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杯酒释兵权

    这一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多说。[小说下载 www>

    晚上,一个个早早的就到了,慕辰逸将会湘楼的四层全都包了,这里装修的古『色』古香,一旁还有歌女在弹琵琶。

    他们都等的忐忑不安,这里的老板先上了点心,谁也没心情吃,一个个坐的直直的。

    不一会儿慕辰逸挽着思涵进来了,思涵穿着一袭长款的天蓝『色』的大衣,戴着同款的低檐帽,别了一颗蓝宝石。

    姜登选一行人看到思涵也来了,一个个都站了起来,神情更是紧张。[

    “二哥,你没事就好了。”慕辰远走过来,看着慕辰逸还有几分惧意,连他的眼睛都不敢直视。

    “坐吧!”慕辰逸浅浅的笑,手搂着思涵的腰,“夫人,坐。”

    思涵点点头,坐在慕辰逸身边,慕辰逸对她甚是贴心,说道:“夫人,想吃什么?”

    “我听说会湘楼有一道双『色』鱼头,味道很好,正想试一下。”思涵也不客气,眼眸不经易的扫了一眼姜登选一行人。

    “只要是夫人想吃的,本督军一定为你办到。”慕辰逸说道。

    其他人一听到慕辰逸说这话,冷汗都出来了,个个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最后还是姜登选禁不住了,大声说道:“督军,我们这些大老错,以前跟着老督军东征西讨,只知道凭一身蛮力。现在跟着督军,督军要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之前督军生死不明,一会儿一个消息,我们为了辽州的安定,对夫人有所不敬,请夫人敬谅。”

    慕辰逸没说话,思涵却是笑了:“姜将军说的有理,督军也是这般给我说的。可是我是一个小小女子,这会儿我还记得当初我胳中阵痛要生产时,姜将军是如何将医生拦在门外,『逼』迫我交帅印的。我只想问姜将军一句,若当时我执意不交出帅印,姜将军和众位将军是不是我难产至死,也不许医生来救?”

    “我等绝不敢。”欧阳格一听这罪大了,个个站起来说道。

    “你们个个都说是为了辽州,却那般欺我孤儿寡母的,这般道理还真是过不了那坎儿。”思涵冷笑一声,眼睛微向一红,“督军,我为了生木头吃了多少苦您不是不知道,无论如何您得在今儿个给我个交待。”

    “夫人,先坐下。”这丫头装样子的装的可真下。

    “我知道督军心目中,只有您的这些叔伯兄弟,这以前老话说的好,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他们把我孩儿抱走,那么来『逼』我,我心里有多苦,督军您可是一点儿也不在乎。”思涵不肯罢休般,只说道。

    “这件事本督军也有错。”慕辰逸说道,“我去广州之前便料到广州一行会有意外,我思来想去,把帅印交给在坐的叔叔任何一位都不妥,便让杰凤在不得已的情况先交给夫人保管。各位叔叔便各司其职,为我守着辽州,没想到我这一走就走了五个月。”

    在坐的各位都变了脸『色』,个个都不知道要如何接话。

    “您是有错,您错在不该把帅印放我这儿。”思涵这才坐下来,会湘楼的老板亲自来敲门,开始上菜了。

    外面咿咿呀呀的开始唱起了黄梅调,唱的是小词令,释兵权。

    思涵听着抿着嘴笑了。

    “夫人,笑什么?”慕辰逸问道。

    “督军,您没听出外面的小角儿唱的是哪一出么?”思涵不答反问道。[

    “这黄梅调,我听都听不懂,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在唱什么?”慕辰逸穿作不懂的的说道。

    “这释兵权的故意讲的就是宋朝赵匡胤杯酒释兵权的故意的。”思涵乐于开始讲故意,“赵匡胤领了一众部下陈桥兵变,奠定了江山,可是他心里仍然忐忑不安,督军可知道为什么?”

    “我自小也读了些书,有许些印象,姜叔叔你可听说过?”慕辰逸问道。

    姜登选连大字都不识几个,但是这些故意都是在民间快板说书里口耳相传的,焉能不知。他僵着脸:“我也听过。”

    “原来大家都听过。。。”思涵说着,笑的更欢。

    “夫人又笑什么?”慕辰逸问道。

    “我只是想到,督军如今的处境跟那个宋高祖无异,您看一听说您被刺,这姜将军,欧阳将军,张将军个个都来帅印,这帅印一拿,手里又有一只军队,不是个个都能做督军吗?”思涵回道。

    “夫人,不许胡说?”慕辰逸佯装不悦的说道。

    “我可没有胡说。”思涵看了前面的一行人,“督军,各位叔叔都是爹的旧部下,都有一批誓死效忠的部下,若是有一日他们不也可以黄袍加身,做个地头小霸王么?”

    “属下不敢。”思涵这么说一说,那行人个个都跪在地上。

    “夫人年纪小,说话没轻重,各位叔叔不要见怪。”慕辰逸像是不放心上,忙对跪着的这些人说道。

    这些个人这个颤颤惊惊的起来,姜登选脸『色』变得了猪肝『色』,说道:“督军,我们个个对督军,对辽州忠心耿耿,绝不敢有二心。”

    “我自己是信任各位叔叔的。”慕辰逸笑道,“各位叔叔起来吧!”

    “督军当然信任各位,只是督军心里也会担心,当年宋高祖也是被部下拥戴坐上帝位。各位叔叔没有二心,若是有一日你们的部下也拥你们为王,只怕是情势所『逼』,你们也不得不为之。”思涵说道。

    思涵说了这句话,慕辰逸没有应话,似乎也在为这件事发愁。

    “请督军给一条明路。”张昌宗先跪下来,说道。

    慕辰逸看了眼思涵,思涵忙说道:“张将军,我听说您的老家是在吉州,您孙子都有三四个了。其实到了您这个年纪,不如回家好好怡养天年,弄孙为乐,您说呢?”

    这些人算是明白了,慕辰逸这是要趁机要夺他们的兵权,来一招杯酒释兵权。

    “谢夫人的指示,督军,我这几年也感觉自己越来越力不从心,请督军允许我即日卸甲归家,弄孙为乐,怡养天年。”张昌宗忙说道。

    其他人个个面『色』难堪,只迟疑了几秒,个个都跪下,表示愿意交出兵权,从此卸甲归头。

    慕辰逸还假意说几句留话,思涵却道:“督军,既然各位叔叔都归意已决,您就成全了他们。我听过这么一句老话,这人啊一个阶段就要做一个阶段的事,这会儿就到了他们要休息的时候。”

    思涵说了这话,姜登选抬头看了思涵一眼,但是他也知道就自己做的那些事,慕辰逸肯留他们的命已经算不错了。[

    “那好吧,都起来吧!”这酒已经倒好了,慕辰逸看看这酒的成『色』,眉一皱,“我不是说要上好的花雕么?这酒如何能喝?”

    一旁的李杰凤听着,忙让人来换酒。

    一旁的慕辰远的全身都发抖,其他人脸『色』发白,心道若是他们不肯交出兵权,是不是今日命都没了。

    “督军您可能不喝酒。”思涵盖住了他的酒杯,“您有伤在身,医生可是说了,你滴酒都不能沾的。李副官,给督军上龙井吧!”

    李杰凤对思涵说的话,没有不从的:“是,夫人。。。”

    这吃饭,个个都吃的食不下咽,但是思涵喂口好的很,那双『色』鱼基本都是她吃的。吃完饭,慕辰逸和思涵回去。

    坐在车上时,慕辰逸说道:“夫人,刚才那般,你就不怕招人嫉恨么?”

    “聪明人都知道,我说的那些话是个什么意思?姜登选那些人,还道之前的酒是渗了毒的,个个吓的脸『色』都白了。若督军没这个意思,我说什么都没用。”思涵回道,“只是督军,你把他们都打发了,这军队还是要人带的。。。”

    “夫人放心,辽州人才济济,军队会重新整编,统领兵权之后,自然会有人来带。”慕辰逸说道。

    “辰远呢?”思涵问。

    慕辰逸眼神微变,握着她的手在手心里把玩着:“我慕辰逸这一生,是何等的可笑?”

    “督军为何这么说?”思涵实在不习惯他『露』出这样的表情,这一点也不像他。

    “我父兄是因为我死,如今弟弟也恨我入骨,三番四次的要置我于死地。”慕辰逸望着窗外,“连娘亲对我都心生芥蒂,纵使我在外面呼风唤雨,如今一想,又是多么的可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