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3.503该战了吗?三

    “姑爷,”浣纱唤道,“外面……”

    涯摆手,“去休息吧!”打断浣纱后面的话,“那些事,不应该由你来担忧!”

    “是!”浣纱见涯如此说,也就放心下来,微微俯了下身,转身准备去厨房做些樊若愚爱吃的东西,再去休息。

    现在已经没有什么需要遮掩的不是吗?外面天之角的兵把鸿运酒楼围的水泄不通,想要抓小姐和姑爷。那么她也无所畏惧,想要抓小姐和姑爷,除非从她的尸体上踏过去。

    涯看着浣纱离去的笔直的背影久久没有回神。只站立在樊五-晁房间的门外,面上平静如常,一点也没有如临大敌的自觉。[

    这个时候,张掌柜如鬼魅一般的出现在涯的身后,“主子,呼风有些不妥!”

    涯面色一凝,看了一下关闭的房门,微微颔首,抬步随着张掌柜离去。

    薄唇紧紧的抿起,凤眸微微沉了沉。

    ……

    而此刻天佑坐在城主府内,面色铁黑。三天了,在夜宴中昏迷之后到醒来,就看到城主府的大厅一片血色,那成堆的尸体,堵住了大厅的门口。

    那数量简直是有他天之角的正规军队的一个营的数量。他坐在大厅高首,满脸阴沉,褐色的眸色被鲜红的颜色晕染成一片的红幕。

    三天,整整三天。他看着只要有人进来大厅就会如那一堆尸体一般倒下。整个血色的大厅内全是尸体,堆成山的尸体。

    三天他在里面坐了三天,看着接二连三的死人,他就是好好的活着坐在主位之上。罗城死在旁边,两眼瞪的硕大,里面有着惊恐,有着不甘。就那般的瞪着,看着天佑,仿若他是他的仇人。

    每天外面都有人在喊着他的名字,可是他答不出,只能坐着,除却了坐着他都动不了。城主府的养的死士全部阵亡在这大厅内,满地的血红,血色一片。现在他才记起,为什么她会说‘等一下会吃不下’!原来那个时候她就准备让鲜血染红整个城主府了。

    而那个男人就那般的宠溺纵容。天佑想,这样的手段是神级才能做到的吗?他们只是因为单单的罗城的无理吗?

    三天他坐在大厅内,闻着血腥味。听着外面的忙乱的脚步声音,惊恐的声音,有男人的吼声,有女人的尖叫。

    他坐在大厅内就像是一个过客,安静的坐着,听着。如果能看到,也算是欣赏着。他的暗卫透过大厅屋顶的瓦砾,知道他还活着。

    在想办法进入大厅,可惜进来一个营救的人就死一个,七窍流血,直到血液流干彻底死去。这就像是不变的规律,只要有人进来,就有人按照这样的方式死去。

    大厅内的血液已经凝固的够深,天佑坐在高首,他无法说话。但是他却是一片的平静,他静坐着,没有任何的动作,若不是眼睛还在动,那也在别人眼底也是一具尸体。

    三天内暗卫们想了很多方法,可以依旧是进不去。于是焦急着,怒骂着。最后还是青衣老头让暗卫带着兵马把整个鸿运酒楼包围。

    对于望塔的毁掉,毗海城内的人们没有多大的惊恐,倒是望塔毁去后的残骸,里面的具具枯骨让他们燃起了愤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