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他的心思

    慕辰逸看她笑了,被她的笑容『迷』了眼,这丫头这般笑的时候,眼睛特别的亮,嘴角微勾,隐隐的『露』着雪白的牙齿。[txt小说下载 www>

    恨不得现在过去,狠狠的吻住!

    此时福妈进来,见督军还在,不顾自己眼睛还红肿着,只福了福身道:“督军,既然督军要洗『尿』布,就让他洗吧!”

    思涵看福妈眼睛红肿着,明显是哭过了。她微皱眉:“福妈,既然督军要洗,那便让他洗吧!”她这么辛苦才把小木头生下来,他为儿子洗一俩块『尿』布理所应当。

    慕辰逸也不推辞,深深的看了眼福妈一眼,便说道:“夫人,我去洗『尿』布。”[

    “督军务必亲手洗,这可是你儿子的『尿』布。”思涵提醒道,自然知道多的是人想替他洗这『尿』布。

    “夫人放心,你让我洗,我一定洗。”慕辰逸说着,便拿着『尿』布出去了。

    福妈给思涵打了热水进来,后面还跟着初雪。

    “小姐,我打了来水给您梳洗。”福妈似乎还忍着泪意,声音还是哑的。

    “你这是怎怎么了,福妈。”思涵看福妈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要哭不哭的,明明督军回来,全府都是极高兴的事情。这要是让别人看了,还不定怎么想。

    “没。。。”福妈拧了小『毛』巾,要先给木头洗。

    思涵也不多问,反正迟早是要知道的,接了『毛』巾给小木头擦脸。

    小木头黑亮的眼睛盯着母亲,小手在她胸口扒着,似乎要吃『奶』了。

    思涵顾不得自己要梳洗,掀了衣便开始喂木头。

    木头是真的饿了,闻到了『乳』香便凑了过去,有滋有味的吃起来。她再一抬头,看福妈身后的初雪都像是哭了。

    一时间,她不高兴了:“你们两个人这是怎么,督军回来了,你们却一个个哭丧着脸。一会儿让大夫人看了,她肯定会不高兴。一回儿去洗个脸,别秽气。”

    “小姐。”福妈突然蹦的跪了下来,“我们到情愿督军还是不要回来的好。。。”

    “你胡说什么!”思涵真是怒了,“这话要是让别人听见,要办起你这老奴来,我可保不住你。”

    “小姐。。。”初雪也跪下来呜呜的哭起来。

    “到底怎么了?”思涵只觉得不对,忙问。

    “督军。。。督军带姨太太回来了。”福妈说着,眼泪涌了出来,“督军一回来,带了一个穿着灰大衣的女人,一进屋就安排她住进了督军的别苑。”

    思涵脸一白:“他带姨太太回来了。。。”耳朵开始嗡嗡的响,连思考都停止了。

    “小姐。。。督军真的太没有良心了,夫人为督军这么辛苦的守着家,被那些将军欺负的时候。原来督军在南方暖香温玉的,现在还把姨太太带回来了。小姐。。。”她们家小姐命怎么这么苦,这几个月来小姐受了多少委屈,遭了多少罪,督军还要来这般欺她。

    思涵一时连呼吸都忘了,怀里的儿子感觉到母亲的情绪不对,停止了吃『奶』抬头看着母亲。她忙拍拍儿子,让他继续吃。[

    慕辰逸拿着『尿』布去洗『尿』布,李杰凤僵硬着脸跟着慕辰逸过去,声音干硬的说道:“督军,属下有几句话,不吐不快。”

    “既然会不快,那还是不要吐。”他亲自去厨房弄水,让下人找来了皂角来洗这『尿』布。他洗的倒很尽心,这可是他儿子的『尿』布,得让他的夫人满意。

    “督军,我一定要说。”李杰凤脸上『露』出誓死如归的神情,“督军,你可知道你不知的这五个月,夫人是如何过的。。。”

    慕辰逸貌似在专心的洗『尿』布,却也没有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督军不会不知道,那些老将军会是什么人?他们个个都是豺狼虎豹,得知督军被刺生死不明,就没有一天不想过拿了帅印,自立为王。若不是夫人,督军回来,断不会是现在的局面。”李杰凤说着,眼睛也跟着红了,非常之气愤。“督军消失五个月,所有人都认为督军已经死了,是夫人相信你还活着,一定要替你守着。督军。。。”

    “这些我都知道。”慕辰逸目光深沉,说道。

    “督军你根本不知道。”李杰凤低吼一声,“督军根本不会知道,夫人大着肚子,是怎么撑过来的。夫人怀着八个月的肚子,还要跟那些人周旋,被他们一个个的『逼』上门来欺负。小公子生下来,夫人料到姜登选这些人一定会来抢小公子,才刚生下来只能让我抱走,抱了另一个孩子过来照顾。督军应该知道,孩子是母亲的心头肉,夫人是割着自己的心头肉,为督军守着帅印。”

    慕辰逸手里洗着有『尿』布,手中的动作顿了顿,说道:“继续。。。”

    “督军,算属下求你,夫人这样的女子,如此情深义重,世间能有几个,请督军不要辜负夫人。”李杰凤哽咽般的哀求。

    他洗好了『尿』布,扔给一旁的下人:“把这『尿』布去晾好。”说着,他便往外走。

    他是急着去见思涵,却在半路上被母亲在半路上拦住了。

    耿氏拉着儿子,眼泪就下来了:“辰逸,辰逸,咱们不能这么没良心,思涵对我们慕家恩重如山,你若是这般对她,为娘的日后也无颜见她。你不能这么欺负人啊。。。”

    “娘,别说了,我自有分寸。”慕辰逸想拉开母亲,眉头微皱的要出去。

    “辰逸。。。”耿氏拦住儿子,“你赶紧的趁着思涵还不知道,把那女人打发了。算娘求你了,涵儿为这个家付了这么多,你不能这么对人家。娘求了,还不成吗?”

    “娘,别说了,我说了我心中有数。我先去看涵儿,你先放开我。”慕辰逸简直要被母亲急死了,拉开母亲要往前走。

    耿氏抹着眼泪,拉着儿子:“辰逸,你听娘说。涵儿十月怀胎,不足月生下了木头。生木头的时候,那一盆的血水端出来,我至今还记忆犹新。辰逸,这五个月你在外面肯定吃苦了,但是涵儿也吃足了苦对。。。”

    “娘,她的恩情我自然会报,我去看她。”慕辰逸安抚住母亲,便往前走。

    正说着,前面来的杨管事过来说道:“督军,大夫人,少夫人正在别苑的客厅去见阎小姐。”

    慕辰逸一听,脸『色』大变,大步赶着过去。

    思涵喂了木头,便让福妈拿了自己最喜欢的那件宝蓝『色』镂空蕾丝高开叉旗装穿上,披上了一件厚厚的大衣,梳了个头便出去见人。

    她就坐在别墅客厅时,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她竟了慕辰逸这个男人,变成一个妒『妇』,跑到这里来专程中为见他的情『妇』。

    当那个女人下楼时,她静静的坐在那儿看她下楼。她穿着灰『色』的大衣,一对齐耳的短发,微微的卷着,她穿着长筒皮靴,化了淡妆,看着清爽干练。这样的打扮,就是在现代也不过时,反而更复古时髦。[

    “夫人,听说您要见我。”阎娇娇走下来,便看到那边坐了一个贵女人。她当然知道慕辰逸有一位小娇妻,还美丽可人。如此一见,果真是名不虚传。眼前的夫人,她有限的中文词语,竟寻不到一处来形容。

    沉鱼落雁么?又觉得在这肤浅了,她雪肌如玉,娇兰似雪,来进她这个被她丈夫带进家门的女人,竟还带着笑容。

    “我身子不便,一大早才知道家里是来了客人。”思涵倒是冷静的很,眼眸冰凉彻骨,“这想着,既是督军带回来的客人,万万不能怠慢。”

    “夫人太客气了,以后都是自己人,应该是我去见夫人才是。”阎娇娇坐在思涵的旁边,漂亮的指甲还染了红指蔻,亮眼的很。

    思涵气的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她说道:“这以后的事,阎小姐是请安也好,服侍也罢, 这都另说。不过眼下,阎小姐是客人,我身为当家主母,该有的礼数自然要做的。这是,慕家的待客之道。”

    她的话的刚落,一转头慕辰逸便进来了。

    “阿逸。。。”阎娇娇看到慕辰逸进来,很自然的起身,过去挽住慕辰逸的手,“你回来了,我正要找你呢?”

    “阎小姐。。。”耿氏也跟着过来了,一看到阎娇娇的手逸在慕辰逸的手上,脸『色』就拉下来了,“这外地的家教真真叫人奇了怪了,还没进门,大庭广众就拉拉扯扯的,真是让人见识了。”

    “娘,这。。。”阎娇娇松开了慕辰逸,便要去讨好耿氏。

    “谁是你娘?”耿氏听了这话,大怒,“我只有一个儿媳『妇』儿,那便是涵儿。你这进不进得了门还另说,现在家是涵儿当着,可别叫错了。”

    思涵看慕辰逸一个字没吭,她突然觉得自己真是可笑的很,竟对这个男人存了奢望。甚至还跑到这里来看他的新姨太太,她真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

    突然喉间一甜,她生生的忍了下去,说道:“娘,督军是一方霸主,讨几房姨太太理所应当。不知道督军和阎姑娘确定好婚期了吗?若是确定好了,定要告诉我。我办婚礼还是极有经验的,这次你们的婚礼一定办的比督军和容七太太更体验更风光。咱们慕家还需要一场喜事来部一冲,督军您说是吗?”

    慕辰逸看着她,说道:“你先回去。”

    “啪!”听着这话,耿氏再也没忍住一个耳光挥了过去,“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凭什么这么跟涵儿说话,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儿子。涵儿为了这个家付出了这么多,你居然敢这么对她。。。你简直是畜生。。。”

    思涵脸上仍含着淡淡的笑意,对一旁的婆婆说道:“娘,既然督军要和阎小姐独处,我们还是不要打扰了,我们先出去吧!”

    “涵儿,不可以就这么算了。”耿氏看着思涵就心疼,眼泪哗哗的又掉出来,“辰逸,你听妈的马上把这个女人打发了。思涵对你的恩情,你这辈子都还不了,你不能这么对她,知道吗?”

    “娘,你说什么呢?”不等慕辰逸说话,思涵将耿氏拉过来,“娘,那都是我应该的。娘,小木头大概要醒了,我们回去吧!”

    耿氏心那一个痛啊!她也尝过丈夫有新人忘旧人的痛楚,可是就是这样,当年的慕鸿勋对她一直敬重的很,有着任何妾室无法逾越的地位。

    可看看现在的儿子,大难不死却带着个女人回来。这要在以前,就是宠妾灭妻,罪不可恕。

    “杰凤,送娘和夫人先回去。”慕辰逸青着脸回去。

    李杰凤也不能理解督军为何会这般?夫人脸上平平静静的,还在笑着,他去知道,夫人现在的心是在滴血。

    “娘,我们走吧!”思涵头有些痛了,她已经后悔自己会出现在这里,站在这里她有被人羞辱的感觉,她一秒钟也呆不下去了。

    耿氏反而哭的伤心:“涵儿,娘对不起你,咱们慕家对不起。”

    “慕辰逸你听着,你要是敢娶这个女人为妾,你就先把我这个娘给了结了,否则休想让这个女人进门。”耿氏正脸一声,怒声说道。

    “李副官,没听到吗?送我娘和夫人回去。”慕辰逸听着母亲的话,怒吼一声,命令道。

    思涵拉着耿氏出去,至始她已经不愿意再多看慕辰逸一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