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大昏君

第265节:第135章 倒霉的新科状元郎

    搜索“”就能找到我们哦!http://www>

    第135章倒霉的新科状元郎

    看过牧淳风呈递上来的纸条,叶天的眼睛闪过一抹阴森摄人的寒芒,王八之气骤然迸发,便是苏子伦这等大内第一高手也不禁打了个寒颤。

    皇上,龙威日盛,也越来越圣明,大周必重现昔日的辉煌!

    牧淳风轻声禀报,“皇上,臣已加派人手前往昊天府一带。”[

    叶天道:“你办事,朕放心,老牧,你觉得这事该从何处着手?”

    “兵部。”牧淳风轻声回答,那批精良的武器装备是由械造坊制作,由兵部依照惯例调拨下发给各地的戍边军队。

    当然,还有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那便是派军队剿灭明月湖水贼,活捉水贼头领潘少辉等重要人员,从他们的口中撬出所需要的情报,然后顺藤摸瓜。

    不过,皇上似乎还没有动潘少辉这股水贼之意,这办法便不能使用。

    其实,追查那批武器装备的去向来源也不太难,各部门向下拨发任何东西,都必须记录存档,只要查阅兵部的存档备案,弄清楚近期向各地边军拨发的武器装备,再派人到边军驻地核查,抽丝剥茧,必能查出问题。

    叶天深以为然的点头,彩票发行之后,每月都有大把银子入库,手头不再那么紧张。

    虎门关械造监在开采硝矿的同时,更加大对铁矿的开采,对于自已的军队,叶天更舍得投入本钱,命械造监造出一批精良的武器装备,发批拨发下去,以更换士兵手中老式陈旧的武器装备。

    毕竟制作效率低,打造出来的粮良武器装备为数不多,只有两处地方的边军先期得到更换,查起来更加容易了。

    “调查一事,秘密进行,先不要打草惊蛇。”叶天的手指轻轻敲击案桌,微眯的眼睛闪现一抹阴森冷厉的寒芒,如果能早点查出来,他就借机发飚,把名单上那批□□污吏一并给拿下,杀一儆百。

    “臣遵旨。”牧淳风能够清晰的感受到皇上身上迸发出的森冷杀机,令他全身汗毛根根竖起,这一次,只怕又要掀起一场血雨腥风,掉脑袋的不知道有多少人。

    “皇上,吏部尚书刘正文大人求见。”门外传来小太监的禀报声。

    “宣。”叶天皱了下眉头,这吏部尚书会有啥事奏报?

    吏部尚书刘正文进来后,先行鞠躬行礼,之后奏报,“皇上,张家昨夜发生火灾,新科状元张学文夫妇丧生大火中。”

    依照往年的惯例,科考前三甲在没有任命之前,如果发生什么意外死掉,由排第二的榜眼顶替,依此类推,新科状元郎张学文这个倒霉蛋突然挂掉,他须禀报皇上定夺。

    “唔。”叶天漫应一声,说实话,对于这一届科考中举的考生,他根本不放在心上,这天下的读书人为了科考中举,闭门苦读,两耳不闻窗外事,虽说是满腹经伦,可读的却是死书,迂腐守旧,治理地方未必胜任。

    吏部管的是官员的任免晋降,他懒得过问,直接把中举的考生扔给吏部安排,没想到张学文这个新科状元这么倒霉,还没安排官职就挂掉了。

    “昨夜?火势大不大?”叶天担心的是大火把整条街的民房都烧毁,居民损失就大了,至于新科状元张学文,只能怪他命不好了。

    “回皇上话,臣也只是听说昨夜张家发生火灾,今早过去看了一下,所幸抢救及时,没有波及街坊,被焚毁的只是张学文夫妇的寝室。”

    没有波及街坊邻居,叶天点了点头,“唔,朕知道了,下去吧。”[

    “谢皇上,臣告退。”刘正文躬身退行,心里头却乐翻了天,皇上对此事反应冷淡,也就是说,由他全权处理了,又一个发财的机会呐,嘿嘿。

    御书房里只剩下牧淳风与苏子伦,凤霓裳跑黑衣卫官署看望姐姐去了,狗头军师卫无计的老妈病了,这家伙是个大孝子,叶天给他放了大假,并派赵太医过去给老太太诊治。

    好几天没溜到外边玩了,呆宫里闷得发慌呐,叶天挠了挠头,“老牧,去张家看看。”

    张府昨夜发生火灾,新科状元郎夫妇双双葬身火海一事,早已传遍皇城,人们都为这位大才子宛惜不已。

    张府内宅,断壁残垣,一派狼藉,张府的下人正在忙碌的收捡清理,外宅则是哭声震天,撕心裂肺,令人肝肠寸断。

    张学文的父亲张重山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清瘦的脸上爬满皱纹,更沾满了泪痕,在短短的一个月内,他偿尽了人间的大喜大悲。

    大儿子张学文十年苦读,参加科考,高中状元,全家还沉浸在欢庆与喜悦之际,昨夜却突然发生火灾,儿子与媳妇双双葬身火海。

    白发人送黑发人,若换一般人,早就倒下,张重山早年也见过大风大浪,他是一家之主,还有许多后事要处理,就算倒,也要等办完这些事后才能倒下。

    在他的指挥下,张府上下依然井然有序的运作,没有丝毫的慌乱,只不过,每人的脸上都写满无尽的哀伤。

    张府平时接待客人的大厅已经变成了灵堂,有法师正在为亡者颂念□□超渡,张家的眷属披麻戴孝,跪谢过来探望的客人。

    叶天命龙虎禁卫上前点了一柱香,递上礼金后,乘着混乱溜进内堂。

    张府的下人仍在清理内宅,昨夜幸好救火及时,仅张学文夫妇的寝房被焚毁大半。

    叶天在张家府内转悠了一圈,牧淳风的目光落在内宅的一片平地上,低声道:“公子,你看。”

    叶天循声望去,看到牧淳风所指的一小片平地上架放了一个木架,上面插有刀剑枪弓等兵器,远处还坚放了几个箭靶。

    唔,这是一个小型的练武场。

    叶天心中一动,低声问道:“老牧,你认为有问题?”

    牧淳风轻咳一声,呐嚅道:“公子,也许是属下疑心过重……”

    叶天剑眉一扬,沉声道:“说说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