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5.625天佑之死五

    可是他们依旧下的去手,那么只能说明他们没有心,有的却是那被阴暗腐蚀掉的暗黑之心。这样的人,她不应该替代咫尺来期待。

    随即樊若愚冷哼了一声,“我和涯喝明知那酒水是你‘特意’准备的,我们敢喝,那是因为我们不惧!”两杯毒酒而已,就算是噬骨之毒,她的身体早就对那毒产生了抗体。而涯却是已经晋级到神级,那一点噬骨之毒,对于他入喉开始就已经被剔除了毒性。

    “你……你……”海岩闻言脸色瞬间大变,一双眼几乎要吞噬了面前的樊若愚和涯,满脸的震惊,满脸的无法置信。

    “……”颤抖的手指着樊若愚,海岩看着她若无其事拿出一枚玉牌,蓦然的瞳孔放大,那是玉牌也是命牌。

    他千算万算的怎么也没有想到天佑竟然一早把象征自己的权利地位的命牌送给了樊若愚。一口气没有提上来,心口一堵,血气开始翻涌而下,紧紧抿着唇,自唇角缓慢滴落。[

    樊若愚唇角缓缓的裂开,笑容慢慢的放大,明明笑的明媚灿烂。可看在海岩的眼底却是异常的冰冷,冷的他的,明明身体还没有完全契合,也能感觉到那冷意比他周身笼罩的阴冷之气,还要冷上三分。

    手指轻动,把天佑的命牌拿在手里,缓慢的翻开,脸上笑颜如花。涯见此,薄唇启开,“即使你换了宿体,你是在天佑的身体里。而你现在顶多是压制着天佑的灵魂,还没有完全炼化掉他的灵魂。

    所以现在只要若是若愚手指轻轻一动,天佑的灵魂灭掉,那也只是个没有鲜活生命的肉身,你要来只是累赘,灵魂没有完全转生,你将会求死不能,求生不得!”

    涯说的缓慢,字字清晰,冷凝的声音中带着天威,压抑着海岩一口心头血喷出。涯像是早就知道一般,长袖一拂过,轻飘飘的带着樊若愚躲过了那血液喷洒。

    于此同时,‘嘎嘣’一声,樊若愚手中的命牌碎裂。黑眸冷冷的瞧着,不悲不喜,仿若是对待一个陌生人一般。

    天佑的魂魄悠悠的从身体里溢出,看着樊若愚和天沐涯。虚影微微敛眉,心道樊若愚还是手下留情了,不然等他的灵魂彻底被吞噬掉之后,他等于就是消失在这天地之中了。

    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樊若愚冷冷的声音传来,“不必道谢,说来这天之角和海之涯皆是属于神祗大陆,当年若不是我,也不会出现现在这般模样。

    念你尽心守护的份上,你走吧!”樊若愚话落,涯手掌轻动,一团白色柔和之光,把天佑虚弱的灵魂包裹住,缓缓的飞出大厅,去追随那清冷月光了。

    再看那海岩,不甘的眼圆睁着,带着愤恨,带着绝对的震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对于转生之术这般的了解的透彻。

    明明知道他的用意,却故作不知。给他了生的希望,现如今有彻底让他绝望,让他处在惊恐之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