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他换的

    思涵不理他,眼眸也变得冰冷。[txt小说下载 www>

    回到屋,一拆纱布,思涵才发现问题大了,伤口发炎了,那处红肿了一大片的。这丫头,伤成这样,居然还今天晚上这么走了一天。

    慕辰逸一看她的伤口这样,便马上便让福妈去打电话,通知医生过来。

    没一会儿,医生就过来了,伤口发炎流脓了。医生给她处理好伤口,便说道:“夫人,这伤还得调养,夫人切不可以到处『乱』跑,另外饮食也得注意,热『性』食物还是少吃些。”

    “谢谢你,医生。”思涵说道。[

    “夫人不舒服,为何不早说?”慕辰逸也怪自己粗心,这女人擅长逞强,就是疼也不会吭一声。

    “那个时候并不太疼,我想还可以忍忍。”思涵回道。

    “你一忍,看看就成了这样。”慕辰逸有几分生气,“我看接下来的几天,你都不用下床了,好好在自己房间歇着。”

    思涵还想说什么,医生忙道:“夫人,督军说的有理,您最好还是好好休息,不然您这脚都没了。”

    医生这么一说,思涵也无话可说。

    “这『药』得勤换,千万要注意伤口感染,夫人这伤是小伤,但是若不重视,小伤会变成大伤。”医生再次叮嘱。

    “今天谢谢你了,医生。”慕辰逸让一旁的福妈送医生。

    “夫人,可记着了。”慕辰逸坐到床边,问道。

    “是。”思涵等着福妈回来,她还想洗个澡。可是慕辰逸还坐在那儿,没有要走的意思。

    “现在时候不早了,今天你也累着了,早些睡吧!”慕辰逸看她还坐着发呆,自己边开始脱外套。

    他在这儿,她怎么睡呢?可是看慕辰逸的样子,是要留在这儿睡的样子。

    “夫人,怎么了?”慕辰逸看着她仍没动,便问道。

    “我想先沐浴再睡。”出去了一趟,一天下来没有沐浴,她非常的不舒服。

    “你的脚不能碰水。”慕辰逸微皱眉,“忍一忍,过两天再说。”

    思涵不说话,她有轻微的洁癖,要是不洗澡,真的会睡不着。

    慕辰逸看她不说话,便知道这丫头倔的很,她说要沐浴那便是要沐浴。正巧福妈回来,他转头对福妈道:“福妈,你去给你们小姐准备热水。”

    福妈听着,点了点头:“是,督军。”

    “我抱你去。”慕辰逸脱了外套,里面是白『色』的衬衫,摞起了袖子,过来抱她。

    “我自己可以。”她实在不习惯这样的亲昵。[

    “你的脚现在不能走,除非夫人想在床上躺更长的时间。”慕辰逸一把将她横抱起来,往里屋走。

    思涵只得闭了嘴,手环着他的颈。

    好在沐浴间有一个一米长的楠木长椅凳,上面还有防水的牛皮,坐上去既不会觉得硬,冬天也不会觉得冷。

    他将她放下,要给她脱衣了时,思涵抓住自己的衣襟,非常坚持的说:“我自己可以来,一会儿福妈进来也可以帮我。”

    慕辰逸知道她是害羞了,却还是想打趣她:“你情愿让福妈帮你,也不让我帮你。。。”

    “督军,您也累了,可以先去休息。”思涵坚持不接受调戏,眼神很坚持。

    慕辰逸也不勉强她:“那我在外面等你,夫人好了可以叫我,我一会儿再抱你回去。”

    思涵淡淡的一笑,看他出去,才松了口气。福妈已经让下人把水打了进来,她照顾思涵还是很拿手的,一颗颗的解开她的扣子,小心的放好她的腿,才把水勺来给她擦身体。

    “小姐,剔透是大夫人给你的人,现在一个死了,一个又送了人。小姐明天要怎么跟大夫人交待?”宝妈实在为小姐在慕家的地位发愁。

    “督军自然会去说,不用我『操』心。”思涵转头看她,“你最近什么都不要做,也不要去联系大哥,知道吗?”

    “是,小姐。”福妈点头。

    等洗了澡,福妈伺候她穿好了衣服,慕辰逸便进来了。他似乎也冲洗过,短发微湿,换了件睡衣。他进来先看看好怕脚伤,见没有沾到水,便抱她回房间。

    慕辰逸温柔体贴的时候,绝对是致命的。他抱她回房间,将她放发在床上,给她盖好被子,自己在躺在身边。

    他的动作绝对是温柔的,他的眼神绝对是溺人的。思涵不得不再次提醒自己,绝对不能深陷,苏敏的下场,容七的下场她的清清楚楚。或许现在她对于他,还有利用价值,尚有柔情。

    一旦柔情不在,她就是下一次苏敏或容七。

    “夫人又在胡思『乱』想了么?”慕辰逸看她的眼神有异,像是已经了解她透了她似的,很容易就洞悉了她的想法。

    “我要睡了。”她转过了身去,背对着他。

    慕辰逸也不勉强她,搂着她的腰身,亦沉沉睡去。

    他天没亮就走了,走的时候动劲极小,思涵还是惊醒了一下,只是意识不太清醒。她隐约感觉有人摆动她的脚,动作很轻柔,轻柔的马上就要再睡过去。从到一静安静下来,她都没有睁开眼,只听到咿呀一声,她这才侧了侧头,又沉沉的睡去了。

    思涵再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福妈在一旁等着。她坐起来:“福妈,什么时候了?”

    “小姐,您上次告诉我的,那根矮针指着九,九点了。”福妈回答。

    她居然睡到了九点,昨天实在是太累了,动了动脚,似乎好像不疼了。再低头一看,脚上缠的是最新的纱布,而且伤口那处还微微清凉着,像是刚给她上过『药』。[

    “福妈,你给我换的『药』吗?”她看到那边的盆里有用掉的纱布。

    “不是的,小姐,我想是督军给您换的。”福妈回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