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 乖,哥哥给你看病

    杨青山被陆瑶狠狠鄙视,心中万念俱灰,但是信念坚强,暗运大禹诀,拿着银针在眼镜的穴道上快速的扎了下去,一针见效,眼镜的手指头尽然动了一下。

    “咦?”陆瑶哆嗦了一下,自己都感觉到疼,盯着眼镜还在动的手指头,第一次觉得杨青山是天才,就是自恋了点,还是要鄙视。

    “恩,有阻塞。”杨青山闭着眼睛,沉声说道。

    “阻塞?杨小弟的医术难道是古代流传下来的?”张院长一进门就笑道。

    “张院长。”杨青山放下手。

    “你继续,刚才就看见你扎针,手法没错,快而准,一针见效,颇有古风的味道。”张院长赞许的说道:“我真想认识一下你的老师。”

    “我老师他才去世。”杨青山忧伤的说道。

    “啊,对不起,我不知道。”

    “没关系,张院长怎么对经脉阻塞这样惊讶,难道医生不知道经脉阻塞吗?”杨青山说道。

    “医院的任何一个设备都检查不出经脉堵塞,但是我们华夏国自古流传的中医却知道经脉堵塞,但是现在懂经脉的人不多了,杨小弟,我没有想到你除了有神秘的丹药,还会穴道针灸之术,哈哈,我们华夏国的医术并没有完全的失传,来,我们来好好探讨一下,到我的办公室去。”

    “探讨人生吗?哥哥是高手。”杨青山故意正经的说道,结果张院长听不懂,还很认真的点头,杨青山郁闷的被拉走了。

    “活该。”陆瑶幸灾乐祸的说道,和王小倪聊天去了。

    杨青山所用的银针是老爷子留下来的,杨青山在几天的时间里学习了一些医术,沉迷于用银针扎几下就可以治病救人的神奇,于是在去看望眼镜的时候就顺手带上了,并要尝试着给眼镜扎几针,结果被张院长逮到,一起在办公室里探讨人生的真谛。

    当杨青山离开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陆瑶早就睡着了,杨青山是背着耍赖的陆瑶去了她家,被陆瑶的母亲狠狠的瞪了几眼才逃出生天,心想这误会太大了。

    回到不吃鱼的沙滩,杨青山疲倦的要去冲个凉,结果打开浴室就看见浴室帘子后面一道妙曼的身影在淋浴,杨青山屏住呼吸,仔细的观望,这道身影还真是意外的让人血脉膨胀,虽然帘子被水汽给模糊了,但是这美妙的身影却依然是前凸后翘。

    杨青山下面有反应了,想帘子后面的应该是女扮男装的不吃鱼,这下可有的玩了。

    现在就揭穿不吃鱼的身份太没意思,杨青山故意的很随性,哼着小调脱了裤子坐在马桶上。

    “谁?”淋浴停了,不吃鱼谨慎的用浴巾包裹住自己,对着外面阴沉的问道。

    “小弟杨青山,正在上大号,不吃鱼兄你继续淋浴,呵呵。”杨青山很平静的说道,在马桶后面拿了一份报纸,很夸张的哗啦一下打开,看着娱乐版的新闻。

    “上大号可不可以快点。”不吃鱼不敢乱动,郁闷的说道。

    “哥哥上大号是种享受,半个小时,不吃鱼兄要是觉得时间太长了点,你可以快一点,这样就闻不到臭味了。”杨青山没心没肺的说道,哼着爱情买卖。

    “你……”不吃鱼气的脸色苍白如血,但是又不敢说什么,毕竟现在是光着身子的,偷瞄一下外面栏杆上挂着的纱布,心里一万个焦急,生怕被杨青山看见。

    “好香的纱布啊,什么牌子?”杨青山放下报纸,像是知道不吃鱼在担心什么,抬眼看见纱布,伸手就把栏杆上的纱布拿在手里,一阵女人香扑面而来,钻进鼻子里,杨青山气血上流,感叹的说道。

    “香奈儿。”不吃鱼苦闷的说道。

    “不吃鱼,不是哥哥说你,一个大男人用神马香奈儿,这纱布到底是干什么的?不会是……”

    “是什么?”

    “是……”

    “别想歪了。”

    “是……我脑子里想的就是不吃鱼兄你脑子里想的,你在想什么?”杨青山狡猾的说道。

    “呵呵,小弟能想什么呢。”不吃鱼尴尬的说道,难道说是用来裹胸的?

    “哈哈!看,新闻你说现在女明星都喜欢留短发,玩女扮男装,啧啧,真有个性。”杨青山又拿起报纸,很夸张的说道。

    “报纸上说的都是假的,白痴。”不吃鱼说道。

    “是哦,还是不吃鱼兄有经验,以后我们多交流交流,我总是被人骗,哥太纯洁了。”

    “我能有什么经验,倒是你能不能快点,你现在不是住自己的家里,是我家,要遵守我家的规定。”不吃鱼有些生气了,翻着白眼冷冷的说道。

    “对不起,但是这大号小号的怎么控制呢?人有三急,不吃鱼兄要体谅一下。”杨青山嘿嘿偷笑,一本正经很为难的说道。

    “那好,我先走。”不吃鱼豁出去了,决定要用最快的速度冲出去,把身上的浴巾裹紧了,刚拉来帘子就听见马桶冲水的声音,不吃鱼哗啦又把帘子拉起,躲在了后面。

    “好爽,咦?你刚才是洗完了要擦身子吗?”杨青山故意疑惑道,一只手在穿裤子,另一只手要拉开帘子。

    “谁说的,刚才是在拿东西,我还要泡澡。”不吃鱼紧张的望着帘子上引出的手。

    “那你慢慢洗,洗完了告诉我一声,哥哥也要洗。”杨青山坏笑着收回了手,随口说道,转身,一边哼着“我爱洗澡,噢噢噢噢。”一边离开了浴室。

    不吃鱼长出一口气,暗自怪自己当初怎么就忍气吞声的让杨青山搬来住,这下好了,差点就穿帮,洗个澡都麻烦,郁闷了半天,竖着耳朵偷听外面的动静,许久之后不吃鱼才小心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心也稳定了下来。

    杨青山在自己的房间里摆开几十根银针,眯着眼睛运气,用气控制着银针上下飞舞,练习着神农纲目里关于银针的用法,半个小时后,杨青山带着银针敲打着不吃鱼的房门。

    “谁?咳咳~”不吃鱼正在练功,听到敲门声就知道是杨青山,破了音的问道。

    “睡了吗?我是杨青山啊。”

    “干什么?”

    “给你打声招呼,明天我给你针灸,帮你疗伤。”

    “明天再说啊,现在我睡了。”

    “哦,不打扰你了。”

    杨青山坏笑着回了自己的房间,但是并没有去睡,而是拿了不少药材,开始炼制金创露。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不吃鱼郁闷的睁开眼睛,裹紧身上的毯子望着一脸坏笑的杨青山。

    “你怎么进入我的房间的?”

    “窗户是开着的,我们开始。”

    “开始什么?”不吃鱼惊慌道。

    “我在老爷子给的衣钵里研究了一下,你的旧伤不用化骨丹也可以,哥哥先给你把脉,然后在针灸,应该可以。”杨青山很认真的说道。

    “真的?”不吃鱼挑着眉毛说道。

    “真的。”杨青山有些心虚的说道,望着不吃鱼的细眉,觉得很美,不由得看呆了。

    “看什么?”不吃鱼歪着头问道。

    “没什么。有虫子。”

    “啊!”

    “呵呵,骗你的,一个大男人还怕虫子。”杨青山鄙视道,坐在床边等着不吃鱼起床。

    “咳咳,我还要在睡一会。你先去……看下沙滩上的大自然生态,这时间应该是晨跑的时候,呵呵,男人嘛,你懂的。”不吃鱼不敢说你在这我怎么起床,只好转移目标的说道。

    “透过窗户依然看的清楚。”杨青山从乾坤戒里拿出一个地摊货的望远镜,透过窗户望去。

    不吃鱼服了,趁着杨青山嘴角弯起的时候神速的在毯子里穿上衣服,掀开毯子,坦荡荡的起床。

    “咦?好快,果然是高手。”杨青山惊讶道,收了望远镜说道:“我们开始。”

    “吃完早饭再说。”不吃鱼冰冷的说道,快步的出了房间,连拖鞋都没来及穿。

    “是不是太坏了。”杨青山对着房间里的落地镜,摸着下巴,做出一副邪恶表情的说道。

    吃完了不愉快的早饭,杨青山跟着不吃鱼开始晨跑,随后跟着不吃鱼来到海鲜店的屋顶。

    “尽然也有一个天台,怎么不早告诉我。”杨青山望着和自己小楼差不多的天台笑道。

    “你没问。”

    “呵呵,躺着,这躺椅比我那个要高级多,躺着一定舒服。”杨青山晃了晃高级的躺椅,拿出包着银针的布包。

    “你会吗?”

    “如假包换。”杨青山说道。

    不吃鱼担忧的躺在躺椅上,双手放在胸口上。

    “把手放下来,我先把脉。”杨青山说道。

    “你不会干什么?”不吃鱼不放心的问道。

    “看你说的,哥哥是坏人吗?”杨青山说道。

    “你长的像好人。”不吃鱼很含蓄的说道。

    “你妹。”杨青山不爽道,俯下身子,仔细的观察着不吃鱼的脸,顿时不吃鱼的脸烧得通红。

    “这是干什么啊,两位基友好有情调哦。”冲lang板跳上了天台,她可是紧赶慢赶的来看戏的。

    “望闻问切,这是中医的基础,妹子不要说话哦,会打扰大夫的。”杨青山一本正经的说道,鼻子碰不吃鱼的鼻子,呼吸着彼此的空气。

    “太近了,看的清楚吗?”不吃鱼原本在杨青山“望闻问切”的时候就要翻脸,但是冲lang板的出现让她打消了念头,郁闷的问道。

    “我说呢,是太近了,呵呵。”杨青山不好意思的笑道,尴尬的坐直身子,伸出一根手指头搭在不吃鱼的手腕上说道:“乖,哥哥给你看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