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情陷检察官

提前回来了

    高离越回来的时候,黎络正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她脑子里全是高离越和简秋王对王的画面。要么,高某人像对待他的其他追求者一般,冷漠傲娇的将其视为空气,要么,两人执手相看泪眼。

    黎络想着觉得心烦,索性用被子将自己的脑袋全部盖住,闷死自己算了!

    高离越本来是不打算开灯的,可看见被子里的人还在动,发出类似悲鸣的声音,他还开了灯。后知后觉的黎络这才知道害怕,抓起手边的手机的掀开被子,警惕的看着床边的人。

    高离越看着她这个样子,赶路的疲惫一扫而空,他的小傻子总是有让他提神醒脑的效果!

    “你……”黎络放下手机,胡乱的抓了抓头发,下床:“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

    “嗯……”他笑着走过去,将她拥在怀里:“想你了!”

    想你了,想早点见到你,所以连夜赶了回来,连明天最后的结束仪式都缺席了。

    任何场合都能缺席,惟独你的人生不能!

    高离越放松自己,将脑袋放在黎络的肩头,感受着她柔软的身子,闻着她身上香香的味道,他闭上眼睛感受这一切真实的美好。他拉着她的一只手来到两人相拥之间的胸口处,用力压在那里,感受着他的心跳,那里的速度比平时快了许多。

    因为你在电话里无意流露忽冷忽热的小小疏离,因为怕你受委屈躲起来哭,因为知道只要心里有事就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所以想尽快回到你身边!

    不是怕你误会,就是怕你不开心,如果你不开心,我的心就是雨天!

    看,黎络,你手里握着我的最柔软的地方,你的一举一动都牵动我的情绪,所以,请你手下留情,请你无忧无虑,请你快乐无边。

    “我也,想你,高离越!”

    黎络回抱着高离越,感受着他身上带进来的冷空气,她尽然觉得鼻子酸酸的。也许是见到他方觉委屈,简秋将她逼急了,她都没想过要哭鼻子,可一靠进他的怀抱,所有憋屈都冲上了心头。

    黎络趁着高离越不察,悄悄的用手在高离越肩头拭去眼泪,然后轻轻将他推开,仔细打量着一周未见容颜。他脸上倦态全无,依旧是清爽干净,嘴角荡起一朵笑花,眼里写满相思,那模样,颠倒众生!

    “累不累,我帮你放水洗澡?”黎络突然看见他身后空空如也,问:“行李呢?”

    “不用管,明天再收拾。”

    高离越去了浴室,黎络还是去客厅找到了他的小皮箱,拉进来打开来整理。等她收拾完,高离越也就从浴室里出来了,看着她乖巧的将空皮相放进衣柜,他走过去从后背抱住了她。

    黎络感觉到自己脸上有他湿漉漉的头发滴下来的水,她回过身去,从他手里拿过毛巾。将高离越推到床边坐下,她跪在床上他身边帮他擦头发。

    “络络,这么晚不睡,是不是有心事?”时光静好,高离越的声音温柔低沉,好听之极。

    黎络不想他刚回来就说那些烦人的事,想了想,笑着说:“对,有心事等着你回来告诉你。”

    高离越抬起头,满眼期待的看着她,如果她问,他全部都告诉她。并且告诉她,这件事他会处理好,不会让她烦心,也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到她的。

    高离越伸手将黎络拉到自己腿上坐下,黎络咯咯的笑:“高离越,你放我下去,我有东西给你!”

    东西?高离越不懂了,什么东西,难道简秋那里还留了他什么东西?

    黎络重新回到衣柜前,拉开门,拿出那天她在商场给他买的针织衫,喜滋滋的蹭回他身边,在他光裸的上身上比划。

    “好看么,你试试?”

    高离越的心蓦然一沉,他知道简秋不可能不行动,小傻瓜为什么不向他诉说自己受的委屈呢,她在他面前仍旧要伪装坚强吗,他那么不值得她依靠吗?

    “什么,礼物?”高离越语气平平,似乎并不惊喜。

    黎络瘪嘴,有点失落:“圣诞不是快到了吗,不喜欢算了!”

    高离越赶忙拉住她的手,将衣服抢过去,那动作飞快,带着一点孩子气!她说礼物的时候,他心里一直不安稳,简秋的口才,歪曲事实也是可能的,他怕小傻子信了简秋给他定罪,送分手礼物!

    只要不是分手礼物,管他什么礼物,他都喜欢!

    高离越忘记了,黎络也是法律系毕业的,且口才与成绩都尚算优异。她大概是常常败在他手下,所以他真的当她是小傻子了!

    圣诞礼物,高离越心里喜悦,仔细看了看手里的衣服,是他的尺码,他喜欢的颜色,而且看上去也很衬他。看来,小傻子是专心的选了给他的礼物的,他想象着她在专柜认真挑选他的衣服的模样,不由心中一动。

    可高离越很快又将针织衫扔到一边,大晚上的,试什么衣服,反正穿了也是要脱的。礼物,对了,他出差回来也给她带了礼物呢,小迷糊没发现吗,那就先拆另一份礼物吧。

    高离越站起来,握着黎络的手,眼里的火烧得旺:“络络,我也带了礼物给你,来,拆了它!”

    黎络是最迷高离越情动时的模样的,那个时候他不清冷,不淡漠,热情如火。

    所以,痴迷的黎某人就这样傻傻的看着高离越,然后双手被他带动,来到他睡裤的腰上。睡裤是棉质的,腰上有一条从里面贯出来的细绳腰带,高离越精瘦,所以在上面系了结。

    高离越握着她的手,带动她解开了他的腰带,拆开了礼物。黎络的手不经意的触碰到某个已经迫不及待抬头的炙热坚硬的某物,惊醒过来。礼……物,他所说的礼物居然是他的那个!

    黎络气结,她可以选择不要吗,谁稀罕了呀!

    高离越的表情很明确的告诉她,拒绝,不可以,因为他饿了,现在要吃肉,不然脾气会不好,脾气不好的话,他会大口大口的吃肉,吃很多很多的肉!

    【下章没有肉,真的没有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