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认了干爷爷

    慕辰逸和思涵过了难得开心的两天两夜,他对思涵极尽力细心体贴。[小说下载 www>

    直到到了山西阳城,阎琨锡亲自领着来火车上接。

    思涵便见到了这位北方的大军阀,他一件军绿『色』的大衣,戴着黑『色』的呢绒帽,火车站站了几排的人,个个整整齐齐的候着。

    车门一打开,阎琨锡便走来,一声大笑:“贤侄,这一路你可辛苦了。”、

    “阎叔叔,好久不见,怎么能让你亲自来接呢?辰逸不敢当。”慕辰逸忙伸出手和阎琨锡握手。[

    “你头一回来,我怎么不能来接你呢?”阎琨锡笑道,不由又把目光转到了思涵身上,“这位就是侄媳『妇』儿吧!这真人可比报纸上上要美多了。”

    这阎琨锡也是个出了名的『色』鬼,五十开外了,几十房的姨太太,最年轻的才十六岁,比思涵还要小。看到思涵这般绝『色』美人儿,难免要多看几眼。

    “大帅过誉了,思涵见过大帅。”思涵浅笑回应。

    “贤侄,这可是福气啊,有这么有勇有谋又漂亮的夫人。”阎琨锡看着思涵,眼睛一直没从她身上移开。

    阎琨锡看的慕辰逸有几分怒意了,早听闻阎琨锡是『色』中饿鬼,连自己儿子的女人,下属的女人照抢不误,根本没有下限可言。

    “爷爷。。。”阎娇娇下了车,跳到了阎琨锡面前,“爷爷,我好想你。爷爷,我爸妈他们。。。”

    阎琨锡看着这跳下来的女孩子,还真是他第三子阎远国的小女儿阎娇娇。阎远国早年去了日本,在日本娶了个女人,生了女儿阎娇娇。半年前阎国山携妻子回国的路上,在海上遇难而亡,其女儿阎娇娇不知所踪。直到这次慕辰逸回来,突然身边带了个阎娇娇,还电报告知了阎琨锡。

    “好了,娇娇,没事了啊,没事了。”阎琨锡拍了拍阎娇娇的背,“你还有爷爷在,还有叔叔伯伯,弟弟妹妹的,回家了就好了,嗯?”

    “嗯。。。”阎娇娇在阎琨锡怀里哭的好不可怜,连思涵看着都莫名奇妙的,但是她可以肯定,这个阎娇娇肯定是在演戏。

    “这外面天冷,辰逸你们一路辛苦了,我已经设好了酒宴,为你和侄媳『妇』接风洗尘。咱们先上车。”阎琨锡说道。

    “谢谢你,阎叔叔。”慕辰逸回答说道。

    思涵抱孩子抱了过来,坐上了车。他们夫妻和阎琨锡坐一辆车,阎琨锡看思涵怀进而抱着的木头:“辰逸,你这娃娃长的可真像你,瞧这酒窝,你是有福之人哪!”

    阎琨锡还有很浓得的山西口音,那音调微微的一扬,捏了一把木头。

    其实阎琨锡是非常粗犷的北方人,长的魁梧。五十多岁了身体还非常的壮硕,满脸的横肉。他这么捏了木头一下,木头不仅不害怕,还睁着大大的黑眼睛看着他。

    “这小子不错,胆子大得很哪!”阎琨锡大笑一声,对慕辰逸说道。“他叫什么名字?”

    “他叫皓轩,小名叫木头。”思涵抱着儿子说道。

    “我来抱抱来。。。”阎琨锡伸出了手。

    思涵只得让慕辰逸将儿子给阎琨锡,木头到了阎琨锡怀里,不哭也不闹,阎琨锡故意冲他瞪了一眼,一脸的凶神恶煞的,他居然还咧嘴笑了。

    “这小子太合我的胃口了,辰逸你要是不介意,我就认了木头当我的干孙子,如何?”阎琨锡看着木头这样着实喜欢的紧,他的儿子孙子要不就是二世祖,要不就是太文弱,个个见了他怕了什么似的。反而是这小婴儿,看着胆子大的很。[

    “木头能有您这样的干爷爷,是他的福气。”慕辰逸逗了逗儿子,“是不是呀?木头。”

    木头看了看父亲,笑的更欢。

    思涵看了慕辰逸一眼,他给了自己一抹安心的笑容,她便不再说什么了。

    阎琨锡安排慕辰逸住在自个儿的主院,特别安排了一间独立的别苑让他们住。

    这是北方的大院,一个大院都是几进几出的,依山畔水,古『色』古香。思涵一进阎家,还真有几分喜欢。阎家就是北方老氏的大院宅门,每一栋院子都有自己独特的风格,里面还修了假山,松竹泉水。

    北方还住热炕床,他们进到屋里,极是暖和,炕也烧的热呼呼的。

    “夫人,累了吧!一会儿沐浴完,先休息一下。”慕辰逸说道。

    “我不累,只是督军,阎小姐呢?”思涵心里隐隐的有些不安,说道。

    “阎娇娇吗?他是阎家的人,自然忙着亲人相聚去了。”慕辰逸回道,“怎么了,来了这里不习惯吗?”

    “倒不是。。。”思涵还有话想要问,可是一起这里是阎家,还是不要问的好。

    木头也饿了,思涵让慕辰逸到外面把门关紧,她才开始喂孩子。

    不一夫儿阎琨锡的八姨太太来招呼他们,阎琨锡有几十房姨太太,正妻早年因为他杀戮太重,长年吃斋念佛足不出户,阎家一家子便由这八姨太太打理。

    这八姨太太看着不过三十多岁,其实已经近四十了,保养的极好。她亲自过来,差了几个丫环婆子让她们来差遣。

    等她和慕辰逸都洗漱完,八姨太太派来的丫环便来请吃饭了。

    思涵让初雪抱着木头,挽着慕辰逸的手出去。

    这次的洗尘宴,除阎琨锡和八姨太太之后,还有阎琨锡的长子阎中原,次子阎中泰,再来便是阎家军中几个重要将领。再来就是让慕辰逸看了好几眼的,山西有名的学者陶润泽陶先生。

    只是那陶先生从坐下开始一言不发,慕辰逸主动跟他敬酒,他亦半分不领情。

    “中原,中泰,你们要好好跟辰逸学学,辰逸有今日的成就,我看老慕死的可以瞑目了。”阎琨锡呵呵的笑道。

    “阎叔叔,不敢当。”慕辰逸马上拿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今日除了要给辰逸贤侄接风洗尘,我还决定认辰逸的儿子皓轩为干孙子,见证人我已经请来了。”阎琨锡说着,“那便是陶润泽陶先生。”

    “有劳陶先生。”慕辰逸诚意十足,对陶润泽笑道。

    陶润泽向来看不得他们这些大军阀,今天更是被『逼』请到了这里。[

    “陶先生,请这里坐。”阎琨锡对陶润泽更是恭敬,亲自过去请他过来。

    陶润泽只得走过去坐下,阎琨锡抱过了木头道:“今日我认慕辰逸之子慕皓轩为我干孙,由陶先生做见证,从今以后,我孙儿皓轩便是我的嫡亲孙儿,我更会爱护他如亲生。”

    说着,阎琨锡便将贴身的古玉佩系在了皓轩的颈上。

    思涵端了一杯茶,小心的托着皓轩的手,给阎琨锡敬了茶,这便算礼成了。

    “今日是我们的大喜之日,辰逸你我要不醉不归,陶先生,你也在府上同住几日,同乐同乐!”阎琨锡开大的大笑。

    陶润泽哪里肯留,要想到他书院的那些学生,只得生生忍下来。

    男人要留下了喝酒,思涵便抱着木头先行退下回去,八姨太太亲自来送她。

    “姨『奶』『奶』留步吧。。。”思涵忙客气道,“这有丫环婆子伺候,姨『奶』『奶』还请回去休息。”

    “夫人无须客气,你们是大帅的贵宾,我若招呼不周,大帅便要怪我。”八姨太太笑的客气。

    思涵只得由八姨太太送着回房,在路上思涵便装着随意的问:“刚才那位陶先生是何能人?我看大帅,督军都极看重他。”

    “这位陶先生是位能人,天说上通天文,下知地理。他是以前张端的部下,曾率几千兵把袁德凯的十万兵挡在天玉门外。后来张端死了,他就回了阳城开了个书院,教书。大帅几次请他出山,他仍不为所动。”八姨太太说道。

    八姨太太说的张端定是那个辫子军张端,先是把皇帝赶出了紫禁城,结果自己想坐皇帝,没坐两天就被共和军给哄下来。没多久,他便愤而『自杀』。

    思涵想想慕辰逸来山西是来请一个人,大概就是请这位陶润泽陶先生。

    回到房间,八姨太太说道:“夫人有什么要用的,要穿的都只管说,千万别客气。现在您可是咱们自己人了,这位小少爷可是大帅的干孙子了。”

    “谢谢您,八姨『奶』『奶』。”思涵看着睡在怀里的木头,她也不知道认了阎琨锡这上干爷爷,对木头来说不知是好是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