盾的人,如果欧少君真心待她,她的利用会伤害他,她不忍心,可如果是假的,那也太能以假乱真了!

    “哟,这不是黎小姐吗?”有年轻的女孩出来,发现了她,口气嘲讽:“黎小姐可是我见过最厉害的女人了,喂,你们快来看,黎络在这里。”

    黎络茫然,怎么自己就成了围观的对象。她无心惹事,正要起身离开,门口已经被赶来看热闹的女孩们堵了,她走不进去。

    “黎小姐这是要去哪里呀?”来人中一个穿着粉绿长裙的女孩伸手推了她一把,她坐回到椅子上去。

    黎络看着一群女孩嘲讽阴戾的脸上,暗道不好,这狗血要再一次在自己身上上演了。奈何只隔了一层玻璃,欧少君被才俊们围绕在中间,根本发现不了她的处境。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黎络拉了拉自己稍显凌乱的白裙,尽量让自己不那么狼狈。

    有女孩双手抱臂,阴笑:“我们,我们来看看你这个女人到底有多大的能耐,不过如此嘛,我还以为是什么绝色倾城呢?”

    黎络向来习惯了别人对自己的外貌不感冒,不管和欧少君在一起,还是和高离越在一起,这种待遇,她都遭遇过的。

    “的确不是什么绝色倾城,不过,我自认为不丑。”她自信满满,昂着头。

    “我看是丑得不行,当然,说的是你的人格,黎络,你可真不要脸的啊,姿色平平,还敢在高检和欧官之间纠缠不清,真当自己是什么大美人啊?”终于,话题被扯开了。

    黎络变了脸色,狠狠的瞪了说话的女孩一眼:“那也得有这个本事!”

    被瞪了的女孩闪躲了一下,她的眼神的确厉害,但还是不依不饶:“勾人的本事吗,看来黎小姐你某方面本事的确好,不然那么优秀两个男人怎么会都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呢?”

    黎络咬牙,保持着微笑:“勾人的本事也算本事,你若有本事,自可去试试!”

    “你说什么?”终于那女孩动怒了,伸手揪住黎络的裙子开始扯:“既然那么下贱,也别穿这一层薄纱了,你那么了不起,干脆裸着身子把这里所有有才有干的男人都勾到你床上去才叫本事。”

    黎络认得动手的女孩,是主办方的千金,果然有几分底气,她护住自己的裙子,伸手推开女孩。

    女孩对周围的人喊:“你们干什么看着,来,让我们看看她下贱的身子多勾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