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6.716你为我画地为牢,我为你逆天填海

    光芒越来越刺目,此刻从樊若愚身体内流动着丝缕的七彩循环,因循轨迹,缓缓流动。补充着樊若愚身上的匮乏,武力、精神力都不在话下。

    夜空幽静,星空万里。

    直到月隐去,天际出现一缕光芒不似以前的明亮有些暗沉。筑形到最后关头,天空之中一道炸雷响起。轰隆之声不绝于耳……樊若愚闭目,封闭了五感。

    直到筑形的最后一笔,樊若愚整个人像是虚脱了一般直接趴在了龙马的身上。裂开了唇角,成功了。抬眼望向了天际,乌云密布。皱了眉目,唔,怕是要下雨了。

    但是此刻饶是樊若愚有些虚脱,但是整个人却是无比的兴奋。体内的武力,精神力饱满的像是要随时挣脱开来。[

    微微一笑,看着离的更近的天涯海角。黑眸之中色彩涟漪,涯,我来了!

    稍作休息的当中,樊若愚从手镯内拿出惠元丹丢了一些给龙马的嘴里,瞥见那涯留下的盒子,樊若愚盘膝,一手支撑的脑袋,一手抚摸的和盒身。

    抿了下下唇,又抬眼看向了远方。涯,我等你亲自打开送与我……

    事实上,有句话叫做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当樊若愚感觉体内的武力,精神力全身充沛的时候再一次闭目开始筑形,这样的感觉就像是要寻找一个突破口。

    于是樊若愚静下心来,忘却了把盒子放进储物手镯,只一并的放在龙马的背上。

    此时的时节已经过了春暖花开,过了炎炎夏日到达了秋色灿然。海面逐渐的缩小,但是腥淡的海风还依旧在海面上飞舞,有点冷,有点腥,似乎还带着一种将要决绝的毁灭的感觉。

    蔚蓝海面上,海浪翻滚。樊若愚坐在龙马之上悬在半空中,昏暗的天空乌云密布,有一种想要吞噬一切之感。

    有一种很奇异的气息。一边来自海面,一边来自天空。海面像是要殊死同归,天空之中隐含的威压像是要压倒一切。

    樊若愚盘膝做着,根绝脑中景象描绘着筑形的外轮廓。没有理会,乌云滚滚的天空,也没有理会来自海面的不善的气息。

    一直以来樊若愚从第一次筑形成功,一直都是很顺利完成筑形。饶是失败了,多尝试几次也会很完美的完成。

    可是现在樊若愚隐隐的察觉到了一丝来自海面的抵抗,让筑形的轮廓寸步难行。秀眉一皱,精神力加大,饶是这样,樊若愚还是觉得这一次的筑形的艰难。

    本能间,樊若愚盘膝而坐的垂落在两膝的手腕翻转,手指轻动,连番的手势打出,灵气汇聚,精神力亦是汹涌起来,连番的动作下勉强的筑形的轮廓前进的两步。

    两两僵持之中,樊若愚脑中急转。前面的顺利让她掉以轻心了吗?以至于在最后的关头有力却使不出了吗?明明身体内的武力澎湃,精神力饱满为何却不能前进一分呢?

    天空中的乌云越发的黑沉下来,海面上海风咆哮起来,海浪翻滚,海面之上的海鸥远远的划过水面,隐匿了形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