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6.526战,守毗海城六

    要不是刚才刚才影子全部回来,但是精神力已经全部毁去。同时间他得来消息陆面上的兵力最多只有一万,而他带来了三万。三万对上一万那是绝对的压倒性的优势。

    只是当初他以为海云皓会一半一半的分派兵力,却是没有想到他把主力的攻击放在海面。

    天佑不由得有些担忧,又联想到之前他们的表现。他就越发的担忧起来,毕竟毗海城是打开天之角缺口的险要城池,一旦失守的话

    后果将是整个天之角被长驱直入,湮灭下去。天佑有些面色的发白,急急的吩咐了一些将领注意的事项,就着急忙慌的往海面方向赶。

    他在来的路上甚至觉得,他被天沐涯和樊若愚戏耍了。他们故意说要毗海城,故意说了会守住毗海城。其实就是想要打消他的提防之心好让海之涯的大军占领毗海城。[

    路上这般的想着,在到了海边看到天沐涯和樊若愚大手牵着小手,那般的恣意的缓步前行,他的心底越发的坚定了自己的猜测。

    他的脸色越来越惨白。他很想上前去质问,很想去杀了他们两个。可是他深知自己不是他们的对手,就是去了也是送死。

    咬咬牙准备离去,趁还海之涯的大军还没有到,赶紧的重新部署。哪怕是临阵磨枪他也不能这般的就让毗海城失守。

    不管怎么样他就是死也要守住毗海城。

    对于天佑的来而复还,樊若愚和涯都没有在意。他们立在那所谓的断魂涯上,其实就是一块的礁石,上面已经被鲜血染上了颜色,已经不复曾经礁石本来的色泽。

    月上中天,海面在月光的晕染之下散发出神秘的光芒。

    樊若愚从储物手镯里拿出一方布匹。这是在之前逛街的时候买的,现在刚好用来铺在礁石上。

    涯挑眉看着,待樊若愚铺好,见她就要盘膝坐下,连忙制止道:“放一个垫子,才不会这么咯得慌!不然屁股痛的时候,可别叫唤!”

    樊若愚面上一红,曾经的某次她懒不想动,就索性赖在涯的腿上,就说别的地方坐下来会屁屁疼,想不到涯竟然记得。而且他的袖袋里竟然还备上了柔软的坐垫。

    涯把柔软的垫子放好,才让樊若愚坐上。然后自己也拿出了一个,坐在樊若愚的旁边。借助乳白色的月光竟发现樊若愚的脸上有一抹可以的色彩。

    唇角微勾,歪头在樊若愚耳边轻缓的道:“原来若愚不好意思的时候是这般的模样!”从未见过樊若愚的这般的模样,涯心神一动,看着她的模样越发的觉得香艳可口。

    感觉到身体里的异动连忙移开视线,看着海面。见海面上之前还没有一片的暗影,这会看来像是被一方黑幕笼罩了起来。

    樊若愚没有注意到涯的异动,却是也看见了海面上的变化,那是密密麻麻的船只正在向毗海城的岸边行驶。

    樊若愚唇角微勾一抹讥讽的笑意,粉唇轻启,“已经近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