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5.495谁吃了谁?五

    那滚烫的炙热杵在樊若愚的两腿之间。

    亲吻依旧没有停歇,那一路往下,本来莹白的肌肤上就密布了斑斑红点,此时此刻涯微凉的薄唇再一次的落在那肌肤上,横城交错,那全是爱的痕迹。

    涯抬头勾唇一笑,一手握紧若愚的腿环在自己的劲腰上,“若愚之前可是主动自己环上了!”

    ‘轰’的一下,樊若愚的脸上瞬间红透,紧闭着眼睛,睫毛微颤显示着她的紧张。中了媚毒和没有中媚毒那是两码事。

    此刻她的在期待,又有些害怕,那种被贯穿的感觉;身体微微的颤抖起来。[

    涯感觉到樊若愚的紧张,此刻他也是同样。他们之前是在媚毒和不得已的驱使下,现在这般清醒且那般肆无忌惮想要做着他们之前做的事情。

    纤长素白的手开始又一轮的抚摸,触碰。直到感觉到樊若愚放松了下,凤眸一沉,劲腰一挺

    “唔,”樊若愚出声,眉头紧皱,“嘶……”火辣辣的疼痛传来,樊若愚全身绷直。此刻她知道那可能是昨晚留下的撕裂的伤口,现在再一次的贯穿可能牵扯到了那个地方。

    涯额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樊若愚亦是。涯俯身而下,“对不起,弄疼了你了!”说着吻子再一次的落在樊若愚的唇上,手开始新的一轮抚慰,她需要放松下来,才能进行的顺利。

    这样轮番的挑-逗,抚摸之下,她感觉到身体内一道了暖流向小腹之处涌去,胸前微挺,细碎的声音在溢出,“嗯,啊,哦……”

    “若愚,”涯放开樊若愚唇,细细的听闻着那动人心弦的声音,死那般的美妙,那般的动听,轻唤了一声,“给我好吗?”

    “呃,给……你!”樊若愚此时语不成调,只觉得小腹内肿胀的厉害,她需要释放。此刻涯要什么,那就给,给的全部。

    涯听言,身体本能的动了起来,狠狠的顶了几下,樊若愚细碎的声音响了起来,涯像是被那声音刺激到一般,更加的疯狂的抽动,一下又一下进的深深的,埋在她的体内。

    蓦的停下,只缓缓的耸动。唇再一次的细细的描绘樊若愚的身体,每一寸的肌肤都没有放过。间歇的时候,薄唇吐出声音,“我爱你,我的妻!”

    樊若愚此刻已经被涯撩拨的魂飞魄散,身体里的炙热让她难耐的动了起来,自己迎向了涯的

    涯一惊,险些缴械投降,抬首不再埋首在樊若愚的身上,勾唇一笑,“若愚,舒服吗?”

    “唔,”樊若愚嘟嘴,这个时刻这个男人竟然问这种话。“动就舒服,不动就不舒服!”体内的难耐,让自己整个人都颤抖起来,粉唇微张,“涯!你在欺负我!”

    樊若愚急的眼泪开始晕染,“你欺负我,欺负我!”声声的指控着涯的罪行。

    呃?瞬间的错愕,立马转换成浓浓的宠溺和疼惜。自己玩的有些过火了,连忙吻去她眼角的眼泪,“乖,不哭,不哭,我的错!”一边说着一边驱使着利剑开始动了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