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5.715你为我画地为牢,我为你逆天填海

    手指之中一道七彩的光芒缓缓而起,化成飞燕飞向了远方。于此同时,黑眸之中黑幕翻滚停歇下来。除却了脸上有些苍白外,其它一切安然。

    这就是结印的好处,引导外界的力量达到自己目的。之前樊若愚不用是因为不想破坏大陆上的灵气平衡。现在用来也是迫不得已……

    时间过很快,月悄然而起,皎洁的月光洒向大地,莹白光芒在夜色像是一道旖旎的风采。

    月色明媚,灯火闪耀。

    一地寂静。[

    就在这静寂中,樊若愚坐于龙马的背上。筑形持续中,一丝一毫没有松懈,那惠元丹就像是糖豆一样随时的补充着体内匮乏的武力。

    精神力不到极致,绝对不曾休息。

    夜色幽静,一片海风吹来,浪涛越发的击打起来,夜色也显得越发的幽深了。银白的月光从天际洒下来,把星夜下的海面照耀的朦朦胧胧,那种月色的美,清冷而孤傲……

    而就在这清冷的银白世界中,樊若愚眺望远方隐约的看到一座方台云雾缭绕。挑眉而笑,终于视线能所及了。

    这样远远的观看似乎和梦里的场景相像重合。海面之上一方平台,锁住了她的涯。深叹息了一声,原来这一切早就了预示。

    而她却忘记了。

    猛的樊若愚冷哼一声,这就是所谓的冥冥之中自有天定。好一个天定啊……

    夜很快就过去,转眼天际大亮。

    丝丝绚丽的晨光冲破那地平线,跳跃出来,金色朝霞,光芒万丈,取代皎洁月色,接管这万里山河。

    “今天的天气真好!”以手遮额,樊若愚透过手指的缝隙丝丝缕缕洒下来的金光赞道。勾唇一笑,“龙马去那云层之下!”

    金光闪烁,晴空万里。

    今日,她要一举筑形成功延伸到距离天涯海角一半的距离。这是前所未有的挑战,这是樊若愚有史以来第一次如斯的狂妄的挑战着自己的极限。

    血玉之中的一魂已去,涯的实力能完整的呈现。樊若愚相信那些所谓的魔兽定不会是涯的对手,为了以防万一动用了言灵起誓。

    所以此刻樊若愚不着急了,她想要赌一把。静坐在龙马之上,紧闭着双眼。脸上几欲苍白的有些透明,额上的紫玉寒冰之下,依旧冒出丝缕的汗液。

    从日升金色光芒逐渐加深,变幻成一轮红日斜斜的挂在天边,那璀璨的橘红光芒从天际洒下来,万物都镀上一层橘红之色。

    夕阳之美,无与伦比;又到夕阳西下,月悄然挂起。莹白取代橘红,挥洒与神祗大陆。

    樊若愚的脸上已经从苍白的透明逐渐转变为那细微的毛孔之中斑驳发出莹莹的七彩之光,加上莹白的月光铅华。

    樊若愚身上笼罩起很奇特的光芒,不似她身上的七彩之光。那奇特的光芒像是星星点点的跳动着舞步曼舞在樊若愚周身,每一次的跳动就浩瀚的灵气围绕着樊若愚滋润着她的身体。

    光芒越来越刺目,此刻从樊若愚身体内流动着丝缕的七彩循环,因循轨迹,缓缓流动。补充着樊若愚身上的匮乏,武力、精神力都不在话下。[

    PS:明日若愚和涯相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