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7.687天涯海角分别时七

    这算是老天的不公平吗?他们二人从万年前就开始纠缠一直到现在好不容易可以过个安生日子了吧,总是出现岔子。

    不觉间抬头望天,眼底满满都是冷漠之色。

    风落一脸冷色在船舱外站了到傍晚,而船也彻底行驶到天涯海角的入口处。可是船舱内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而此刻樊若愚依旧一个姿势窝在涯的怀里,而涯亦是一个姿势环抱着樊若愚。

    那手臂隐隐的在颤抖,素白的手背青筋暴跳,可见他在极力的控制自己。久久涯叹息了一声,“若愚,我爱你!”顿了一下,又道:“等我!”[

    说着动作轻柔像是对待稀世珍宝一般,眼底的浓浓的情意有着锥心刺骨的痛意。翻身下床,没有惊动樊若愚,俯身在樊若愚的粉唇上落下一吻。满头的银发倾洒在背后,垂落下来发出莹莹的白光。

    呢喃道:“若愚,我的若愚一定饿了。”说着深深的看了一眼床-上的樊若愚,轻步离开了船舱。

    出了船舱见风落守在门口,微微颔首,就迈步准备离开。只是才迈出一步,就站定回头看向风落,“我不在的时候好好守着她!”

    风落听言心下一酸,眼眶一红。但凡估计有一丝其他的选择,这位主绝对不会舍了樊若愚独自前往。抿了下唇,“主子放心,风落定不辱命!”

    从前风落喊的都是涯公子,从来不称之为‘主子’。现在这一声‘主子’也是宽慰了涯的心。

    涯点头,“我去给若愚做些吃的!”

    厨房内,涯看着面前的食材。凤眸中氤氲雾气,随即一闪而失。面色清冷,眸底深沉,叫人看不出任何的神色。

    他这次做的是水煮鱼,鱼肉的沁香混杂在刺鼻的辣味之中,弥漫在整个小厨房内。

    涯见米饭也好,就盛了一碗,然后和水煮鱼一起放在托盘上,缓缓的出了厨房。到了甲板之上,涯一袭白衣被海风吹拂猎猎作响,银色的发丝迎风飞扬。

    轻挪脚步,涯每一步走的极慢。微动间优雅尽显,哪怕此时他端着饭菜却是一丝一毫找不到不妥之处,反而别有一番的味道。

    观其神色却是脸上出现了极致的浓雾,让人瞧不清里面的神色。走动间已经到了甲板之上,几步之间就能到达船舱门口,涯却像是僵直在那里一般,怎么也抬不起脚步。

    不知道站了多长时间,当涯迈动脚步到了风落的身前,把手上的托盘交与他,淡淡的道:“你送进去!若是若愚没有醒,就让她睡到自然醒!”

    风落抬首看向涯,直直的向他面上看去,却一如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一般,浓雾遮掩看不清晰。缓缓抬手接过托盘,却意外的发现一道细微的晶莹之光飞速划过。

    风落鼻子发酸,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他是什么样子的人,经过相处之后他就清楚明白,铁骨铮铮,强悍如斯。

    这样强大的人竟然流泪了……

    风落觉得喉咙有些发堵,沙哑着声音道:“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