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情陷检察官

他是她的刻骨铭心

    黎络感冒好了之后,再也没见过高离越和欧少君,就好像她的生活里从来不曾出现过这两个人似的,而她的情绪也没有一点变化。

    那是一场梦,无数多个夜晚里,她这样告诉自己,只是,好沉长的梦。

    春节一过,天气回暖,她坐在自己房间里的飘窗上也一点不觉得冰凉。现下,她要思考的问题不是怎么面对欧少君,也不是什么时候才能真的陪高离越回家见家长,她想的是,如果明天不穿大衣会不会冷。

    黎络觉得这个问题很重要,于是回到衣柜前,拉开衣柜看了看,有什么衣服好看又保暖。她想,她二十六岁了,总要打扮自己,吸引男士,早点告别单身的。

    黎络看着满衣柜的薄衣服发愁,什么时候起,她能穿的衣服这样少,看来要去逛街了。她完全忘记了,她有三季的衣服,几乎全部在高离越家。

    这段时间,她过得跟没事儿人一般,也刻意不去见苏荷,她一直想,一个人挺好的。过年期间,苏荷也曾来携方非凡来黎家拜年,可真不巧呀,那一天她出去有点事,没见上。

    高离越坐在车里,用手撑着下颚,看着那个女人从楼道里走出来,脸上带着浅笑,说明她心情很愉悦,很自然的在路上招手拦下一辆出租车,然后钻进去,走了。

    高离越换了车,不再是笨重的黑色q7,而是骚包的红色x4。他有的时候觉得自己真矛盾,春节之后,他几乎每天都在她楼下看着她进进出出,生活有序,换车是不想她认出自己的车,可骚包不是他性格,红色x4向来很吸引女孩子目光的。

    他就是这样,不想她认出他来,又希望她能给他一点注意力。

    高离越失笑,嘴角苦涩不已,发动车子离开。

    两个月了,他一直不主动出现在她面前,他给她时间调整情绪,等她调整好了,回自动回到他的身边。他想,就算她别扭的脑子里胡思乱想,只要她回来拿行李都行,他都绑住她不让她走。

    可是,没有,她就那样,重新开始生活了!

    高离越心里并没有多少不高兴,他了解黎络,能让她若无其事的,将他们之间的所有藏在心里最角落处,那说明,她爱他入骨,所以他也成了她的刻骨铭心。

    只是,这个小别扭她不自知罢了。

    两个月了,欧少君也不曾有行动,高离越更肯定了自己心里猜疑的一件事,所以他要做的就是等。

    黎络买了几套衣服,还顺便给父母也添置了一些春装,然后回家蹭饭去。

    黎妈妈和黎爸爸很开心的试了衣服,直夸女儿长大了,懂事了。待黎络午饭后回房间休息,两人开始在客厅咬起耳朵担心起来。

    “她这样真的好吗?”黎爸爸疑惑的看着女儿紧闭的房门。

    “有什么不好的,你看她以前什么时候想得起孝顺咱们,经历了那么多事懂事了也好。”黎妈妈不咸不淡的说着。

    黎爸爸却是摇头:“我担心她会承受不了!”

    “哼,我看她承受能力挺强,你担心什么,反正我已经交给高离越了。”黎妈妈说得风轻云淡,就跟黎络不是她亲生一般。

    黎爸爸蹙眉:“是不是该找高离越谈谈,他要和欧少君耍心眼儿也没必要把络络拉下水,络络那个性子,指不定折腾个大半年,你真忍心看着她……”

    “有什么不忍心的。”黎妈妈翻了个白眼:“我很同意高离越的做法,你难道不了解自己的女儿,她是那种不撞南墙就会回头的人吗,她有时候撞了南墙都不知道回头,老黎,你要是真的希望她能找到幸福,就该放手,我是看准了,这辈子,能收拾她的也就高离越了,看着吧,之后有她受的。”

    黎爸爸愕然:“我和络络的想法一样,她是你捡回来的。”

    “黎新民,你再说一句试试!”

    黎爸爸‘嗷’的一声躲得远远的,他想,爱情有那么多样子,并非一定要折磨得死去活来,如我这样无限包容也不可为不美丽。

    黎络没有想到的,时隔那么久,真的是好久,她还会见到高离越。法制报告会,她捻起与会人员名单,第一个名字就是他的。

    又是法治报告会呀,只是这一次提前准备了,所以一点不慌乱。所以,高离越,这一次见你,我也提前准备好了,我不会慌乱的。

    当一众领导走进会议室时,黎络失落的发现,高离越没有来,他的位子空着,摆上的只是写着他名字的牌子。

    “怎么了,你每天都能见到你家高离越,还愁这么一会儿见不着?”小敏低声调侃她。

    黎络抱之以浅笑,你看,他们分开两个月了,她身边的人都没看出端倪来,她没有他一样过得很好。

    报告会结束后,依旧是饭局,黎络恹恹的,说自己身体不舒服,请了个假回家。黎络并不知道,那个饭局高离越是参加的,他知道院里有个同事仗着自己年长,最爱劝年轻女孩子的酒,也是爱对女人动手动脚,所以他忙完就赶了过来。

    他到了酒店,包间没有黎络的影子,他问了问任主任,任主任告诉他黎络请假离开了。

    “你们吵架了?”任主任好奇的问:“上午你不来她也不知道,这会儿她走你也不知道?”

    “嗯。”高离越浅笑着应了一声。

    任主任摇头:“你们年轻人谈个恋爱,不闹矛盾就浑身不自在。”

    高离越没说多,心想,黎络呀,你倒是会装得生活无恙!但是,你要是真的无恙才好!

    高离越端起酒杯,来者不拒,有时候他面前有六七只端着酒杯的手,他都数着尽数喝了。他的同事知道他素日里傲慢不爱喝酒,这会儿抓住机会,拼命拾掇人去敬他。

    高离越酒量浅加上酒精过敏,醉倒的前一刻在心里苦涩的想,络络,我快要死了,你怎么还不来?

    酒醉的感觉就像溺水,他拼命想找他的水。

    “络络……”他低呼,然后趴下。

    “高离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