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情陷检察官

你的衣裳我在穿

    黎络起来的时候,手边只有一件高离越的黑色衬衣,她暼了一眼,想要起来自己拿衣服穿,可高离越那变态没关窗帘,很明显是为了逼她就范!她只好拿起他的衬衣穿上,她才不会满足某人的恶趣味呢,下床关窗,拉开衣柜。

    黎络伸手,正要出衣服来换,却突然愣了愣,将伸出的手收回。如果是他想要的,就给吧,只要他喜欢,她乐意讨好于他!

    你的衣裳我在穿,是怎样的缠绵悱恻,哪怕只是短暂的温存,也足矣动情一生。

    一情动,一瞬定一生!

    黎络笑了笑,走进浴室站在镜子前,她发现黑衬衣比白衬衣更充满神秘的诱惑。如果若隐若现勾人心魄的话,那么若有似无便能激发人们探索的欲望。

    傲立的双峰隐在黑色里面,隐约可见的轮廓,忍得人想扒开来看个究竟,衬衣的下摆刚好包裹住挺翘的臀,笔直匀称的双腿被衬得更加白皙。

    她自己都看得脸红不已,何况心中有她的高离越!

    黎络将长发撩到身后,出了卧室,在厨房找到高离越。高离越背对着她,正认真的洗碗,看似心无旁骛。

    黎络就这样倚在门边欣赏,怎么有人连背影都这样迷人?他突然出声:“看够了就过来!”

    黎络瘪嘴,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他:“你怎么知道我来了?”

    “你的脚步声!”高离越提醒。

    黎络松开他,撑着橱柜看他:“你能不能稍微笨一点?”

    “也有丧失理智的时候。”高离越擦了手,擒住她的下巴,俯身亲吻她的双唇,低声问:“要见识失去理智的高检吗,嗯?”

    他意有所指,她便立马红了脸,他某些时候的确疯狂得忘乎所以,哪有理智可言。

    “呵……”他低笑一声,放开她,打量:“络络真是个妖精,我哪里敢保持理智清明!”

    多美的情话,她却忽略他眼里的火焰,嗤嗤的笑:“我要是妖精,那你就是吃人的老妖怪!”

    “我是吃人的老妖怪,我专吃你。”

    他伸手抓她,她笑着跑开,往客厅里跑,高离越大步追上去,两人在客厅里玩你跑我追的游戏,不亦乐乎。最终黎络筋疲力尽的被高离越拧过来,抱在怀里坐在沙发上,上下其手。

    “高离越,我,我有点疼!”黎络抓住胸口的衣服,抵不过身体传来的浪潮。

    “乖,不碰你,我抱你一会儿。”高离越拥着她,有点心疼。

    久不吃肉,加上她给了他惊喜,早上他有点没控制好力道,弄得她那里红肿,她疼他知道,可他停不下来,结束后又后悔自己太孟浪。他知道她腰上,背上还有他动情时留下的手指引子,他想帮她揉揉,谁知道她这样敏感,透过大腿上的裤子,他能感觉到她的温热潮湿。

    “敏感的小笨蛋!”他笑,抽出纸巾,想要帮她擦干净。

    “我自己来!”黎络羞涩的推开高离越,起身就往浴室跑去。

    高离越笑着跟上去,从衣柜找出她的贴身衣物和外套,打开门递进去给她。

    “我们去买些东西!”

    他不在的日子,她大多时候在外面吃饭,家里冰箱里很多东西已经放得太久,不能吃了,他们需要买一些生活用品。

    高离越叹息,以后怎么敢出差太久!

    黎络换上衣服,觉得奇怪,今天是周末,他干嘛给她拿了件白衬衣啊,她又不上班。不过聪明的女人知道,质疑高离越的后果很严重,所以他给她什么,她都只能乖乖穿上。

    黎络从浴室出来的时候,高离越也换好了衣服,他听见声响,转过身来。黎络就这样,看着他,愣在那里,彷佛天地万物都失去了颜色,只有他,光彩熠熠。

    他穿了白衬衣,她说的白衬衣!

    那白色的小立领衬衣让他看上去优雅而明媚,胸口衣兜上一小横黑色,袖口是黑色的鋯石纽扣,高贵典雅宛若王子。

    “看傻了?”他笑,拿出她的黑色风衣为她披上。

    黎络回神,不吝啬的夸赞:“好帅,高离越,你是我见过穿白衬衣最帅的人。”

    说话间,高离越取出一件款式和黎络差不多的风衣穿上,两人俨然情侣装扮。黎络心里暖暖的,她知道他拿白衬衣给她穿的用心良苦了,高离越,真是个闷骚男,不过,她喜欢!

    黎络的夸奖对高离越来说受用得很,他笑着走过来,捏了捏她的脸,低头作势要低头吻她。黎络闭上眼,抬起头迎接他温柔如水的吻。

    要说在情事上,黎络最喜欢他的吻,不管他的冲刺多么狂野,他的吻总是温柔绵长的,让她痴迷留恋。

    高离越看着小傻子的样子,轻笑着从兜里摸出一条项链,轻轻的为她戴上,然后抚摸着她白皙优美的颈项。

    黎络感觉到脖子上一凉,忙睁开眼睛。入眼是高离越毫无瑕疵的俊颜,他笑着趁她睁开眼那一瞬,亲吻她的眼睑。

    他很快放开她,她低头看见自己脖子上多了一条项链,一玫心型的坠子。斜斜的挂在链子上面,心的尖部直指她胸口心脏所在的位置,心的中间是空的,靠近左边的边沿上有两颗不大的钻石,闪闪发光。

    “好漂亮!”她抬头看着他,满脸惊喜。

    “你喜欢就好!”

    黎络见过类似的坠子,可大多都是只有一颗钻石的,这玫居然是两颗,她想,他的意思是不是将两个人都放在心上的意思。

    心里甜甜的,眼眶热热的,一直到了车上,她都看着他,在心里问:高离越,两颗钻石紧紧靠在一起是意味着永不分离吗?

    “怎么了?”高离越转过头看她。

    黎络摇摇头,坐在他车里想着关于车的话题,问:“上次说的车,还换吗?”

    她在心里祷告:不要换,不要换和简大妈一样的车!

    高离越看着她的脖子,笑得玩味:“没钱换车了!”

    黎络看着他颇为遗憾的表情,再看自己脖子上的项链,惊讶不已,一条项链而已,不会比一辆保时捷- panamera贵吧?她有点惶恐,虽然的确有些特别,但不至于吧!

    “逗你的,吓着了?”高离越大笑着捏她的脸。

    高某人面上不说,心里委屈极了,虽然他还不至于因此变得拮据,但她脖子上的东西的确保时捷- panamera贵一些。小丫头没眼光,那可是意大利知名珠宝设计师bily的最后一件作品,特别之处在于,心尖的角度经过精确的计算,正对心脏的入口处,而那颗心上不是两颗钻石,而是一颗完全对称的钻石。

    这个世界上必然有另一个你存在,如果你找到了,那就绑在一起吧,谁也不离开,直到地老天荒。

    这颗钻石还是他差任旭专门去意大利帮他拍回来的,任旭两周前就过去了,同时让高离越在这边帮他定一辆保时捷- panamera。钻石被华人拍走的事杂志都传疯了,她居然不知道,高某人除了挫败,没有其他心情。

    如果任旭知道自己辛苦拍回来,还在昨晚半夜送到机场高某人手里的钻石被鄙视了,他估计会喷血身亡。

    “吓死我了!”黎络松了一口气。

    高离越将车子停在停车场,狠狠的捏她的脸:“小没良心的,你就不能说没钱你养我?”

    “嗯……”黎络仔细打量他,点头:“的确长得像小白脸!”

    “活腻了!”高离越要动手收拾她,她打开车门就跑。

    高离越笑着下车,两步追上她,伸手握住她的手,搂上她的腰往前走。

    简秋坐在车子里看着渐渐远去的两人,整个人如遭雷击。高离越何时有过这样的笑容,何时这样温柔耐心的对女人说过话。

    不,这不是高离越,不可能是他,他,变了!

    如果说以前的他完美得如同一尊雕像,那么现在,雕像活了,亲切得好像他从不曾冷漠过一般!

    看着两个人都是一身黑衣,她笑得苦涩,谁说黎络配不上高离越,他们分明就是天生一对。原来,是否登对有时候也与外貌气质无关,只要他爱她,伸手将她拥进怀里,就没别的人更配他了。

    黎络脖子上的项链,那颗钻石,原来是他托人拍走了。高离越,你到底变成了怎样一个人,哪里来的那样大的财力物力,一掷千金。

    简秋忍住就要夺眶而出的眼泪,微微抬起头,握住方向盘的手,指节泛白。

    高离越,我不恨你不爱我,我恨,我苦苦守了你七年,以为你不懂爱人,却你原来会爱上别人,那么用心动情的爱着,我怎么可能不嫉妒!

    她得知他回来的消息,一大早就给他发信息,他视而不见,一个字不回。所以她去了他家,打听之下得知他并未回这里,于是忙完了来黎络这里碰运气,还没到就看见他开的q7与她反方向行驶,于是她赶忙在路口掉头跟上。

    苦笑,简秋重新发动车子离开。高离越够薄情,她知道自己穷追不舍也不会有结果,那么,就等他谈了主动找她吧,他总有顾及的人和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