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550涯怒十

    硬是把她从昏迷的无意识之中来拉了回来,虽然她依旧是闭着眼睛,但是耳朵却听的清楚,只是烧的有些迷糊就是醒不来。

    但是意识却是清醒的,她真的超级无奈,她的涯,简直就是笨蛋。竟然以为她死了,也不知道好好检查一番就傻了,哭了。

    不过话虽是这么说,但是樊若愚的心底还是甜蜜蜜的。本来她是没有那么快醒来的,因为感觉到涯身体里的那种肆虐的暴怒,让她有些心惊肉跳。不得已强迫自己醒来,樊若愚乌黑的的眼眸有些微沉,勾唇这一刻她才明白。

    他与她,是救赎;她与他,亦是救赎。

    这一世仰或是生生世世,他们已经注定了要纠缠在一起,想要解开那个纠缠在一起的千丝万缕的结那是不可能的。[

    看着涯收敛起护体的武力,和四人完全肉搏在一起。那已经不是武力的碰撞了,是身体之间摩擦。勾唇莞尔,怒到了边缘,让她的一句话给消弭了过去。

    但是他终究是不想伤了他们,不然何必处处留手,尽量避开要害的猛打。但是也可见涯是怒了,那下手快狠准,四人的身上已经挂彩,而龙跃更是狠狠的被涯揍的鼻青脸肿。

    因为了解,知道他们最在乎的是什么于是涯利用这一点,揍的龙跃的妖孽容颜连他妈出现都认不得,龙腾最在意的龙跃,于是乎身上也没少被招呼到。

    樊若愚看着,强撑着意识把惠元丹送入口中,让自己的武力澎湃起来,护体的白色光芒乍现,心念一动,那一壶原本要留给涯暖胃的烧刀子出现在手里。

    “小白,”轻唤,白光一闪,就落在樊若愚的一旁,亦是在龙马的背上。

    晃动着花瓣,“主人!”

    “拿着这个,爬到我后背之上,倒到我的伤口之上!”说着把酒壶递到小白的那能当手用的枝叶上。

    “这是什么?”小白好奇的揭开一闻,“好烈的酒!”依言扭动的花枝立在樊若愚的背上,珍珠大小的眼睛,瞪着老大,“嘶。好长一道伤口!”

    樊若愚眉微皱,“快点把酒给我倒到伤口上!”语气中有着毋庸置疑。若是再不消毒消炎包扎伤口的话她真的就快不行了。

    小白虽然疑惑却也明白的樊若愚从不做无用之事,‘手脚’麻利的赶紧按照她的吩咐小心的清理着伤口。在此期间樊若愚由始至终都是紧咬住唇一声没有吭,但是额上话落的汗水昭显着她隐忍的有多痛苦。

    视线一瞬不瞬的紧紧盯着涯的身影,蓦的发现原来那一身的白衣之上加了一朵映红如血的血蔷薇竟然也可美的如此惊心动魄。

    他们已经从肉搏变成了武力打斗,龙腾龙跃等人原本还有些缩手缩脚,可是一番肉搏下来才发现,涯已经不是当年捡回来的奶娃娃了,他已经长大了。

    灵敏矫健的动作,看似缓慢间躲过了很多招呼过来的攻击,涯越打越觉得解气,越觉得解气就越想要打下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