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他的夫心

    思涵吃了早饭,上午觉得舒服了一些,因为她的脚伤了,下不得床,便让福妈把郑副官叫来,就说她要见督军。[txt小说下载 www>

    她是很心急,就担心今日这一天还会有变数。后来又想,慕辰逸特意留下了那张机密文件在她的房间,不就是给她看的吗?这男人还真够无耻的,大概就想要着这个让她来服软。

    便是这么想,她隐隐的还是觉得不安。

    下午慕辰逸就回来了,带回来了医生。医生是来给她换『药』检查伤口的,医生对她照顾的极用心,小心的解开了白『色』的纱布,『露』出了白嫩的天足。

    她的伤口复原的还算不错,没有发炎的迹象。只是当医生拿着棉棒给上『药』时,慕辰逸看她细白的嫩足在医生手里,怎么看都刺眼,便道:“我来吧!”[

    老医生推了推眼镜,人督军发话了,他自然得听。他便道:“督军要小心,拿棉棒从她伤口周围开始涂抹。

    慕辰逸一手握住了思涵的脚踝,他的手指腹还有薄茧,握着她的脚让她一麻,想要收回来。慕辰逸却牢牢的握住,不许她『乱』动。

    “夫人,别『乱』动。”她可真小,慕辰逸握着她的嫩足,这般般小小的,连脚趾细白的没有一丝瑕疵。

    “督军,这种事还是让医生来做吧!”被他这么握着脚,她哪个地方都不舒服。

    慕辰逸抬头看她,『露』出一抹笑容:“夫人放心,处理一般的伤口我都做过,夫人这美的脚丫儿,绝不能留下伤口。”

    思涵不说话了,此货随时随刻的都不忘跟她调情。

    慕辰逸倒是上『药』的极仔细,而且动作很熟练,他一手托着她的脚踝,如有托着上好的凝脂白玉,轻手轻脚的,他一手轻轻的在她的伤口涂抹。

    那『药』甚是清凉,这般涂在上面,清清凉凉酥酥麻麻的,她的脚难以控制的抖了一下。他抬头看了她一眼,嘴角的笑意更深。

    思涵心里有些懊恼,觉得自己又被他调戏了一把。

    “夫人,这『药』一会儿还会有点疼,夫人请忍耐。”一旁的老医生还道她是受不住,便开口安抚。

    “谢谢您,医生。”她只求他快点结束,这种的情形太暧昧,让她极不舒服。

    慕辰逸倒是很享受这个过程,只是看到她的伤口,还是极心疼,心道找准了机会一定把马永涛那流氓给办了。

    等上完了『药』,他便开始给她缠纱布。他缠的极好,也非常的熟练,一旁的老医生都赞道:“督军,以前学过医罢?缠的比我的学生可都好。”

    慕辰逸专心的一圈给她缠好,浅笑:“刀口上『舔』血的人,多少会一些。没想到今日能派上用场,夫人,我可有让你满意?”

    思涵低头不看他的眼眸,只低声道:“谢谢督军。”

    处理好伤口,慕辰逸让郑副官送医生离开,慕辰逸坐在床边看她:“夫人说要见我,真让我受宠若惊。”

    瞧他说的,随时随地不愿占她的便宜,她低声说道:“督军,是不是应该有话跟我说呢?”

    “我应该要跟你说什么?夫人要不暗示暗示?”慕辰逸嘴角一勾,手伸到她的脸侧,指尖滑过她细长的青丝,嗯,很舒服。

    “我听说,我哥现在在你手里?”思涵只得挑明了说,“是与不是?”[

    “谁说的,你二哥不是在香港读书吗?”慕辰逸反问。

    到现在,他还不承认?

    她咬了咬下唇道:“督军,你一直说宠着我,护着我,用一片真心待我,让我在你的身边。可现在,你却对我这般隐瞒,甚至要送我二哥到死地。我真不知道,督军你的真心在哪里?”

    慕辰逸听着她这话,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悲哀,结果他要用这样的手段才能让她屈服。他倒问道:“这么说,夫人现在愿意用一片真心待我么?”

    思涵心已经端在刀尖儿上了,稍一动便是鲜血淋漓。她问道:“督军,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夫人。有的心可是有血肉的。”他拉住她的手按在自己的心口上,“感受到了没有,人的心还会跳动。夫人要我的真心,夫人可愿付出一分?”

    “我没有要你的真心。”思涵手心一烫,仿佛他的心跳如一块烙铁烫在她手里。

    “既然这样,夫人刚才问我做甚?”慕辰逸说着,很爽的放开了她的手。

    思涵气极,现在她有求于他,他便这般欺人。

    “督军,好歹现在我是您的夫人,难道您真的要让我二哥被抓到南方处决么?”思涵忍下了愤奴,试着放低姿态说道。

    “夫人说这话我更是不明白,你二哥不是一直在香港读书吗?怎么一下子到了辽州,或许夫人可以告诉我是为什么?”慕辰逸冷下脸反问。

    “我所知道的是他加入了共和党,至于他为什么会在督军您的手里,我想您可以给我一个答案,是不是?”思涵反问。

    慕辰逸笑:“你让郑副官叫我回来,就是因为这件事?”

    思涵不应声,她想冲口而出,他故意留下那张纸,不就是现在想让她有求于他么?可是她不想再惹怒他,到底还要他帮忙。

    “我倒想问问夫人,你是如何知道他在我手里的?”慕辰逸低头问道。

    思涵微怔,看男人眼眸深黑,她心头一紧:“是我大哥发来了电报,希望督军能念着二哥还到是您的二舅子,救他一救?”

    “电报?”慕辰逸挑眉,“电报发在哪里?辽州能发电报的可不多。”

    思涵语塞,男人的心思太缜密,她也想过这个问题,除了用这个法子根本没有别的办法。若是她的脚还能动,还可以到军部再看看,或许能看到二哥。可是脚也伤了,她根本没有机会。

    “夫人,你总是不对我说实话。”慕辰逸冷声说道。

    “督军又何尝不是?”她冷冷的反驳。

    “霍天奇是在我手里,我已经把他交乔志松了。他行刺了广州那方的副总统,逃到我这儿来,被我逮个正着。乔志松过来,就是要他回去的,我没有理由不给。”慕辰逸一摊手,说道。

    思涵听着气恼的不行:“可是他是我的二哥,督军。”[

    “既然他犯了事,就算他是我亲弟弟,都没有半分情面可讲。”慕辰逸冷声道,“更何况,夫人对我没有半分情意,也一分不要我的真心,又何必为了夫人你,得罪南方『政府』。”

    思涵气的眼睛发红,慕辰逸这个人太无耻了。

    “督军居然为了报复我,拿我二哥的『性』命做买卖?”

    慕辰逸听着她说这话,更觉得好笑:“夫人太看得起你自己了,霍天奇只是碰巧到了我手里,他在南方犯了事,人家来要人,我没理由不给。”

    思涵其实也知道,霍天奇大概也跟当初的冯景惠一样,不过是他做买卖的棋子。他跟北方『政府』划清了界线,自然要讨好南方『政府』。

    “督军,要怎么样才肯救我二哥?”思涵说着,拉住了他的衣袖。

    慕辰逸低头看她,她眼眶泛红,楚楚可怜的,可是那双眼眸却饱含倔强。若不是迫不得已,她绝不会这般低声下气跟他说话。

    “这件事已经成定局,霍天奇和他的党羽已经被带走了。”慕辰逸说道。

    “我知道你没有。。。。”思涵低声说,“你把你的机密文件留在我房里,接我去吃饭,见乔志松。种种安排,不就是为了现在这一刻吗?”

    慕辰逸听着笑开来,眼眸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他捏起她的下巴:“夫人你可以真聪明,想的这般细。”

    “告诉我,你要怎么样?”

    她话才刚落,他的吻便袭下来,含住她珍珠般的唇瓣儿。她被动的任他吻着,吻的她几乎窒息,突然他放开了她,在她唇边轻语:“回应我。。。”

    “什么。。。”她『露』出一抹『迷』『惑』,当他的吻再袭上来时,她犹豫了一秒,便闭上了眼睛,微张开了唇,手放到他的肩上。

    他依然记得那个晚上,在梧桐树下,他们狂热亲吻。那个时候她的热情,足以将他焚毁。而现在,她的舌头犹犹豫豫的伸出来时,马上被他死死的卷着,缠绕,顶弄,交换彼此的味道。

    她也被吻懵了,她脑子开始发热,明明是屈服的回应,在唇舌交缠时丝丝的电流窜到她的四脚百骇,直冲南门,她『迷』惘了。在她还彷徨时,已经被他压到了被褥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