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折腾人的丫头

    容七定定的看着他们,思涵回头和她眼神对视,容七的眼神复杂,目视他们进去。[txt小说下载 www.xiashu.cc]http://book>

    医生已经请来了,一直在候着。

    医生给她检查了她的伤口,打了一针破伤风,处理好伤口。

    “夫人的伤,最好不要碰水,先在床上休息几天。”医生吩咐道。

    “谢谢医生。”思涵这会儿精神不好,只想睡觉了。[

    “夫人怀着孕,刚从外面进来,只怕受了寒,最好喝碗姜汤冲冲寒气。”

    “我这就去准备。”福妈说着,已经出去了。

    等医生走了,思涵趴在床上已经睡着了。耿氏也过来看了,看慕辰逸还在外屋:“思涵没事吧?”

    “没事的,脚受了伤而已。”慕辰逸回道。

    “这怀了孕,还到处『乱』跑,真是不安份的主。”耿氏嘴里不由怨道,“你别一味的纵着她,她年纪小,你可要教她。”

    “娘,是我让她今天跟我出去的。”慕辰逸解释道,“娘放心,我自然会好好教她。”

    “你也是,有什么需要的,你大可叫容二跟你出去。你明知她怀着孕,不能走动。”耿氏教训儿子。

    “是,娘,下回我会注意。”慕辰逸对母亲的教训无不应着。

    等他再回房间,思涵已经睡着了。她趴在床上,睡的呼呼的。慕辰逸看着哭笑不得,她怀着孕,还趴着睡。便坐到床边,将她移正了身体。

    思涵很不满有人动她,皱了皱眉,又动了动身体,歪着头去睡了。

    在被褥里,她的脸小小的,小嘴一动一动的,可爱的紧。他低头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给她将被子盖好。手不由的落在她的颊边,这小丫头把心守的这么紧,半分不可松懈。

    慕辰逸从来不知道,要得到一个女人的心,是这么的难。

    福妈煮好了姜汤进来,看慕辰逸坐在床边,思涵已经睡着了。便放慢了动作,慕辰逸对她使了个眼『色』,她只好马上出去了。

    下了雨,也做不得其他事,便脱了衣和她一起睡了。只是睡到半夜,只觉得怀里的人热烫的很,他一『摸』思涵的额头,果然是发烧了。

    他马上下床,让下人去请医生来。

    福妈忙过来,拧了『毛』巾给她冷敷。慕辰逸从她手里拿过了『毛』巾,一遍遍的给她冷敷。

    思涵像是做了一个梦,梦到了她的那个家,她的同事。那些画面冲过来,她看到了慕辰逸,他穿着军装,『露』着他平时『露』出的那抹笑容。

    她惊醒过来,胃部阵阵的翻涌,正巧慕辰逸给她换『毛』巾,也就这么吐在了他身上。

    吐完,舒服了许多,眼睛都没睁,便睡着了。[

    慕辰逸被吐了胸前都是,而小丫头居然就这么睡了。慕辰逸着实无奈,一旁的福妈紧张的很,生气他动怒。

    “去给我拿件衣服来。”慕辰逸拿了『毛』巾擦身上的污秽,索『性』将衣服脱了。福妈还在发愣,他拿了她手里的『毛』巾,竟就这么光着上身给她擦嘴。

    “是,督军。”福妈这才反应过来,看慕辰逸在细心的给思涵擦嘴,那动作是那般的温柔。她怔忡了几秒,才慌忙的给慕辰逸拿衣服去了。

    医生来了,也没给开『药』,只说如何物理降温,时刻注意她的动劲儿。

    慕辰逸已经换了衣服,到了后半夜,思涵便一直在出汗。慕辰逸让福妈打来了水,他拧着『毛』巾给她擦身体。

    福妈兴许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让堂堂督军这么伺候他们小姐,实在于心不忍。

    “督军,我来吧!”福妈走过来说道。

    “不用了,你去休息吧!把夫人的衣服放下,这里有我。”慕辰逸给她擦的差不多了,给她换了干爽的衣服。

    “我来换床单。”主子还没睡,她哪里敢说。

    慕辰逸看被子床单的确都微湿了,便一把将思涵横抱起来放天一旁的贵妃蹋上。

    福妈利落的和初雪把棉被,床单都换了。慕辰逸这才抱她有回床上,给她盖好了被子。

    “下去吧!”慕辰逸对她说了句,自己一点儿也没打算离开。

    “是,督军。”福妈应道,“我就在外在的耳房睡着,督军有什么吩咐说一声就行。”

    等房间终于安静了,他自己都折腾了出汗了,她的烧已经退了,睡的香实。他捏了一下她的鼻子:“果然是个折腾人的丫头。”

    外面的雨已经停了,窗户微微开着,泥土的清香伴着花香顺着风过来,慕辰逸也困了,于是歪着在她的身侧睡着了。

    思涵醒来时,外面一片亮堂,她在一个温柔的怀抱里。她的意识一点点的回笼时,她发现一个可怕的事实,她的手竟还环着他的腰,脸靠在他的怀里睡的。

    她忙抽回手,却也惊醒了他。

    “夫人,醒了。”慕辰逸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几个扣子微微的松开,下巴这般仔细看看,还有胡渣。这种男人的确是该死的三百六十度无有死角,怎么看怎么『性』感。

    他的手落到了她的额际:“幸好,你的烧退了。”

    “我。。。”她的声音还微哑,竟还有些说不出话来。

    “你昨天着凉了,这也怪我,不该执意带你出去吃饭。”慕辰逸坐了起来,“夫人可觉得好些了。”

    “好多了。”她的声音还是哑的,慕辰逸坐起来,兴许是昨天晚上头发沾了湿气,也没管就在她旁边睡了,这会儿看头发『乱』糟糟的。[

    这样的慕辰逸似乎不太一样,他的表情看似很无辜,不像是那个心计手段都难以揣测的慕辰逸,而只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男人。

    “饿了吗?”慕辰逸下床,敲了敲门板,福妈马上进来了。

    思涵是饿了,福妈看思涵已经醒了,笑开了口:“小姐,您终于醒了。”

    “你去准备些清淡的菜给你们小姐吃。”慕辰逸吩咐道。

    “是,督军。”福妈忙应道。

    “夫人,你好好休息,晚点儿我再来看你。”慕辰逸看她还在发呆的样子,便走过去亲了一下她的额头,“我让郑副官留下来,有事你叫他。”

    “谢督军。”思涵有干硬的回应。

    慕辰逸走了之后,不一会儿福妈就端了热腾腾的干贝粥进来:“小姐,您总算是醒了。您不知道,昨天晚上您突然发烧,把督军可急坏了,他照顾了您一整夜呢?”

    思涵不说话,端了粥低头吃起来。

    福妈看思涵不说话,脸上吱吱唔唔,说道:“小姐,有件事,我还没来得及告诉您。”

    “什么事?”思涵这才抬头看了一眼福妈。

    “我昨天收到了大少爷的消息,二少爷现在在辽州。”福妈回道。

    “什么,我二哥?他不应该在香港读书吗?”思涵动作都停了一下,只觉得福妈话没有说完。

    “我不知道,说是二少爷在香港又加了一个叫共和党的,专门刺杀汗『奸』高官。现在被督军逮着了,要由军统局带回广州。”福妈说着,吓的眼睛都红了,“我本来昨天就要对小姐说的,可是小姐出去了。回来又生了病,我一直没机会。大少爷说,若是二少爷被带到广州,就没命了。”

    思涵手一软,手里的碗差点都没握稳。她想到了那个文件,慕辰逸抓的那些革命党,其中就有她二哥。他竟一点消息都没透,昨天还装模做样的问她,她二哥现在如何?

    “小姐,我看督军现在对您挺上心的,您求求他,能不能放了二少爷。”福妈忙说道,“昨天晚上,督军为了照顾您,被您吐了一身,他什么话都没说,还是很耐心的照顾您。可见,督军心里有您,您说的话,他肯定听得下去。”

    思涵脑海一片空白,昨天吃饭的时候,乔志松要回广州,却话没有说完。她可不可以这么想,人现在在慕辰逸手中,他正考虑要不要给乔志松。不然昨天乔志松有欲言又止,大概是要带人走,但是慕辰逸不正面回话。

    她的病刚好,没办法分析的更全,却直觉觉得这事儿不简单。好像有哪个地方,她应该是可以窜起来的。但是脑子这会儿不好使,她头疼的很。

    “小姐。。。”宝妈看思涵不说话,不由的慌了,小姐不会坐视不管吧!

    “先让我吃完早饭再说。”思涵对她摆了摆手,继续吃粥。“你去准备热水,我要沐浴。”

    “是,小姐。”福妈只得应了。

    “还有,不管大哥让谁跟你联系,你都记着,小心为上,不能让人抓到把柄。”思涵叮嘱道。

    “是。”福妈点头出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