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那晚的男人

    耿氏说完,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便转身就走。[小说下载 www>

    思涵想着这样也好,只是连累了方桐轩,不过一想到他刚才对自己的种种无礼,一时间同情心全无。

    她回到了自己的屋,换了衣服,不一会儿耿氏便派人来请她。

    “小姐,究竟怎么回事?”福妈闻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紧张的看她。

    “没事。”她换好衣服,给自己披了件披肩。耿氏坐在她屋外的厅堂, 正正经经的坐在那儿,一脸威严。[

    慕辰逸也回来了,寒着脸。

    她走进去,有种三堂会审的感觉,这个时候,她发现自己竟想笑。

    “娘,督军。”思涵缓缓的走进去,即使知道马上要面临什么,她仍镇定的很。

    “思涵,你给我好好解释一下,刚才我在花园看到的,究竟是怎么回事?”耿氏压着怒火,厉声问道。

    “娘,刚才不过是一场误会,方桐轩喝醉了,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思涵冷静的回答。

    “哦?可我刚才可听她说,你约他见面。你是堂堂督军夫人,和一个男人在花园搂搂抱抱,约着私下见面,你还说是误会。”耿氏冷冷的反问。

    思涵没有说话,转头看慕辰逸,他一言不发,却紧紧的盯着她。

    这男人,很好这个时候他不会帮自己,很好,这样很好。

    “娘若不信,思涵说什么也没用。”思涵回道。

    “我再问你,我生辰那晚,你是不是和这方桐轩在一起?”耿氏转而又问道。

    思涵心中一惊:“娘,您在说什么?我不明白。”

    “我生日那晚,你中了媚『药』,没有回房间,福妈回屋给你拿衣服,你在花园里一个时辰做了什么?”耿氏索『性』说了个明白,“我问过辰远,那天方桐轩也在府里,说要去花园赏月。一回来整个人精神恍惚,吱吱呜呜的。过了两日,你就让人搬出了慕家。”

    思涵发现自己低估了这曹妈,倒是聪明的很。她再想想方桐轩说的话,她给他写信。看来是有人仿着方桐轩的笔迹给她写信,那么也有人仿着她的笔迹给他写了。

    “这是你写的吗?”耿氏说着,将桌边的纸扔到了她脚下,“我问你,这是你写的吗?”

    思涵弯下腰,拿起了那纸,信上写的亦是同样的话,她约方桐轩见面,要说那天晚上的事情。

    “霍氏,我一直都这么看重你,护着你,把这个家给你当。”耿氏气的眼睛都红了,“你居然私下跟男人私通,真真是霍家教出来的好女儿!”

    “那晚我是被人下了『药』。。。”思涵握着那纸,其实这件事她自己也要说的,但是不是这样的方式。她是要在自己一切都安排好了,把这事说出来,让慕辰逸休了自己,再设法逃到国外去。

    却没有想到,竟会以这样的方式捅出来。

    “我再问你,你腹中的孩子是不是辰逸的?”耿氏可不管那晚她是如何失身?总之失了身,那就不干净了,怎么俩成为慕家的夫人。[

    “好了,娘。”慕辰逸突然『插』嘴,“您先不要生气,事情总要慢慢弄清楚。”

    “不是。”思涵开口说道,“孩子不是督军的。”

    慕辰逸一下变了脸『色』,他万没有想到有思涵会这么说。而且她说的神情非常的果决。一股怒火一下子冲上了脑门,他眼睛都要喷火。

    “夫人,有些话可不能『乱』说。”慕辰逸冷冷的道。

    “大夫人,督军,我看少夫人说的,应该是真的。”曹妈在旁边开口,“老奴这几日去春堂『药』馆,和那老板娘聊了几句,才知道夫人身边的福妈从夫人嫁进来没多久,一直在春堂『药』馆买避子汤。”

    慕辰逸听了一坐而起,当下踢了曹妈肚子一脚,将她踢到了两米之外,摔在地上:“你这老奴,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唉哟。。。”曹妈被慕辰逸踢的直叫疼,求饶,“督军,我错了,再也不敢了。”

    “辰逸,你这是做什么?”耿氏看曹妈抱着肚子在地上哇哇叫,看儿子青黑着脸,发生这种事谁也高兴不起来。

    “我问你,曹妈说的可是真的?”慕辰逸走到她面前,捏起她的下巴问,“是,我一直在避孕,只那天晚上没来得及。”

    慕辰逸被她这话刺激的眼眸都变得凶狠,他两手掐住了她的脖子:“我再问你,那天晚上真的是方桐轩?”

    “是。。。”思涵点头承认,“督军娶我是不得已,我嫁给你,也是不得已。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给你生孩子。”

    “这死丫头。”耿氏听了这话,哪里还受得住,一手拿了自己手杖便往思涵『臀』后打下去,“我们慕家哪里对不住你了,你要做出这样的丑事来。”

    思涵吃痛一声,却生生的忍住,她道:“娘,我不配成为督军的夫人,督军还是休了我吧!”

    “这么想让我休了你,嗯?”慕辰逸盯着她,明明这么小小的年纪,却有这么一副傲骨。

    “你也可以杀了我。”思涵定定的看他,一字一字的说着。

    “看来你已经完全不在乎自己了?”慕辰逸将她紧紧的困在自己的怀里,兴许是怒到了极致,竟是笑了,“你不在乎自己,也不在乎你腹中的孩儿吗?不在乎霍家吗?”

    “我和霍家已经断绝关系,我腹中的孩儿,跟你没有关系。”思涵和他对视,回道。

    “和我没有关系?”慕辰逸呵呵的笑,“你真的确定没有关系吗?”

    “辰逸,何必跟这贱蹄子说这么多废话。曹妈,先去弄一碗红花来,把那贱种落了再说。”耿氏气的全身发抖,对刚爬起来的福妈说道。

    思涵也料到会这样,她特意穿了外套过来,手正要『摸』到口袋里,却没有到被慕辰逸猛的抓住了她,灵巧的夺过了她藏着的小型手枪。

    “夫人,你是要拿这枪对付我吗?”慕辰逸说着,掏出了手枪把玩了一下,扔给了一旁的李杰凤。

    这男人。。。思涵要挣开他,她绝不能让他们动自己的孩子。[

    “慕辰逸,这是我的孩子,你没有权利对我做任何事情。”思涵咬牙道。

    “原来你还知道这是你的孩子。”慕辰逸说着,手落在她的腹上,“你想过吗?你落了这么一个名声,孩子要如何抬头做人?”

    “孩子不是你的,跟你没关系。”

    她话刚落,慕辰逸竟突然捧着她的脸,重重的吻上了她的唇。他做梦都记得的这个味道,香甜的,腻人的,又致命的味道。唯恐她记不起来,他掐住了她的下巴,让她分开了唇,自己的舌头挤了进去。

    思涵一下傻了,这个味道她做梦都不会忘记,火热的舌头,仿佛带着桃花的甜腻香气,突然他的舌头顶了她的上鄂那处,她身体激烈的抖了一下。这是无数个梦里,她会被吓醒的吻。而这个人,竟是慕辰逸!!!

    她忘记了所有的挣扎,眼睛泛出了湿意,睁的大大的看着他。

    “现在,你还要说,孩子跟我没关系吗?”他微微放开了她,他就不信,她一点也不记得。

    思涵看着这个男人,那夜的画面直冲过来,突然那个模糊的影子变得清晰,清晰的她能看清他脸上的五官,竟真的是慕辰逸。

    “娘,这孩子是我的。”慕辰逸一手抱着她,转头能母亲说道,“那天晚上的男人,是我。”

    他这话一出,耿氏和曹妈都傻了眼。耿氏忙道:“辰逸,这种事情你绝不能护着她,她腹中怀的很可能是。。。”

    “那晚我跟你说完话本来是马上要走的,但是我临时回来,正好看到夫人在花园。我当时并不知她被下了『药』,只道她喝醉了。事后,因为时间来不及,我只能先把她放在花园,便北上了。”慕辰逸解释道。

    “是的,大夫人,我们就在外面等着督军。”李杰凤说道。

    “那这封信是怎么回事?”耿氏这话是问思涵的。

    思涵根本回答不了,刚才给她的冲击大到可以击溃她的意志。竟是慕辰逸,为什么要是慕辰逸?

    “这信是不是她写的还不可定论。”慕辰逸从她手里拿过了书信交给李杰凤,“杰凤,你好好查查笔迹,谁要是敢使手段陷害主母,绝不轻饶。”

    曹妈听着这话,身体抖了一下,全没了气势。

    “就是这样,刚才在花园她和那个方桐轩搂搂抱抱,还私下约见面,那也是不贞。”耿氏还是心头气难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