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看你的表现

    思涵丝毫不让,抬头和他四目相对:“督军,专横惯了,也是会惹人生恨的。[小说下载 www>

    这丫头现在是一点点的将『性』子展『露』,带着爪子,知道攻击。

    一曲完毕,思涵毫不犹豫的要公开他的怀抱,离开。谁知慕辰逸一把搂住她,将她困在自己怀里。

    “夫人,这戏还得做下去,你平日聪明的很,不会惹我生气的,嗯?”慕辰逸含笑她耳边道。

    思涵真想这么拂袖而去,却还是咬牙忍了下来,『露』出一抹笑容。[

    “督军,可否答应我,让我见夏雨一面。”思涵看那边已经有客人过来,她尽量让自己的笑容变得自然一些。

    “看你的表现。”慕辰逸微笑,搂着她走过去。

    整个宴席,思涵都有些心不在嫣。她心里猜想,慕辰逸应该知道苏敏在船上,他迟迟没有行动,是为了什么?

    “走吧,冯国山已经等不及了。”慕辰逸搂着她在她耳边道,这会儿宴席快要结束,慕辰逸已经将几个主要的客人送走,其他的便让郑副官和其他几个高级军官处理。

    “督军,陆先生刚才走了。”思涵忍不住提醒。

    “无妨,陆莲舟还没胆子真的跟我做对,我也无意动他。”慕辰逸看着就像是对她轻怜爱意,“至于旁的人,一个个来,既然要救冯七,自然要救了冯七才会走。”

    思涵抬头看他,他对自己温柔一笑,那笑容看着让人心里发寒。冯国山也走了过来。这会儿,已经没有看到夏雨。

    “我知道冯叔叔等不及了,我们上楼吧!”慕辰逸对冯国山摆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冯国山看思涵还在,还是给了好脸『色』,一路往里走。

    思涵猜想苏敏可能在哪儿?连陆莲舟和唐婉都已经走了,她留下来根本不可能救回冯七。

    游轮的三楼是高档的包厢,慕辰逸把冯景惠安排在这里。一开门,冯七站在窗边,看着外边汹涌的大海,一言不发。

    听到有声音,他一转过身后,看到慕辰逸夫『妇』还冯国山,脸『色』微变。从十八岁离家开始,冯景惠除了在报纸上,就再也没有见过父亲。

    冯国山也是辗转知道儿子的一些消息,现在看到他的真人,他情绪不稳,眼眸紧紧的锁着他,像是要把他吞了似的。

    “冯叔叔,现在相信我没有骗你吧?冯公子我照顾的很好。”慕辰逸请他进去,笑道。

    慕辰逸确实把冯景惠照顾的很好,思涵这么目测,比起上回见到冯景惠,他还要胖了一些。房间装修的是英伦风格,暖『色』调的西式弹簧床,天蓝『色』的窗帘,还有红楠木的书柜书桌,房间干净整。

    冯国山盯着儿子,好一会儿才转头对慕辰逸说道:“贤侄,你办事我怎么会不放心。”

    冯景惠冷笑一声:“冯督军,我和冯家早已经没有关系,你就算把我带回去,除非天天把我关着,否则你得到的也是行尸走肉。”

    冯国山气的脸发青:“你要不是叫冯景惠,你早没命了。没那个本事就不要做英雄,天天在外面不知所谓。”

    “冯叔叔先别生气,我们到外面去谈。”慕辰逸轻笑,看了思涵一眼,“夫人和冯公子交好,夫人,你帮我好好劝劝他。”[

    思涵点点头,大概慕辰逸要和冯国山商量军政大事吧!

    等慕辰逸和冯国山出去之后,思涵关上了房门。

    冯景惠看着思涵冷笑一声:“我还道夫人你跟其他人不同,没想到也没有两样。”

    思涵轻笑一声,问道:“我记得冯公子所追随的孙先生曾说过一句话,驱逐鞑虏,恢复华夏。冯公子认为,孙先生这个鸿愿要多久才能实现?”

    冯景惠听着,一时语塞,竟回答不上来。

    “现在北方有孙权贵的北方『政府』,南方要汪志同的南方内阁『政府』,冯公子认为,哪个『政府』在我们华夏是合法的?”思涵转而又问。

    “当然是。。。”冯景惠被问的有些慌,正要说话马上被思涵打断。

    “冯公子一定会说是北方『政府』,但据我所知南方的汪先生也是提倡民主,自强,工人运动。”思涵马上打断他,“或许现在在国人的心目中,什么是合法都不知道?”

    “夫人未免太小瞧国人的智慧。”冯景惠冷笑一声,对她的话全不赞同。

    “那我问冯公子,何为合法?”思涵便问道。

    “自然是得到百姓的认同,遵循自然法,得到国际法的承认。”冯景惠留过学,这样的问题他还是答的上的。

    思涵又笑了:“现在列强侵略,英国支持南方内阁,美国支持北方『政府』,德国还支持令尊的冯系,哪来的国际法?至于自然法,连西方都没有定论,又何来遵循?”

    冯景惠被思涵抢白的无言对待,一句话说不出来。

    “北方『政府』孙权贵毫无实权,不过是阎琨锡控制下的傀儡罢了。再有西南的蔡系,东北的奉系,东南的慕系,华南的冯系。现在各踞一地,所谓的『政府』要么就是军阀控制下的傀儡,要么就成了外国列强的喉舌。冯公子难道以为华夏统一仅仅靠你们这些革命党刺杀几个军阀要员就可以解决的吗?”

    思涵一字一句,将现今的局势分析的清清楚楚,最后那一个问题,问的冯景惠面红耳赤。

    “冯公子,现在华夏不缺热血青年。我看报纸,昨日上海大罢工,领头儿的便是一群学生,关了多少人死了多少人,现在谁也不知道。你们可以抛头颅,洒热血。可是如果你们的热血洒的毫无作用,不过是白白牺牲人的『性』命,真的值得吗?”

    冯景惠震惊的看着思涵,手心都在冒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