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4 密室中的密室

    华明小时候从可以拿筷子的时候就开始练习拿针了,熟能生巧,当落针的时候杨青山一点感觉也没有,比自己的水平高了不知道有多少,银针旋转,杨青山经脉里的气都跟着旋转,完全掌控了杨青山的身体一样。

    杨青山故意苍白的脸色渐渐的红润了起来,全身发热,大汗淋漓,一副好身体的样子。

    华明微笑了起来,一根银针而已,杨青山尽然就很配合的治愈了,但是刚高兴了几秒钟,杨青山的脸色又苍白了,引来人群一阵嘘声。

    华明有不明白的眼神盯着杨青山,杨青山苦笑,眼神示意道:“没办法,这种装病是用药的。”

    “用药?没关系,我来把药逼出来。”

    华明一抬手,五根银针飞起,飞舞中的过程中,华明的身边的那些大叔冲向杨青山,七手八脚的把杨青山的花衬衫脱掉,露出结实的身材,在杨青山大眼瞪小眼的情况下,五根银针落在了杨青山的背上。

    杨青山发出了一声呻吟,汗流浃背,心想这孙子果然是厉害,差点就破功了,不过杨青山也狠心,一咬牙,硬是错乱了自己的穴道,斗转星移下,五根银针扎的穴道消失不见,华明之感觉到自己的气流失控,被杨青山吞噬了。

    “这个……”华明傻眼的望着杨青山:“你是高手。”

    “不是,巧合,再来。”杨青山眼神示意。

    “那好,再来。”华明发狠了,双手同时舞动,一整排的银针飞舞,杨青山仿佛是当初在给不吃鱼针灸一样,那种要死不死,要活也活不成的感觉涌上心头,眼珠子盯着银针乱转,痛苦的感觉到银针在自己的肌肤上扎下去。

    “出血了。”华亦然在旁边老神在在喝着茶,不冷不热的说道。

    华明脸色尴尬,听着四周的议论声,号称华佗后人,尽然针灸的时候还出血,这是奇耻大辱啊,可是为什么会出血?为什么?

    “因为你紧张了。”华亦然仿佛一名老师一样,轻飘飘的走来,看着杨青山的脸色说道:“越来越苍白了。”

    “恩?还要苍白?”杨青山瞪着眼睛望着华亦然,华亦然悄悄的含蓄的点点头,杨青山吐出一口血,脸色白的像是一张白纸一样。

    “针灸扎出血,看来脸色应该还会吐血。”华亦然不紧不慢的说道。

    “你妹啊。”

    杨青山眼睛充满血丝,一口血很配合的吐出来,心想华亦然估计还有什么话要说,干脆自己躺在地上装死好了,于是猛的站起来,全身乱颤,背上的五根银针和手臂上的一根银针一起带着血线飞出去,随后杨青山抬头,嘴里念念有词像是胡言乱语,最后轰的一声趴在了地上。

    “死了?不是?不可能啊,只是感冒发烧而已。”

    华明睁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针灸死了人,这简直就是给华佗后人丢人,而且感冒发烧治病死人,这可是血琳琳的医疗事故啊,要负法律责任的。

    “演戏就是演戏,没病也不会死掉。”

    华明有点神经质,蹲下来开始把脉,发现没有脉搏,彻底六神无主了,回头望着自己的那些大叔。

    大叔们都是华明的把保镖和秘书,都是不懂医术的,对于这种情况,职业的情况下应该带着少爷离开这里,但是四周人群那样多,活活把一个人整死了,那些拍照发微薄的手机,一切都太晚了。

    “死人了。”华亦然对着华明冰冷的说道,对着店员说道:“报警。”

    “等等。”华明突然想起来什么,大喊道:“没死,我有办法。”

    “呵呵,人都躺在这里了。”华亦然说道。

    华明不理会华亦然,蹲下来再次针灸,这次是下狠针,手法完全变得凶猛异常。

    杨青山闭着眼睛进入到龟息状态,真的如死人一般,更加准确的说是没有存在感,如果不是在群人中表演这一段,估计就会像是走在大街上,一点点的消失不见。

    此时杨青山感觉着华明的针法,发现相当的高明,不由得默默的记了下来。

    “怎么还不行?”华明苦恼道,但是对着人群却笑道:“人没死,只是休克了而已。你看,还是有呼吸的。”

    “恩恩,看到了,小兄弟赶快,休克时间长了就真的死了。”人群很敷衍的回应着华明。

    “是是是。”华明点头如捣蒜,针灸的没停。

    半个小时后,杨青山都无语了,因为华明针灸来针灸去就那么几个手法,短短半个小时杨青山就学会了,随后又睁开眼睛,奄奄一息的望着华明,有气无力的张张嘴,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

    “还是我来。”华亦然挥挥手要赶走华明。

    “不,我能救活。”华明满头是汗,固执的继续给杨青山针灸。

    “我去……”人群开始喝倒彩。

    华明放弃了,因为杨青山依然是那副要死不活的样子,站起身来求助的望着华亦然。

    “你也是中医,你看看这是怎么了?”华明说道。

    “嫩。”华亦然嗤之以鼻,对着人群双手抱拳的说道:“老夫才是华佗后人,祖传的拯救之法。”

    说罢,华亦然就拿出了自己的银针,等杨青山身上华明的银针被去除之后才慢悠悠的针灸,而且是一阵见效,真正的童叟无欺,乐的华亦然眉毛飞扬,而旁边的华明傻眼了,再他专业的目光下一眼就看出华亦然的一针太随便,怎么杨青山就面色红润了呢?

    咳咳!

    突出两口黑色的鲜血,杨青山没事人一样的站起来,全身冒着热气像是在蒸桑拿。

    “好了,小小的感冒发烧而已,出一身汗就行了。”华亦然很满意杨青山的表演,对着杨青山呵呵一笑,对着华明嘿嘿一笑,对着人群哈哈一笑,越来越大声,而华明的脸色越来越黑。

    “感情你们是一伙的。”华明咬牙切齿的说道。

    “小子。”一个京城来看病的大爷对着华明不屑道:“网上新闻那样多,杨青山杨神医的照片都满天飞,你都没见过就干来砸场子,我去……”

    “你你你……”华明指着杨青山哆嗦的说道:“你就是杨青山?”

    “正是小弟。”杨青山一边穿衣服,一边得瑟的说道:“还一手华佗五行针,果然是祖传的。”

    “啊!你偷学五行针。”华明大叫道。

    “废话,要是我在你身上不断的来来去去就那几个手法,你也学会几招好不好,没学全就不要出来砸场子,南洋市高手如云,你……”杨青山对着华明不屑道:“太嫩。”

    “噗……”

    华明被杨青山说嫩说的大吐一口血,被自己的秘书和保镖抱住,二话不收就撤退了。

    “散了,有病的看病,没病的慢点强身健体的药方。”华亦然对着人群呵呵笑道。

    “华老,长本事了,一针见效啊。”一些老顾客调侃道。

    “去去去,录像呢。”华亦然不好意思的说道,对着远处一个手机嫣然一笑:“我真的是华佗后人,五行针我也会。”

    “哈哈……”大家都大笑起来,开始个忙的了。

    人群散去,华亦然面沉似水,脸色很严肃的拉着杨青山去了后面仓库的密室你,而且还把秘书关了起来,让杨青山一头雾水。

    “怎么了?这样严肃?”杨青山坐下来问道。

    “起来,起来。”

    华亦然把杨青山从椅子上赶走,伸手在椅子后面的墙壁那摸了一下,在杨青山疑惑的时候听到咔嚓一声,杨青山身后的一面墙壁缓缓而开,里面黑洞洞的,有种幽深的感觉。

    华亦然从所未有的严肃,对着杨青山正色道:“跟我来。”

    杨青山哦了一声,举步跟了进去,而身后的门缓缓的又关闭。

    华亦然脚步沉重的往前走,突然向下,尽然有楼梯,杨青山双目如电无所谓,但是前面的华亦然却是因为轻车熟路也走得很稳当。

    几分钟后,杨青山被华亦然带进了一个点着油灯的大堂里,杨青山随意环顾四周,没想到这华佗堂的密室里还隐藏着一个更深的密室,不由的感叹华亦然不愧是老爷子选中的药童,但是杨青山的目光被一尊石雕像吸引的时候,杨青山愣住了。

    “祖先在上,后人在这里跪拜了。”

    华亦然对着石雕像大声的喊道,眼眶范磊,咕咚一声跪倒在地。

    “华佗?”杨青山盯着石雕像沉吟着,随后目光看向下面,一片片的小墓碑,不用想也知道这些都是华佗的后人,最后杨青山目光锁定在了华亦然身上,久久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华亦然跪拜完成之后,一转身,依然跪在地上,抬头眼泪汪汪的望着杨青山。

    杨青山退后一步,躲不开的情况下坦然自若的抬头望着天花板。

    “杨青山!”

    “啊?”

    杨青山低头望着对着自己大吼大叫的华亦然。

    “把华明的五行针传授给我。”

    “好啊,就这事啊,也不必这样浓重。”杨青山苦笑道。

    “不,祖先华佗一身最大的依仗就是针灸之术五行针,可惜这条针法失传了不知道多少个几百年,而我华亦然只会一种,那个华明一定是北方华佗后人,他会一种,你传授给我,我就会两种五行针了,这是决定谁才是真正的华佗后人的凭证。”

    “原来如此。”杨青山一脸哥哥懂了的表情,对着华亦然打出一道灵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