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2.672有果皆有因二

    双眸凝望着识海,不知道何时识海内竟然也有了初生的太阳,樊若愚的眼底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前生的种种对于她来说已经是过去式,只要今生他在她身边倾心相互,倾心相守。那么之前他所做的她不会在意,也不会拿来和造成今生的他们之间的障碍。

    但是现在若是天沐涯还不能回来,那么她绝对不知道会做出一些什么。

    须臾间,倚在龙马身上的樊若愚缓缓的睁开眼睛,眸低的颜色比那夜空还要漆黑还要静谧,却又深沉的犹如一汪碧泉闪闪反光。

    前生除却咫尺的那一段,她走过的路基可谓是辛酸,更是从未尝过风月和爱恨。今生不管是是否是前生的延续,得到了她格外的珍重。[

    是涯给了自己想去好好爱一个人,珍惜一个人的心,是他给了自己一片深情,一片生死无悔。所以千万不要轻易的破坏它,不要毁灭了她对人性所有的爱恨的寄托。

    此刻她就在这里等,等他回来……

    若是他不回来,仰或是如万年前对待咫尺一般。那么这一切从今生就此了解吧,她不想终身轮回在这样的一场饱含着算计中的转生。

    手抚到胸前,隔着一副摸着那一块血玉。但愿你不要让我失望才好……

    樊若愚醒来的瞬间,龙马就察觉到了,于是动了下身子,火红的火焰在漆黑的夜空中且是在电闪雷鸣之间那火红的颜色却是照亮了这一方天地。

    扑面的火焰,樊若愚却是一丝一毫的也感觉不到炙热。悠然而立,除却从开始就没有移开过视线的蛟龙外,呼风和风落俱是没有发现樊若愚醒来。

    直到樊若愚坐在龙马的身上飞至半空,冷冷的瞧着头顶之上的雷电,呼风和风落才惊觉。齐齐的昂起头看向空中那一抹火红的颜色。

    除却那火红的火焰就是樊若愚那殷红如血的红衣翻扬而起。

    樊若愚抿唇看向天空的雷电,抿了下唇。唇角泛起一抹冷意,就是因为这雷电的出现,识海之中的雷电才一激动露出了马脚。

    好在发现的及时,不然这隐患若是咋她的一时不查之下发作起来,那就像是毒瘤一般想要痊愈只怕是要付出一些惨痛的代价。

    所以现在在头顶东西有什么资格在她的面前叫嚣。心中冷哼一声,视线不曾移动,更是不曾分出丝毫给予别人。

    手指连番几个动作,一抹七彩之光出现在手中,慢慢的开始凝聚成七彩光芒的实质话,待到手中的七彩之光凝聚成一个巨大的球状。

    只往天际轻轻一掷,那七彩之光就直直的往雷电的区域的乌云方向而去……

    盘踞在湖泊上的蛟龙暗暗心惊,刚才它竟然在那七彩光球之上感觉到了一抹威胁。那光球内似乎蕴含了让它惧怕不已的力量。

    心下龙神微微的一凉,随即视线更是死死的看着樊若愚。想要知道她要做什么?在她的动作间他判断出她的目标是天空中玩忽职守的雷电。

    本应该是它历劫的九天雷罚,却生生就劈只下了半道,然后就死活不再对着它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