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说给他的话

    “娘,您看呢?”思涵得先问耿氏的意思。[txt小说下载 www>

    “那就打个几圈吧!”耿氏倒是正正经经的回答。

    “督军身上还有伤,这能玩么?”思涵侧头问他。

    “陪夫人,义不容辞。”慕辰逸毫不吝啬的将甜言蜜语放在嘴边。

    “敢情现在你心里只有你的夫人了?”耿氏在一旁挑眉说道。[

    慕辰逸忙说道:“怎么会呢?娘,您是夫人的娘,比夫人更大。”

    思涵听着都笑了,慕辰逸的油嘴着厉害。

    耿氏听着也高兴,这饭桌上不开心的也就是王氏和苏芷琪婆媳。可是慕辰逸摆明了不想再说,他们自然不敢再提。

    思涵也就当着没看见。

    饭后,他们真的就在暖阁里开了一桌。

    思涵和耿氏坐对面,慕辰逸和阎娇娇坐在对面。这阎娇娇打牌显然是一把好牌,一上来就做大番子。

    思涵按步就班的玩,也没打算胡牌,手气也实在是烂,一手不如一手。

    好在慕辰逸在她的上家家,不时的放牌给她吃,让她勉强胡几把。

    对慕辰逸对面的阎娇娇似乎看不下去了,思涵这会儿要吃六万,慕辰逸先打了一第一个,她只要吃,阎娇娇转手就碰了。

    慕辰逸和思涵都同时看了她一眼,慕辰逸嘴角勾出一抹笑,到了下一圈,又打出一个六万。

    思涵嘴角也『露』出笑意,再看那阎娇娇,气的脸有些发青。

    “阎小姐,你还碰吗?”思涵嘴角隐隐的笑意,还特意问道。

    阎娇娇笑了笑说道:“下把吧!”

    这一打就打了两个多小时,慕辰逸基本没有胡牌,一直给思涵或者耿氏喂牌,他输的多,阎娇娇也输的多。

    往往一把结束了,阎娇娇把他的牌倒下一看,便拆的东一块西一块的,全没有胡牌的意思。

    打完牌,思涵也觉得累了,却看到苏芷琪在她的门口等着。慕辰逸就跟在身后,脸『色』沉了下来。

    “阿逸哥哥,我想跟嫂子单独说几句话。”苏芷琪声音还带着哭腔说道。

    “督军,您先去吧!”思涵对慕辰逸说道。

    慕辰逸眼眸中『露』出一抹不赞同,但是还是点了点头。[

    “谢谢你,嫂子。”苏芷琪『露』出感激的一笑。

    慕辰逸便先进去了,思涵和苏芷琪在外厅的小内阁里说话。

    “嫂子打牌赢了吗?”苏芷琪问道。

    “赢了一点点,来这边坐吧!”思涵对她说道。

    “好的,嫂子。”苏芷琪坐在她的下手边。

    “嫂子,阿远哥现在还在军部,我知道他之前真的挺过分的,跟那些人一起『逼』嫂子你。可是嫂子,当时他也被『逼』无奈,才会那么做的。嫂子,到底阿远哥和阿逸哥是亲兄弟,你跟阿逸求求情,好不好?”苏芷琪哀求的说道。

    思涵在心里叹息,她说道:“芷琪,督军军政上的事情,我是『插』不上话,也做不了主的。”

    “怎么会,督军都把帅印交给您保管了,那些军官也都听您的。”苏芷琪看她这么说话,便跪在了她的面前,“嫂子,我求求您了。”

    “芷琪,我问你,可有想过辰远究竟是一个什么的人?”思涵也不去扶她,只问道。

    “我。。。我只知道他是我的丈夫。”苏芷琪说道。

    这是天下所有女人的念头,不管自己的男人是什么样的人,但是只要他是自己的丈夫,便要护着。

    “芷琪,我问你,当初辰远有没有叫你来我房里偷帅印?”思涵又问。

    苏芷琪脸一白,身体还哆嗦起来:“嫂子,对不起,对不起。。。”

    “你想过辰远让你到我这儿来偷帅印的动机吗?”思涵又问。

    苏芷琪表情『露』出一抹呆滞,然后回道:“阿远哥说,说阿逸哥死了,可是嫂子您还扣着帅印,这样对辽州不利。要我拿到帅印,这样众军将领会拥他为辽州的督军。嫂子,阿远哥没有私心,他一心只为辽州好。”

    “既然如此,督军一定会禀公办理,你也不要着急。”看来在苏芷琪这里是问不出什么,她过去扶起了苏芷琪,“回去休息吧!他们是骨肉兄弟,督军自然会念着兄弟之情。”

    苏芷琪眼里还含着泪,顺着思涵的动作站起来:“真的么?阿远哥明天能回来吗?”

    “这我回答不了你,回去吧,芷琪。”思涵劝道,“别胡思『乱』想,他会没事的。”

    “我真的很害怕,害怕我再也不见不到阿远哥,我。。。我可能怀孕了。。。我腹中的孩子不能没有爹。”苏芷琪说着,越哭越伤心。

    思涵表情微怔,忙说道:“那你更要保重身子,请大夫看过了吗?”

    “还没。。。我没敢说。”苏芷琪低声应着。

    “这是好事,为什么不说呢?”思涵扶起她来,“你应该告诉娘还有督军,木头也有弟弟,不是吗?”[

    苏芷琪点点头,一手护着小腹:“那嫂子我先回去了。。。”

    思涵点头,出门时让福妈差个丫环跟着苏芷琪出去,一路上小心的护着。

    她进屋时,慕辰逸已经换了『药』,躺下正在看报纸,见她进来,便笑道:“这辽州的报纸可真够精彩的。。。”

    “哦?”思涵也走了过去。

    “这里有一位潘先生,预言辽州将有一番大的动『乱』清洗,说的还头头是道。”慕辰逸把她拉到床边,让她一起看。

    思涵瞄了几眼说道:“这位潘先生倒是分析的有道理,督军大难不死回来,自然得有一番动作。”

    “你可是答应了芷琪那丫头什么啦?”慕辰逸算是了解思涵,她就对他挺心硬的,对其他人心都挺善的,能帮的地方就帮。

    “我可不敢答应什么。”思涵到一旁和更衣间去换衣服,换一身舒适的睡袍,“之前我管着您的帅印时,姜将军可一口一句牝鸡司晨,我都被叫怕了。”

    “那老头子说的话,做不得准。”慕辰逸将报纸放下,“我倒是觉得你挺聪明的,你要不是我的夫人,我真想让你来做我的机要秘书。”

    思涵听着好笑的很:“是当第二苏敏吗?”

    说到这个,又想起苏敏曾经对自己说的那句话,不要当第二个苏敏。没想到事过境迁,她竟也和慕辰逸走到了这一步。想到这里,她又觉得这话没甚可笑的。

    “你这丫头,嘴巴半点不饶人,可毒的很。”慕辰逸将她拥到怀里,“你不会是苏敏,你比苏敏聪明。我知道,霍天宇在容七尸体运回来时,可是亲自来了辽州见过你,空手而归。”

    思涵靠在他怀里,她说道:“大哥是来找过我,更想趁机在辽州得到一些东西,不过我跟他说了一句,他就走了。”

    “什么话?”慕辰逸问。

    “你真的要听?”她侧头看他。

    “当然要听。”他无比认真。

    思涵静了几秒,全开口说道:“我说,我是慕辰逸的女人,他把帅印交给我,我便替他守着辽州。倘若有一日,松州有难,慕辰逸要我舍弃松州而成全他,我亦会誓死不从。我会追随我爹和我大哥而去。”

    这话,当时她说给了大哥听,现在也是说给他听。

    慕辰逸听着,沉默了好几秒,然后说道:“涵儿,你给我出了一个很大的难题。”

    “身为人妻,我有身为人妻的责任。可是督军也不能忘了一点,我还姓霍,那血缘也是割舍不掉的。”思涵别有深意的看着他说道。

    “涵儿,我有时候想,你要是不这么聪明就好了。”慕辰逸叹息。

    思涵没说话,她在这个男人身边的时间不算长也不算短,她觉得自己已经可以算是了解他了。他的野心,他的报负,一个辽州,一个东南绝不是他慕辰逸会满足得了的。

    更别说他要的是华夏民族富强,要民族富强,最要紧的就是统一。她都懂,他肯定比她更明白。

    次日一大早,慕辰逸便出门了,姜登选那一行人被困在军部三楼的会议厅,谁也不许走。

    他们个个都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上午又传来消息说慕辰逸已经回来了,却只字不提要见他们的事情,只让他们在会议厅休息,一旁有厕所,生理需要也解决的方便。

    李杰凤中午来看他们时,慕辰远已经是一脸的憔悴,拉着李杰凤问:“我哥什么要见我们。。。”

    “没错,我们又没做错!督军凭什么困着我们!”姜登选说道。

    “姜将军说的对,督军知道你们之前种种所为,也是为了辽州的安定。各们可以先回去休息,督军今天晚上会宴请各位将军在会湘楼。”李杰凤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