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惩恶奴

    福妈叹了口气,只得出去了。[小说下载 www>

    慕辰逸是下定决心要处理福妈,依现在这般看,这老奴留在府里祸害太大。

    于是天还没有亮,慕辰逸就让人到曹妈屋里把人给逮了,先给她用了一通刑。慕辰逸的这些手下个个都不是吃素的,下起手来可不管曹妈是不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婆子,一通揍的,她整个的就求饶。慕辰逸要不是看着这老婆子在慕家这么多年,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可这问题大了,耿氏一大早起来,没见着曹妈便让身边的丫环找。后来知道慕辰逸把曹家一家人都抓了去,当下气黑了脸,让慕辰逸过去见她。

    “曹妈呢?”耿氏黑着脸问他,“你把曹妈抓哪儿去了?”[

    “娘,不过是一个老奴,值你生这么大的气么?”慕辰逸扶着母亲坐好,说道。

    “不过是个老奴?”耿氏冷笑反问,“辰逸,你动我身边的人,难道连招呼都不打吗?”

    “娘,老曹一家在府上欺下瞒上,做威做服这么多年您心里是有数的。但是这一次,竟敢把心思动到主子身上,此等行径,绝不能轻饶。”慕辰逸说着,脸一正,让人把老曹和曹妈拖上来。

    老曹夫『妇』都被打的鼻青脸肿的,一看到耿氏,就开始大哭大叫:“大夫人,救救我们,督军他要杀了我们。”

    “辰逸,你不经我同意,就把老曹夫『妇』抓走,还打成这样。他们虽然是下人,但是在我们家这么多年,说得上是你的长辈,你怎么能下这样的手。”耿氏看着老曹和曹妈伤成这样,便说道。

    “这种刁奴,我看还打轻了。”慕辰逸冷笑,“娘,最近府里这么多事情,都是这两刁奴搞的鬼,这只是算一个小小的教训。”

    “辰逸,你说清楚。”耿氏眉一皱,“什么叫他们搞的鬼?”

    “娘,这两个刁奴平日里做威做服也就罢了,居然还敢算计主母,想出那么恶毒的计策。”慕辰逸说着,一脚将一旁的曹妈给踢翻,“还不从实招来。”

    曹妈经过了这一个多时辰,被慕辰逸的手段吓的有些怕了。她胆怯的看了慕辰逸,颤抖着声音说道:“大夫人,我、我会那么做,都是为了慕家,为了督军。”

    慕辰逸冷笑一声,这老奴到现在还在狡辩,他冷笑:“你倒是好好说说,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后,看我不扒了你这层老皮。”

    曹妈怕死了慕辰逸,忙说道:“我、我是觉得上次陈妈的事情很不对劲,觉得夫人说了谎,后来她又把方先安排离开,我就想她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是老奴的错,老奴担心少夫人怀了野种却被当成慕家的。。。”

    那个野种让慕辰逸眼眸一黯,一脚又是过去:“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辰逸。。。”耿氏本来心里还有疑问的,她都拿不准是不是辰逸为了护住那丫头,所以故意说了昨晚的那番话。“你这是问话吗?”

    “娘,我的儿子你的孙子被这老奴说成野种,我还不该踢她吗?”慕辰逸说丰,又是一脚,“娘,我简单的告诉你。这贱奴为了陷害思涵,模仿的思涵的笔迹给方桐轩送信,以思涵的名义约方桐轩出去。我看你肯定还以同样的方法,给思涵也送了信,再来个捉『奸』,是与不是?”

    “不是的,大夫人,我这么做真的就是为了试探少夫人跟方先生有没有『奸』情?”曹妈被跑的半边脸都肿了起来,眼泪鼻涕一脸的,“大夫人,怎么敢真的陷害少夫人,我有天大的胆子都不敢。”

    “你不敢?”慕辰逸冷笑一声,“你要不敢就不会在方桐轩的酒里下了『药』,所以他才会在花园失控。我看那晚的『药』也是你下的,你简直就是恶奴。”

    “我没有,督军,我没有。”曹妈哭着求饶,“大夫人,我真的没有。”

    “辰逸,你说的这些可有证据。”耿氏冷声问儿子。

    “我已经问过方桐轩,那天晚上他的确也到了花园,不过是看到我和夫人在一起。我找大夫给他看过,他昨天晚上中了媚『药』才会失控。到是娘你掐的时间正好,就撞到了那一幕。”慕辰逸解释道。[

    “督军,大夫人,我、我有一个疑问。”一旁的老曹大着胆子说道。

    “你说。”耿氏说罢,走到了慕辰逸身前,以防他再动手。

    “这少夫人就算是当天晚上中了『药』,也不至于人都看不清楚。那方先生是个老师,这样的丑事传出去,他也无颜再教书,自然不会承认。”曹叔硬声说道。

    “你的意思说,本督军说谎?”慕辰逸怒极反笑。

    “老奴不敢,不过督军疼爱少夫人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老曹跪着后退了一步,还是害怕慕辰逸踢的。

    老曹这话直说中了耿氏的心窝,这思涵年轻美貌,当年儿子为了一个苏敏跟他父亲拔枪都干过,也不保证他现在为了保霍思涵,承认那晚的男人是他。

    “把霍思涵叫来。”耿氏冷声道。

    “娘。。。这件事情已经很清楚了。”慕辰逸不愿意在牵扯到霍思涵。

    “在我看来不清楚,把那方桐轩也带过来,既然有疑问,就当面对质,把事情弄清楚。”耿氏说罢,冷笑一声,“除非你现在做了督军,不把我这个为娘的放在心上。”

    慕辰逸没办法,只能让人把人叫过来。

    思涵吃早饭吃的半路上,便被叫过去。她也料到,最后还是逃不了。

    等她到了耿氏这里时,看老曹夫『妇』跪了一地,一个个都是鼻青脸肿的,另一边便是方桐轩。他还穿着昨日的衣服,脸『色』发白,眼神还有些茫然。

    “夫人,这封信可是你写的?”慕辰逸不等耿氏说话,便将信展给她看。

    思涵知道,耿氏很可能不相信慕辰逸昨天晚上说的话。她思量着要怎么办?承认了和方桐轩的私情,那么方桐轩也毁了。而慕辰逸再清楚不过真相,他不会放过自己,更不会放过自己身边的人。

    她深吸一口气说道:“我从来没有写信给过方先生,更加不可能写信给他。”

    方桐轩表情一怔,微张嘴要说什么,却什么也没说?

    “方先生,你可写过信给我的夫人?”慕辰逸转而又问方桐轩。

    “我、我怎么可能会写信给夫人?”方桐轩摇头。

    “那你收到这封信,为什么会赴约?”慕辰逸追问。

    “是因为大夫人生辰那晚,我先回了房间,后来又睡不着,看外面月亮很圆,便到花园赏月。谁知道我看到夫人坐在石椅上,像是很难受的样子。我本来要过去的,没想到见到督军来了。夫人像是受了惊吓似的,一路往莲池那边跑。后来,后来督军追了过去,我看到、看到你们。。。”方桐轩有些难以启齿,“我想着可能是夫人和督军之间的夫妻情趣,便离开了。”

    “那后来,你为什么会搬离慕家?”慕辰逸接着问。

    “次日我和辰远聊天时,恰好夫人来了,辰远谈到了我是晚上赏月一事,我看夫人脸『色』变了。我猜想她大概知道我撞到了督军和夫人在桃花园的情事,一时害羞。到底这是私密的事情,后来夫人安排我搬离慕家,我便同意了。”方桐轩回答道。[

    思涵听到这里是彻底的明白了,从一开始她就误解了,就因为方桐轩给了错误的反应。

    “娘,现在事情清楚了吗?”慕辰逸对耿氏道,说着,示意李杰凤派人把方桐轩拉下去。

    方桐轩还想跟思涵说话,又想场合不对,便下去了。

    “这么说来,是误会一场。”耿氏也有几分信了,“只是思涵连和谁在一起,都记不得了吗?”

    “那晚我中了『药』,看不清楚那个男子的模样,只觉得很是熟悉。后来我知道督军在娘生日当晚就走了,我以为。。。”思涵想着,更恨的就是慕辰逸,如果当时他留下来,把她交给福妈,就不会有这么多事情。

    “那媚『药』的确会让人神智不清,夫人身子弱,若是『药』量加重一些,自然会更严重一些。”慕辰逸说着,盯着跪在地上的两个老奴,“娘,这俩奴力竟敢陷害主子,绝对留不得。”

    “曹妈在慕家这么多年,对我们慕家忠心耿耿。她会这么做,是不想你吃亏。手段是不对的,心是好的。”耿氏还是护着曹妈,说道。

    “那她下『药』又怎么说?”慕辰逸反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