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章 叫板

    慕辰远的脸『色』气的由白变青,再有青变黑。[txt小说下载 www>

    曹妈本来还有几分犹豫,这一屋子的有主子,家丁下人的,她还真没有干过这种事。可是督军吩咐的,谁也不敢不听。

    “慕辰逸,你不能这么对我?”于姨娘脸『色』大变,当婆子开始脱她的裤子时,她拼命的开始挣扎。

    “我为什么不能?”他含笑反问。

    这位于姨娘叫于『露』萍,在慕鸿勋从姨太太里长的颇有姿『色』的,听说还是东南大学的高材生,曾在军部后勤部一名小小的文员,和慕辰远是同学。有一日被慕鸿勋见了,看中了她的美『色』,便强占了。[

    慕鸿勋以前就是个地痞流氓,以前杀烧抢掠的事情不知道干了多少。那个时候的慕辰远跟于萍『露』求婚了,连王氏都知道了这件事,等到他知道这件事情,简直痛不欲生。

    他是家的庶子,本来就没有地位。慕鸿勋看得的也是大子二子,他恨透了这个父亲,可是又不得不忍下来。

    府里的家厅看着于姨娘这母亲,听着可以脱她的裤子,一个个眼睛都直了,红了。只见一个人冲了过去就按住了她的腿,另一个人一扒就把她的裤子扒下来。

    “慕辰逸,你不得好死,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于『露』萍大叫一声,不甘羞辱,眼睛就要咬舌『自杀』。

    “掐住她的下巴。”慕辰逸一眼就看透她的意图,这个时候他怎么会让人轻易死呢?

    另一个家丁马上掐住她的下巴,不让她合上。看着于姨娘这细皮嫩肉的,吞了吞口水,手就要去悄悄的『摸』一把。

    慕辰远眼明手快,一脚将那几个人踢开,脱了衣服盖在于『露』萍身上。他青红着脸,道:“二哥,就算她真的做错了什么,你也不应该如此羞辱于人。”

    思涵看到这里,根本不忍直视。她转头看慕辰逸,他嘴角笑意似有似无,手放在椅柄上,手指轻轻的一下又一下的点着,似乎对这发生的一切很满意。

    “督军。”思涵着实看不下去,忍不住开口道,“于姨娘好歹是姨娘,现在真相未明,何不给她留几分面子?”

    慕辰逸缓缓的转过头来看她,神『色』更加复杂,说道:“夫人说的有道理,拖进去吧!”

    “我不验,慕辰逸,我不验。”于萍『露』脸上『露』出了崩溃绝望的神情,她的眼眸落在慕辰远身上,一时悲痛欲绝。“你杀了我吧,你要怎么样都行,我不会验的。”

    “由不得你不验。”慕辰逸对老曹使了个眼『色』,让他们快点动手。

    慕辰远几步上前拦住,王氏迅速过来一把拉住他说道:“对这样的女人不能心软,阿远,你就是太心善了,看到谁都想要帮忙。”

    “于姨娘,你最好不要『自杀』,你要是『自杀』,最后遭殃的一定不是你一个人。谁敢对我慕辰逸使手段,都得掂掂自己是不是承担得起后果。”慕辰逸脸一寒,半是威胁的说道。

    于『露』萍身体一软,她家中还有母亲,还有正在上学的妹妹。她知道慕辰逸的狠毒比起他父亲有过之无不及,慕鸿勋对她尚且有几分柔情,慕辰逸绝对是说到做到的。

    “拖进去吧!”慕辰逸看她老实了,对下人命道,再看看慕辰远,他拳头紧握,已经忍耐到了极限。

    思涵看着慕辰远,她原以为这不过是一段内府里的偷情,可是此时看来,却是一对苦命鸳鸯被生生的拆散,现在还要受这样的折磨。

    而慕辰逸,他恐怕再已了然于胸,这种内宅里的事情他本可以不过问,现在就纠着这两人不放,定然另有目的。

    不一会儿,曹妈便出来汇报:“回督军,刚验出,于姨太太果然刚和人做完苟且之事。”[

    慕辰逸对这个结果一点也不意外,道:“把她带出来吧!”

    这曹妈现在已经『摸』不准主子的意思了,忙问道:“是不穿呢还是?”

    思涵不等慕辰逸说话,忙抢话道:“曹妈妈,这一屋子的人,你说呢?”

    曹妈心一跳,再看慕辰逸不说话,忙道:“是老奴糊涂了,我这就去办。”

    慕辰逸看了她一眼,没用管她,倒是把目光投到慕辰远身上:“辰远,你说这于姨娘偷人,要怎么处理才好?”

    王氏生气儿子会说出糊涂的话来,忙道:“这于『露』萍在老爷尸骨未寒就偷人,这种婊子,得浸猪笼。”

    慕辰逸对王氏说的话不置可否,说道:“辰远,你说要怎么办?”

    “慕辰逸,你说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于『露』萍被带出来,妈妈让她跪下她不肯跪,一个婆子朝她的膝盖踢了一脚,她才被迫跪了下来。脸上却寻不到一丝的羞耻,反而抬头目光坦『荡』的反问。

    “你这种臭婊子,自己出轨偷人,还敢问督军自己做错了什么?”曹妈大概是觉得自己前面表现的不好,马上给了于『露』萍一个耳光,怒道。

    “曹妈,谁让你动手的。”慕辰远眼一红,握住这老妈子的手,一把将她推在地上。

    “唉哟!”曹妈这么一摔在地上,像是摔了腰般,叫唤着疼。她可是大夫人身边的老妈妈,府里就是小姐对她都是客客气气的。“二少爷,为了这么一个婊子,你把曹妈的老腰都摔断了。”

    慕辰逸可不会管曹妈怎么样,他道:“难道你认为你没有做错吗?”

    “我本来就不是你父亲的妻,现在辽州不也开始新派教育么?男女平等,一夫一妻。我是你父亲抢来的女人,没有名媒正娶,现在他人都不在了,我凭什么要为他守贞?”宋『露』萍左脸上有扎眼的五个掌印,抬头挺胸的看着他,义正言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