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真正目的

    思涵坐上了去山西阳城的专列,从辽州到阳城得两天两夜。[小说下载 www>

    耿氏一开始听他们要把木头也带上,便不同意。但是思涵和慕辰逸都坚持,一行把医生老妈子都带上,耿氏这才同意了。

    坐上了火车,哄着儿子睡下之后,她便坐在窗边发呆。

    “夫人。。。”阎娇娇走过来,“夫人,我们来玩麻将如何?不然这车上无聊了。”

    思涵回过神来,说道:“阎小姐,就算我跟你玩,人也是不够的。”[

    “怎么不够,你身边哪个老妈子不会玩麻将,再叫上阿逸,不正好合适的了吗?”阎娇娇说道。

    “娇娇,你要玩自己玩去。”慕辰逸走过来,站在思涵的身后。

    “阿逸,你来的正好,我正说我们要一起玩麻将,你再找个你的部下,对那个李副官,人数就凑齐了!”阎娇娇说道。

    “你要玩麻将,我给你找几个人陪你玩。”慕辰逸知道这些天思涵的心情一直郁郁的,对他也冷淡许多。他隐约是知道原因的,解释也没用,因为便是解释,那也是真相。

    “阿逸,没有你那还有什么意思?”阎娇娇马上不干,“再说,你最心爱的夫人都答就了。”

    “正好车上不好打发时间,木头也睡了。”思涵想着,打打也无妨。

    “那好吧!”慕辰逸便开始让人准备牌搭子。

    这次打麻将阎娇娇坚持要坐思涵的上手,以免慕辰逸再放牌给思涵,慕辰逸则坐了思涵的对面去了。

    慕辰逸让李杰凤一起打,坐在思涵的下手。

    阎娇娇手气不是一普通的好,即使在她上手的慕辰逸基本没有牌放过给她,她也是一手又一手的胡。再胡了一手思涵的十三番之后,她很开心的冲着慕辰逸眨了一下眼睛。

    慕辰逸权当没看见,看思涵在专心的做牌,他便开始一张张的放杠给她,偏偏那些牌真的就到了他手里。再他打出三筒时,思涵又拿出牌来要杠。阎娇娇便将牌推倒说道:“抱歉,我胡了。”

    思涵也不恼:“今天阎小姐的手气真好。”

    “那要谢谢阿逸打牌给我胡嘛!”阎娇娇冲着慕辰逸眨了眨眼,说道。

    这么说还好,她还在桌下用自己的靴尖儿踢了踢慕辰逸。

    慕辰逸坐着一动不动,推牌来下一局。

    阎娇娇看他没有反应,又用眼角看了眼思涵,这个女人年纪轻轻的,还挺会装的。她倒要看看,他能装到什么时候?『摸』牌的时候,她的手便伸过去,『摸』到了慕辰逸的大腿。

    慕辰逸用最快的速度握住了她的手腕,一把甩开,打了一个牌:“八筒。”

    “咦,我要杠。”阎娇娇推出牌,拿回手去『摸』牌,“谢谢你阿逸。。。”

    她打完牌,小手又探过来,精准的竟要往他腿心处『摸』去,差一点就『摸』到了,慕辰逸抓住了她的手,警告的瞪了她一眼。『摸』了牌又打了一张:“八条。”[

    “我杠。”阎娇娇笑的那一个开心,“今天好奇怪,我的牌怎么都跑到你那儿去了,阿逸?”

    阎娇娇就是个魔女,唯恐天下不『乱』。

    慕辰逸不应声,去『摸』牌,一『摸』到了牌,阎娇娇的脚便勾到了他的小腿处,上下来回的勾着弄着。他『摸』到了一个八万,看了眼思涵,便打了出去:“八万。。。”

    “哎呀,我又要杠。”阎娇娇轻笑一声,“众位要小心了哦,我可是做大牌。”

    “抱歉,我胡了。”思涵说着,一推牌说道。

    阎娇娇转头去看,竟看霍思涵是清一『色』胡八万。她干笑:“夫人,您手气可真好。。。”

    “小姐,小公子醒了。。。”一旁的福妈过来说道。

    “福妈,你先替我打着,我去看木头。”思涵站起身,“阎小姐,你们慢慢玩。”说着,她已经往另一边的包厢去了。

    木头醒了,正要放开嗓子哭,思涵忙将儿子抱过来。给她换了『尿』布,便开始给他喂『奶』。木头不愧是她的好儿子,醒来的真是时候。

    正喂着,慕辰逸也进来了。她侧过了背对他:“督军,怎么没打了。。。”

    “我让立辉替我打。”慕辰逸坐在她身边,“阎娇娇只不过是唯恐天下不『乱』,我和他清白的很。。。”

    “清白的她在桌下面勾你,嗯?”思涵挑眉问他。

    “她就是胡闹,我会警告她的。”慕辰逸说道。

    “那也要你的告有用,是不是?”思涵看也不看他,说道。

    “涵儿,这只是一时的,等回到阳城,她就安分了。”慕辰逸说道。

    “督军可不可以告诉我,你去阳城找阎琨锡的真正目的。”思涵抬头问道。

    慕辰逸有那么几秒闪了一下神,他道:“夫人,你真是聪明,什么都被你看穿了?”

    思涵不说话,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我找阎琨锡,是要和他共同入主北方『政府』,把孙权贵,容丰毅踢掉。”慕辰逸说道。

    “阎琨锡会答应吗?”思涵表示怀疑,“北方『政府』本来就是他阎琨锡把持。”

    “这几年北方一直干旱饥荒,不时还有暴动,北方『政府』软弱无力,阎琨锡军政内部同样矛盾丛生,连军响都发不出去了。”慕辰逸回答道,“相反,我东南民丰富庶,我和阎琨锡合作,他求之不得。”

    “督军忘了吗?容家有钱,容家还有一个容锦丰,督军当初的军响还是容家给的。”思涵说道。[

    “你忘了这一年来我对辽州的政治清洗和经济控制吗?容锦丰的棉布行要在我的事业统制局下作业,生存都是问题,哪里还有钱?”慕辰逸回答道。

    看看这个男人,典型的过河拆桥,非要把容家『逼』到死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