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7.677有果皆有因七

    随着涯的声音落下,被抱在涯的怀里的樊若愚闻到了那熟悉的味道之时,小脸上怔怔的,蓦然见唇角放大,“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这一哭吓坏了呼风和风落,亦是吓坏了盘旋在一旁的蛟龙。

    更受到惊吓的却是涯。双臂抱着樊若愚微微动了一下,直接揽抱着,让她的腿脚从蜷缩的状态自然伸直,然后微一翻转,直接抱在怀里,薄唇不其然的落下,不停的落下……

    看着黑眸之间的泪水心中一涩,本能想要吻去那泪水。谁知越吻越多……

    从刚才的嚎啕大哭,到现如今在自己的回礼的润物细无声的默默流泪。涯心底紧紧的提起,他从来没有见过若愚如此过,整个人彻底的慌了。[

    抱着樊若愚在空中,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最后却是樊若愚哭的累了,在涯的怀里沉沉的睡去,涯才松了一口气。然后才发觉在樊若愚哭泣的时候他整个人也在颤抖着……

    一时间心情难以复加。

    低头在樊若愚的额上落下一吻,才缓缓的抬起头看向呼风和风落,“三个月来,你们辛苦了!”

    呼风上前一步,“主子,时间快到了!”呼风的脸上满是严肃,时间到了,该走了!

    涯低头看向怀里的樊若愚,微微点头,薄唇启开,“那走吧!”眉宇之间尽是倦怠,但是凤眸深处却是洋溢着一抹光亮。

    ***************************

    樊若愚醒来的时候已经翌日傍晚,耳边聆听着细微的浪花的声音。

    神色淡淡的,但是细看之下她的那蝶翼般的睫毛在轻颤。醒来的瞬间连动一下都没有,就僵直在床-上。而旁边却是她熟悉的气息,熟悉的心脏跳动的旋律……

    樊若愚僵直在那里就像是一具不会动的木乃伊,直直的害怕动一下这个梦就会醒来。

    而涯从樊若愚醒来的第一时间就知道了,只是他也没有动,只仔细的瞧着。其实涯从回来之后就一直没有合眼,就是一直看着樊若愚的容颜。每一个视线的挪动几乎用的是膜拜的眼神。秀气的眉,蝶翼般睫毛,小巧的鼻尖,和粉嘟嘟的唇瓣。

    只是那粉唇粉中带着青,唇瓣也干裂的脱皮。可见这三个月来她受到了怎么样的煎熬……

    此刻见樊若愚醒了,却是没有动弹,更是感应到樊若愚的感觉。知她在害怕,在颤抖……

    于是手臂一紧,把樊若愚牢牢的锁在怀里,轻声道:“若愚……”

    “……”

    “若愚……”见樊若愚没有答,涯又喊了一声。

    “……”

    “若愚……”

    “嗯……”一连几声,樊若愚都没有应,不是她不想应,而是张了张口,就是说不出话。好不容易应出声了。这一开口才惊觉的自己的嗓子竟然这般的暗哑……[

    涯听到声音,又紧了紧了怀里的樊若愚,“若愚,刚醒来,喝点粥!”说着翻身下床,就在床头的矮凳上端起一碗还冒着热气的米粥。

    然后扶起樊若愚靠在自己的身上,轻声道:“来,不烫了,喝一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