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2.492谁吃了谁?二

    樊若愚和涯被萦绕在光芒之中相拥而眠,唯美的像是一副色彩绚烂的浓墨色彩画。美,美的惊心动魄!

    ……

    樊若愚醒来的时候,已经月上中天。

    莹白的月光透过窗户落在窗前的软塌和地上留下了斑驳的影子。

    乌黑的眼眸有瞬间的迷蒙,之后猛的惊坐起,由于身上酸疼无力,又重重的躺了回去。天啊,昨天晚上?是梦吗?不对,不是梦。是梦的话身上怎么会酸疼呢?[

    现在稍稍一动,全身就像是散架了一般。抬手揉动了一下眉心,眼角微抽,那藕臂上的红色的斑斑点点密密麻麻,这是那般?

    乌黑的眼眸微微转动,掀起被子的一角,扫视着里面的身上的肌肤,樊若愚的脸‘轰’的一下充血而上涨的通红。

    神啊,禁欲已久的男人好可怕。

    她的身上斑点密布。貌似是她着了道,中了媚毒的,怎么看起来他更是那个索求无度的,连她身上的肌肤都不放过。而且在他的动作下她连一丝的招架之力都没有,甚至很丢脸的昏过去几次。

    樊若愚蒙头在被子底下瘪了下嘴,唔……不过那个似乎感觉还不赖。

    只是,微微皱眉。此时床第里只有自己。那个男人呢?涯呢?劳作的是他,为什么他竟然还能有精神下床出去。

    而她是连动都不想动一下。这就是男人和女人最原始的区别吗?在情事上面男人永远不知道疲累。

    哼唧了两下,樊若愚把头从被子里伸了出来,鼻息之间似乎还闻到了他们之间缠绵的气息。此时被子里她不着寸缕,光裸着身子埋在里面。

    黑眸骨溜溜的在房间里乱转,没有发现自己的衣服。咦?

    樊若愚陷入沉思,整个脸刚恢复过来的模样,此刻又遍布红晕。零星的记忆里是她自己扯掉了衣服,还强行的想要脱去涯的衣物。

    根据这样的记忆,樊若愚下了结论,原来推倒他的是她,是她吃了他。

    唔,好纠结!那他现在是不是很生气,仰或是不想见到她,因为是她夺走了他的初次。唔,樊若愚皱眉,这样想好奇怪。怎么感觉她和大色狼一般呢。

    于是樊若愚在床-上微微扭捏着,眨巴着眼睛胡思乱想。

    而涯在樊若愚醒来的第一时间就感应到了,从和她成为真正的夫妻开始,她的一举一动他都能真切的感受的到。

    此刻涯眉角抽搐,接连连嘴角也开始抽搐,他的小东西到底脑袋瓜子在想些什么?

    无奈的摇头,他的若愚和别人不一样。今生的挚爱,也就是她才能点燃起他心中火种。

    端着一些樊若愚爱吃的,当然肉是少不了的,谁叫她是个食肉动物呢。在房间见到龙马,涯微微勾起唇角,瞥了一眼。闪身了打开机关,进了内室,把食物放在客厅呢。

    涯缓步进去房间,见樊若愚还在床-上纠结,唇角泛起浓浓的笑意,心底更是甜蜜蜜的。她是他的了,他完全的拥有了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