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1.681天涯海角分别时一

    此刻樊若愚也发现了蛟龙,唇角泛起一抹笑意,见蛟龙似乎满畅意的,也没有说话,只是瞧着。

    而蛟龙在海水里也瞧着樊若愚,当时那银发男子回来之时,毁去了他栖居的湖泊,等于就是毁掉了他的家。于是乎生了跟着樊若愚的想法,却不想那火龙马像是知道它的想法一般,趁着樊若愚熟睡的那会使劲折腾挑衅它。

    甚至也没少大打出手,它知道火龙马是樊若愚的坐骑,也没有拿出实力来应对,倒是了在火龙马的火焰上吃了些亏,于是就躲到了海里深处,一直跟随在船的后面……

    这一躲它也不知道躲了多久,这会子才冒头看看,竟然到了傍晚了。更没有想到竟然运气好的见到了樊若愚,一时间有些欣喜起来。

    结果光顾着高兴,却忘记要说什么了。只瞧着不说话。[

    樊若愚是饶有趣味的看着,见蛟龙没有说话的意思,于是索性自己先开口,问道:“你怎么在这里?”樊若愚不知道蛟龙的心思,更没有想到这蛟龙会跟在船只的后面,也没有自作多情的想因为她给了它雷电之后让蛟龙实力大涨,身长也到了百丈,这就要是跟随她。

    蛟龙一怔,才想起自己虽然有着想法,却还没有和樊若愚女娃娃交流啊。又想到被火龙马的‘欺负’于是不免有些委屈的开口道:“我没有家了!”栖居之地没有了可不是没有家了。

    樊若愚挑了下眉,蓦的想起那个时候她是闭着眼睛,精神力也没有放出所以具体的情况她也没有看清,想来让蛟龙离开自己的栖居之地,只怕是真的毁掉了。

    “你说错了!”樊若愚淡淡的开口,眼角微微扬起。

    呃?“错了?”什么错了?栖居之地毁了,还不算么有家了吗?蛟龙想不明白它哪里错了?

    樊若愚粉唇一抿,“那湖泊只是你栖息的地方,你的栖居之地是神祗大陆。”这两种可是不同的意思。栖息只是休息的地方,休息地方毁了,还有其他的地方。但是栖居就不同了,栖居在神祗大陆,只有大陆毁了,才算是没有了家了。

    蛟龙一愕,没有想到樊若愚会这样说。一下子不知如何出言说要跟着她的意思,谁知就在怔忪间,趴在樊若愚肩上的龙马挑了一下眼皮,出声道:“主子,我看它是想要跟在我们身边,准备图谋不轨!”

    啊?樊若愚有些愕然,不解龙马为何这般的说。蓦然间想起刚才蛟龙委屈的模样,虽然不知道此时自己的见到的蛟龙和自己从前的认知中怎么出入这般的大。

    但是感觉不会错的,蛟龙没有恶意,隐隐的还有些善意。

    视线再次落在蛟龙的身上,见它因为龙马的话而变的有些急切焦躁,却是一句话没有说。视线微转,眼角撇了一眼肩上的龙马。深叹了一下,看来这龙马和蛟龙应该是交流了一番了,不然刚才她看着海水里蛟龙身上隐隐的有些烧……

    再联想到龙马一般是不会开口,选择此刻开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