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 被俘虏了

    囚徒释放出自己大成期强大的神识,如滚雷一般,落在了禁制上,让禁制激荡起涟漪,向着外面扩散,不知道有多远,但是杨青山可以感觉到,那是一股强大的力量,神识蔓延到了不知道多远的地方。

    这个世界有多大神识就会扩散到多大,但是这个世界无穷无尽,神识却是有限制的。

    “怎么办?”

    杨青山全身僵硬,盯着手里的水壶,唯一能动的地方就是眼珠子,转动间,杨青山看见远处飞来囚徒,他在破坏禁制,从杨青山身边飞过的时候,杨青山看到的是苍老仿佛会随时会死一样的囚徒,神识是大成期,但是修为却消耗到筑基期。

    “行了吗?不行,在等等。”

    杨青山眼珠子转动到了水壶上,等待着时机。

    囚徒再次和杨青山擦身而过,杨青山听到了老人垂死挣扎的声音,杨青山笑了。

    嗖!

    手中的水壶消失不见,杨青山利用自己的神识把水壶送进了自己的脑海之中。

    神识凝固成杨青山,站在丹田天雷的地方,望着手里的水壶,杨青山很想现在就捏碎水壶,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但是不管用多大的力量,水壶安然无恙,杨青山带着水壶来到了神龙纲目的面前。

    在无数张神奇的纸页面前,水壶发出了七种颜色的光芒,射出去,在无数张纸页中寻找着。

    杨青山看见,纸页的颜色里不知道何时多出了两种颜色,那是一黑一白的颜色,隐藏在无数纸页之中。

    水壶自动飞行了过去,杨青山悄悄的跟了上去。

    黑白色的纸页有两张,当水壶一靠近的一瞬间,就爆发出生命力和死寂一般的力量,让杨青山生不如死的倒在了地上,很委屈的望着水壶这两股相对的力量里融化,一滴滴的液体仿佛大坝决堤,化为七种颜色的波涛,瞬间淹没了杨青山的神识大海。

    轰隆隆……

    雷声出现,更准确的说是水壶融化出的其色流光的海洋在翻滚。

    杨青山站立在气色的海面上,遥望着偏偏在海面上的纸页,他们依然竖立的在海面上,而水壶彻底消失。

    “这不是真的。”

    杨青山心中疑惑,他不敢相信神农门的镇门之宝就这样被自己得到手,但是自己只看到海洋,除此之外什么都没看见。

    杨青山一转身,他感觉到海洋发生了变化,出现了七个巨大的漩涡,在吞噬着自己的一切。

    “不,这是要我死吗?”

    杨青山紧张的望着海面上的七个巨大的漩涡,望着他们一边旋转,而七种颜色的大海一边的缩小,随后出现在杨青山眼前的尽然是七种颜色的瓦片。

    “瓦片?”

    杨青山一一捡了起来,迷惑的望着瓦片。

    瓦片仿佛琉璃一般,让杨青山想起了息壤,根据神农纲目上的距离,手中的瓦片加了做息壤琉璃瓦,是以息壤为主材料的炼化锻造的瓦片,是神农纲目上的主要瓦片。

    “靠,得到七块瓦片。”

    杨青山郁闷极了,尝试着用滴血认主。

    失败。

    尝试着用自己的神识炼化。

    失败。

    尝试着出触动天雷,让天雷击打在瓦片上。

    成功。

    七块瓦片仿佛受到重击,出现几个幻影。

    “出来了?”

    “多少年了,我们终于等到了下界的继承者。”

    “是啊。”

    七块瓦片出现的幻影渐渐的凝聚成人影,道骨仙风,身穿着七彩流光的道袍,面露慈祥的望着杨青山,议论纷纷。

    “蕴藏天雷,上天给的灵根。是师尊给的吗?”

    “师尊没那么好心,我们当年修练的时候,只要犯错,就饿一百年不给饭吃。”

    “狠心的人,临走的时候还把我留在了人间。”

    “那就是上天的一次意外,看来传说是真的。”

    “可惜,修为太低,如果是在大成期的时候得到宝塔,这小子应该可以帮忙。”

    “可惜啊。”

    “可惜啊。”

    “可惜啊。”

    杨青山无语的望着七个人影议论纷纷,每一句都是在议论自己,但是偏偏不和自己说话,包围了自己,各说各的,各种感叹,一句话,自己太弱,他们很失望。

    “走。”

    “恩,该走了。”

    “小子。”

    “啊?”杨青山惊喜万分,对方终于和自己说话了。

    “我们走啦。一切都靠你自己了。”

    “哈哈……”

    杨青山傻眼了,对方七个人留下一句保重就走了,穿过自己的脑海消失不见。

    望着七块瓦片,杨青山一万个想不通,但是自己好像进入了凝神期,神识强大了好几倍,估计到了凝神巅峰的神识,因为修为的不高限制了继续增长。

    “呵呵……累死我了。”杨青山听见外面囚徒回来了,赶紧睁开眼睛。

    “前辈。”

    “恩,禁制破坏了大半,需要补充一点水。”

    囚徒苍老的望着杨青山,发现杨青山手里的水壶不见了,不由得一愣。

    “水壶呢?”

    “……”杨青山盯着囚徒,眼神里满是委屈。

    “哼,说。”囚徒眼神一瞪,神识解除了杨青山的禁制。

    “没了。”

    “你藏在哪里?”

    “自己就没了,不相信的话你自己检查啊。”杨青山摊开双手,脸上要多委屈就多委屈。

    囚徒很不相信杨青山,要死的眼珠子上下乱翻的打量着杨青山,神识扫了一遍又一遍,什么都没发现,也是心中疑惑,因为杨青山是被自己强大的神识禁制住的,除了大成期的可以解救之外,谁也不行,杨青山是怎么把水壶丢了的。

    “你进来的时候是一个人吗?”

    “两个,还有我未来老婆。”

    “哦?我们出去,去找你未来老婆。”囚徒疑心重重的说道。

    “但是不是出不去吗?”杨青山问道。

    “找到出口了,就在刚才,我破坏了大量禁制之后,一道亮光从外面射进来。走,呵呵,水壶没了,怎么可能呢?”囚徒阴狠的说道,在杨青山身上留下了几道强大的禁制。

    杨青山虽然可以行动自如,但是却不能战斗,仿佛一个普通人一般。

    “找我未来老婆?”

    杨青山心中一愣,可不想把踹一脚卷进危险当中,当下就想把体内漩涡里吞噬的那些字符力量通通都推向囚徒,那股力量有多大杨青山不知道,但是杨青山知道,这股力量绝对可以破开囚徒在自己身上设下的禁制。

    “现在就干死他。”

    杨青山心里想着,但是囚徒转过身来,望着自己,用一种前辈的目光说道:“离开这个沙漠我就可以恢复一定修为,虽然不会完全恢复,但是凝神期还是可以的,小子,不要动歪点子。”

    “放心,小弟我不会乱来的。”杨青山不动声色的收回了手。

    囚徒一摆手,一股旋风卷着杨青山就瞬间来到一处亮光的地方,嗖的一下飞出,而这个光柱的陷阱也消失不见。

    杨青山看见了陈嘉宜,陈嘉宜被囚徒设下了禁制,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快到杨青山都没看清楚,苦笑的望着一脸不知道发生什么的陈嘉宜。

    陈嘉宜用了半天的时间才解决掉一个光柱,就来到杨青山这里等待,但是刚到地方就看见光柱消失不见,两道人影出现,以为是杨青山,刚要冷言几句,就被囚徒出手如电的用神识禁锢了自己,随后傻眼的望着很无辜的杨青山。

    “怎么回事?这位前辈是谁?”陈嘉宜疑惑的问道,很小心的和囚徒保持距离。

    “这位是囚徒前辈,被困在刚才的光柱里十六万年。”杨青山一本正经的介绍道。

    “十六万年……”

    陈嘉宜有些傻眼的望着正在深呼吸的囚徒,看着他苍老的外表一点点的恢复到青春,一个美少男的摸样,一张淡定的脸带着阳光般的笑容。

    “女娃娃是阴火灵根,身上尸气很重,是古墓门还是阴尸门的后人。”囚徒微笑道,一双眼睛贪婪的望着冷艳的陈嘉宜,十六万年没那个了,一出来就见到美女,内心的小火苗剧烈的燃烧起来。

    “古墓门。”陈嘉宜见多了囚徒这样**一样的眼睛,冷冷的说道,又退后了两步。

    “哈哈……古墓门,好。”囚徒大笑起来,伸出手说道:“十六万年前有人传说,古墓门是最后一个到蓝水福地做客的人,是你祖师,有没有留下什么?”

    “有一张地图。”陈嘉宜说道,毫不犹豫的拿出石板的地图,一个筑基期的人是不可能在这大成期神识的人的面前耍任何花样的,除了胆大包天的杨青山。

    “好。我很满意。”囚徒拿来地图,仔细的端详了一下就知道地图的真假,脸上的微笑变成了得意。

    “到底是怎么回事?”陈嘉宜传音问杨青山。

    杨青山一张苦瓜脸,绘声绘色,添油加醋,除了七块瓦片的事之外,通通的告诉了陈嘉宜,希望陈嘉宜心疼一下自己,结果看到的是陈嘉宜一个风情万种的大白眼。

    “走,直接去秘锁。”囚徒看完地图之后冷冷的说道:“你们两个不能离开我一里之外。”

    “得,被俘虏了。”杨青山可怜巴巴的对着陈嘉宜说道,同病相怜的顺势拉着陈嘉宜的小手,希望找点安全感,但是被陈嘉宜狠狠瞪了一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