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0.460夜宴,樊五晁十

    ‘我不要的人,别人欺负不得’瞧瞧这话说的有多气势。

    一时之间,八卦的能力强悍,这就摸清楚了前因后果。毗海城内人人的脸上都露出一抹笑意等待着。

    太阳落到了西山,晚霞笼罩着整片蔚蓝的天空,绚丽夺目,宛如一朵朵盛开的妖娆的花。

    风落回来酒楼,樊若愚还在沉睡。樊一在照顾浣纱,风落直接向涯汇报了他所探得的。基本上和张掌柜给涯说没有什么出入!

    涯听完,面色不是很好,整个人都黑沉的下来。久久才出言道:“把这些在今天晚上埋进望塔的四周!”说着手中就多出了几包樊若愚制造的炸药。[

    风落接过,“是!”

    “今日,你看到的不要和若愚提起!”涯再一次吩咐道。

    风落面色之上有些阴郁,“是!”今日所看到的一切他恨不得冲进去杀掉那两个人不知廉耻的男人。男人和男人……

    想着就让人恶心。随即叹息,神祗大陆已经不是曾经纯净的地方的,这里已经被浸染了太多污秽的东西。

    涯摆手,让风落出去!

    坐在床沿边上,静静看了一会樊若愚的脸颊。缓缓站起身,俯身而下,把樊若愚抱在怀里,“若愚,今日我们让整个城主府消失!”

    樊若愚醒来时候,马车刚好到达城主府门口停下。

    涯见樊若愚醒来,唇角一勾,“醒了!”

    “嗯!”樊若愚看了下四周,在把视线落在涯的身上,心底叹了一口气,让涯担忧了,“这是到了吗?”

    “到了!”

    下了马车,樊若愚依旧在涯的怀里,才知道他们竟然坐的是天佑的马车前来,而天佑已经一早和毗海城城主罗城站在门口,等待着。

    此时见涯和樊若愚下了马车,天佑向前一步,道:“涯公子,”转而看向涯怀里的樊若愚,见她面色不是很好,关怀的问道:“夫人看起来气色不是很好,是没有休息好吗?”

    樊若愚斜睨了一眼,“王子殿下没有得到消息吗?”最讨厌这样一副假惺惺的模样。

    心情好的时候随时可以和你虚与委蛇,但是现在她的心情不爽,就没有了那个心情。粉唇轻启,冷冷的声音再一次溢出,“还是说王子殿下在明知故问?”

    天佑面上一僵,随即很快掩饰过去,“夫人说的哪里话?夜晚外面风大,我们还是先进去再说吧!你说呢罗城主?”

    罗城上前一步,紧接着天佑的话,“还请两位里面……”

    说还没有说完,樊若愚冷冷的声音再次响起,“你算个什么东西,这里也有你说话的份?”说着一记眼神掠去,威压就像罗城袭去。

    罗城面色一沉,脸上闪过一抹杀意,整个人并没有如樊若愚想的那般顶不住威压而摔倒在地,而是依旧保持着谦恭微微弯腰的模样。

    涯挑眉,看了一眼罗城,眸子微微下沉,能够抵得住若愚的威压,看来实力不容小觑微微低头,薄唇缓缓的启开,“王子殿下,我们进去吧!”[

    “好!”天佑手挥开羽扇,笑道:“涯公子,请!”

    涯也不客气,抱着樊若愚,踏步向前,入了城主府,彻底无视了城主府的城主罗城。

    微风吹来,樊若愚勾起唇角。

    夜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